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第百八十五章 欢迎
    塔兰托机场建造的有些年头了,墨索里尼执政初期又对其进行了现代化改造,其实当时欧洲的机场基本都是一个样,航空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喷气时代,飞机起降对跑道和机场设施的要求并不怎么高,德国和法国的机场大都还在使用土质跑道。

    塔兰托机场的跑道是用水泥铺设的,当年在建造完成之后还受到了意大利媒体的竞相吹捧,几乎成为了法西斯意大利的国家骄傲。

    水泥地坪确实更加平整坚实,问题是因为靠近大海,水泥构件常年受到含盐潮气的侵蚀,原本地坪的接缝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些很明显的开裂。只不过目前的损伤情况还不算太严重,并不会影响到飞机的起降安全。

    但是塔兰托港的德军驻军司令沃恩道夫将军并不这样想,他现在正双手揪着意大利机场指挥官的脖领子,愤怒地斥责着对方。

    “你说需要水泥,我给了你水泥,你说需要建筑工人,我也给了你工人。现在你告诉我,那些物资你究竟用到哪里去了。”沃恩道夫将军用力摇晃着手里的意大利胖子。

    “将军,请冷静一点,将军,你听我解释。”意大利上校的脸涨得通红,他一边努力的试图挣脱魔掌,一边结结巴巴的用德语求饶。

    “将军,请您冷静一下,你快要掐死乔凡尼上校了。”将军的副官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上前阻止到。

    “别拦我,路德维克,如果元首看到眼前这一切,你觉得他会怎么想?在我被元首枪毙之前,索性先掐死这个贪婪的混蛋。”沃恩道夫双臂用力,手中的意大利胖子翻起了白眼。

    “快把他们分开,将军已经失去理智了。”副官大声的招呼着一旁的卫兵。

    几名强壮的德军士兵连忙扑了过去,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总算分来了两人,救下了意大利上校的一条小命。

    “如今再怎么生气都于事无补,将军。元首的飞机就快要到了,还需要你主持欢迎仪式呢。”副官从士兵手里接过一只水壶,递向了还在呼呼喘气的德国陆军少将。

    “谢谢你,我没事,路德维克。”沃恩道夫将军挥手推开了水壶,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仪仗队准备好了吗?”沃恩道夫问到。

    “都准备好了。”副官严肃的回答。

    “车队呢?”

    “正在停机坪边待命。”

    “去看看那个混蛋死了没有。”

    “应该还有一口气。”

    “先把他关起来,然后以贪污和渎职罪起诉他。”

    “遵命,沃恩道夫将军。”副官立正敬礼。

    ------------------------------------------------------

    帝国元首并不知道地面上发生的这场闹剧,就算知道也不会有多大反应,对于统治着整个欧洲的他来讲,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心。

    “我们已经控制了整个地中海,塔兰托港在地理上的重要性已经降低了,它所扮演的角色必须有所改变。”徐峻偏过头看着机身下方的双子港湾。

    “她现在最大的价值就在那儿。”徐峻指向旧城边的几座商业码头。

    塔兰托的城市建设很缓慢,和欧洲大多数古城一样,这里还保留了不少十七十八世纪的建筑物,到处可以看到巴洛克式样的公寓以及哥特尖顶,以及仿冒古罗马风格的屋宇。那座后世里恶名昭彰的塔兰托钢厂此时还未建立,这座城市依旧沐浴在清新的海风之中。

    飞机在城市上空盘旋了几周之后,开始向着机场缓缓下降,自从战争结束之后,塔兰托港上空还未出现过如此规模的机群,街头的市民们不禁停驻脚步,抬起头好奇地观望着头顶盘旋的鹰群。

    元首的座机第一个着陆,飞行员的技术非常好,在机轮触及地面之前,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颠簸。元首专机稳稳的落在跑道上,所有前来迎接的军政官员,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官员们的脸上堆起笑容,准备用最热情的面貌欢迎帝国的元首。

    ----------------------------------------------------------------------

    “塔兰托的德国驻军司令官是弗兰德里克.沃恩道夫少将,您此前在阿尔西森林营地接见过他。”帝森豪芬向徐峻报告到。

    “沃恩道夫?”元首在记忆里搜索着。

    “陆军少将,高个子,一头褐发,非常强壮。”魏尔勒在边上提示。

    “哦,那个沃恩道夫,我想起来了,统帅部把他派到这里来了?”

    “您真应该仔细看一下意大利战区司令部提交的任免人员名单。”帝森豪芬建议到。

    “等我有空再说吧。”帝国元首摆了摆手,大步走向了飞机舱门。

    ---------------------------------------------------------------------------

    停机坪边一片人头攒动,前排站的是塔兰托当地的市政官员以及意大利与德国的高级军官,后面一片差不多有三四百号人,全都是德国驻军的家属和侨居人员。

    德国驻军司令部摆出了盛大的欢迎仪仗,驻守塔兰托的德国海军、陆军以及空军部队,凑齐了一个整营,官兵们穿着各军种的阅兵礼服,整齐地列队站在停机坪旁,在队列前方一名陆军上校全副武装,手持闪亮的指挥刀昂首肃立,身后站着一排旗手,手中斜举着各部队的军旗。

    站在德国人身边的是意大利驻军仪仗队,由一百名陆军士兵以及同等数量的黑衫军构成。墨索里尼想要再现罗马帝国的光荣,意大利军队非常注重仪表,先不去管战斗力怎么样,意大利军队在当时拥有仅次于德国陆军的严整军容。

    随同前来的三架秃鹰相继安全降落,搭载的警卫旗队官兵飞快的跳下飞机,旗队士兵在元首专机的周围站定,斜端武器排成了警戒队形。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机组成员打开舱门,英俊的帝国元首出现在机舱门口,整个欢迎现场的气氛顿时陷入了沸腾,满眼都是高高举起的右臂,耳朵里听到的全都是欢呼与致意声。

    “嗨!莱因哈特!欢迎您来到塔兰托,我的元首!”沃恩道夫少将作为塔兰托德国驻军的最高指挥官,获得了与元首直接对话的殊荣,所以情绪看上去有些激动。

    “很久不见了,沃恩道夫。”徐峻举起元帅略杖,轻轻磕了磕军帽的帽檐。

    “是的,我的元首,上次见面还是在七月。”沃恩道夫恭敬的回话到。

    “魏尔勒将军你应该认识,这是帝森豪芬少校。”徐峻介绍了一下随行人员。

    “魏尔勒将军,帝森豪芬少校。”依照军衔,双方相互敬礼致意。

    接下来就是常规的程序,元首检阅了德国和意大利两军仪仗队,一队意大利骑兵还在停机坪边的草坪上为元首做了盛装舞步表演,期间炮兵鸣放了二十一响礼炮,随后意大利政府代表向元首致以欢迎词,帝国元首向所有欢迎群众讲话,侨民和军属代表向元首献花,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夕阳已经落入了地平线下。

    “请上车,我的元首。”沃恩道夫殷勤的为元首打开了车门。

    这是一辆意大利产的蓝旗亚阿斯杜拉豪华敞篷车,本来是意大利前海军总参谋长卡夫利亚尼海军上将的座驾,上将被捕之后意大利政府扣押了这辆豪华车,随后辗转了好几手,最终被德国驻军司令部所征用。

    “你的身高有多少,沃恩道夫少将。”元首站在车门边,转过头看着沃恩道夫。冯.施泰德在当时的德国人里已经算是长的高的了,可这位少将竟然比元首还要高出一个头。

    “两米零六,我的元首。”陆军少将还自豪的挺起胸膛,向元首炫耀着强壮的体格。

    “你平时喜欢看电影吗?沃恩道夫。”徐峻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我的元首,您刚才说的是...电影?”沃恩道夫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有些摸不着头绪。

    ps:谢谢大家的支持,作者会继续努力。

    这几天忙着熟悉环境,没有太多空闲时间,所以暂时没办法双更还账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