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九八的二章 可怕的水库
    听完刘成仁电话里头的话。

    蓝雪当场便倒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着,嘴巴里一直念叨着“这不可能!不可能!我妹妹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这人看起来坚强,可真正遇到了伤心的事情,纵然是自己,怕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张天元也没办法安慰。

    他跟蓝雪不算太熟,再加上也没有安慰人的经验,尤其是这种情况,只能干瞪眼了。

    叹了口气,他招呼让老陈找人照顾蓝雪,然后驱车前往了水库的方向。

    路上,老陈才告诉了张天元一件事儿。

    原来这水库的死亡事件,也不止是第一次了。

    那是一年高考季,对努力拼搏的学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生活在中国的人,都很清楚。

    俗语说,几家欢喜几家忧,也是世事本就如此。

    对于高考蟾宫折桂的学子来说自然欢喜万分,但落榜的学生也不在少数。

    老陈一个朋友的侄子就是不幸中的一个。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只是人生的一次机会,但不是全部。

    但对老陈朋友的侄子来说,却是完全不同,高考失意的他就像天塌了一样,天天无精打采,以至于精神恍惚。

    有一天下午,有人看到他一个人在水库边上坐着,有说有笑的。

    据旁边一个放羊的人说,他还同时看到有许多小孩围绕在他身边,穿的衣服都很奇怪,他当时以为是他同学,大家在水库边玩耍,而且现在的小年轻人喜欢穿奇装异服。

    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但就在那天下午他跳进了水库,当家人赶到时只打捞出他的尸体。

    老陈是第三天才知道的,他带着独眼婆婆赶到的时候,那孩子的家人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

    老陈朋友表示要独眼婆婆帮孩子选一个好的墓地,让孩子来世投个好人家。

    独眼婆婆看了看孩子的情况,并从周围人了解了一下,知道他的魂魄还在水库里,超度都很困难,更别提其他了。

    所以那孩子怕是到现在还是个孤魂野鬼呢。

    张天元听老陈说完这个事儿,感觉浑身都森冷森冷的,非常不是滋味。

    赶了一里地的路,他来到了出事的水库。

    这个水库处在群山环绕之中,周围长满了高大的树木,树枝向外膨胀,显的很狰狞。

    张天元仔细辨认了树木的种类,大部分是松柏之类的,但他惊讶的发现其中竟然加扎着杨槐树,数量好像还不少,只是在树中间不仔细观察还很发现不了。

    这个发现,让他吃了一惊,这种情况很违反常理的,杨槐树属于落叶乔木,一般多种植在北方还算比较湿润的地方,很少在这种很多地方都是沙漠的环境里出现。

    在这里出现很是奇怪,而且张天元在其他的山上或路边从来没发现有这种树的。

    他知道,杨槐树属性为阴,有聚集阴魂的特点。

    一般墓地的旁边是不能有这种树的,这是殡葬的大忌,如果出现了这种树,死者的魂魄会停留在树旁边无法离去,以至于无法转世投胎。

    这种树木在这里出现难道另有原因。

    如果真是这样问题就复杂了。

    也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张天元摇了摇头,排除了脑中的杂念。

    把心思放在重新放在水库周围的环境上。

    由于周围的山势高,树木茂密高大,又靠近水库,以至于阳光无法照射进来,那么这个水库几乎终年不见阳光。

    山属阳,阳中蕴含阴,这样的话这个水库就不那么简单了,而是一个天然的聚阴池。

    幸亏是个水库,如果是块地的话,葬进去的尸体就会万年不腐,中国考古挖掘出来保存完整的尸体往往属于这样的地势类型。

    用地形保存尸体可以说是中国的特有,是我们几千年文化智慧的结晶,比埃及的木乃伊要高明很多。

    自从进了这个水库的范围,张天元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还加扎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危机感,虽然心神有些不宁,但事情还是要做的。

    他打算先给蓝雪的妹妹引导一下灵魂,好让这个叫刘红月的小丫头早日升天。

    然而他刚把引魂所用的东西摆放好,咒语还没开始念,就感到一阵阴风吹来,其间似乎夹杂着鬼哭狼嚎之声,我浑身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

    赶紧念了避水鬼咒,刚念了一半,就听见轰隆隆的水响,张天元往水里一看,只见水路里面的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黑色,很是怪异。

    并且水面无风自动,并且形成了旋窝,而且漩涡越来越大,并伴随着鬼哭之声,这次他听的仔细,就是鬼哭,时断时续,嘤嘤噎噎。

    哭声越来越大,好似孩童,又似女人,最后竟不在是哭声,分明是笑声,对,就是笑声。

    张天元大惊,俗语说宁闻十鬼哭不闻一鬼笑。

    他知道这次闹大了,赶紧手掐疾字决,释放出大量的地气,企图镇压邪祟。

    然而这邪气实在太过恐怖,他只能暂时镇压,将刘红月的魂魄引渡升天,却无法完全解决问题。

    这水库积蓄的煞气比想象中的更为强大,不过应该也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水库真正的问题,和那古墓一样,应该都在开发区那边才对。

    这水库的煞气他解决不了,但却可以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刘成仁,这水库旁边不要让人再靠近了,包括你的手下也不要让靠近,这里现在非常危险。

    至于刘红月的后事,你们看着处理吧,我就爱莫能助了。”

    张天元叹了口气。

    其实他很像送一个活蹦乱跳的刘红月给蓝雪的,但现在看起来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这水库真得有古怪?”

    刘成仁皱眉问道。

    “嗯。”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具体的就不要多问了,带上人,跟我去开发区,我估计所有问题的症结都在那里,必须得搞清楚,不然很多人怕是都要白死了。”

    “好,我带人跟你去。”

    刘成仁因为刘红月的事儿,对张天元已经非常信任了。

    他找了那么多天,居然没想到刘红月人已经来到了外面。

    这张天元一到就猜到了,这才是真正的牛人啊。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