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第532章 诚实的身体
    赵树林答应对赌,穆东松了一口气。x

    在穆东的计划里,一开始曾经琢磨着能不能帮赵树林挽回损失,结果一番思量之后,他选择了止损,而放弃了追偿。

    首先,他觉得根本不可能说服眼下狂热的赵树林夫妇主动退出投资,那会让矛盾瞬间激化,亲情荡然无存。

    其次,如果在骗局崩盘,赵树林醒悟之后再去追偿,无异于痴人说梦,可能性基本为零。

    再次,如果现在强制介入,动用安保队的力量调查并且追偿,劳心费神不说,效果也无法保证,况且还要面临暗处指不定哪个层面的打击,追回的百十万能不能够开销都不好说。

    所以,穆东用一场奢华的旅行来打击三姐夫的自信和狂热,用一场对赌来止损并且挽留亲情。

    家和万事兴,这个道理永远有效。而穆东和肖肖作为穆、李两家眼下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是有责任、有义务维护家庭和睦的。

    同时,穆东还能在三姐家里安置两个保镖,一来监督三姐两口子,避免他俩口是心非;二来可以暗中调查传销案,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可以挖掘一些素材,弄不好还能派上用场;三来可以督促三姐两口子重拾木器店,早点让生活走上正轨。

    毕竟,日子还得过,三姐家的大女儿上初中了,小儿子也在上小学,无论如何,这两个孩子的生活和教育都耽误不得。

    接下来的酒宴轻松了很多,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达到了目的,大家都高兴。

    饭后,穆东还煞有介事的打印了一份协议,自己和三姐夫都签了字、摁了手印。这么做的目的是增强仪式感,让三姐夫足够重视这件事情。

    协议中对派驻保镖的情况作了特别说明:保镖的身份需要保密,以木器厂工人或者学徒身份进驻三姐家里,保镖的活动自由,不受三姐和三姐夫指派,保镖参加木器厂的劳动全凭自愿,自行安排其他活动等等。

    这都不是事,赵树林和李文霞通通答应。

    协议签完,穆东让大东快递海南分公司那个主动请缨留下来的黎族女职员黄清丽带着三姐和三姐夫出去游玩,他则电话联系了王大江,让他选派两个男保镖去苏淮省执行任务,并且特别指出,春节需要在苏淮省度过,有木工基础的优先。

    王大江心说,怎么还要求有木工基础的?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不过,老板的心思谁也别猜,赶紧执行就是了。

    王大江顺便汇报了京城警方最新通报的情况,纵火案幕后策划人孙熙晨已经被拘留,正在办理批捕手续,审讯正在进行中。

    穆东平静的说道:“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

    事实上,对孙熙晨的审讯,非常不顺利。

    她极度的不配合,完全处于静默状态,无论警察怎么问,她都一言不发。甚至,她开始绝食。

    自从早上把她从津城押回京城,孙熙晨不吃不喝不说话,只是静静坐着的状态,已经有七八个小时了。除了中间上了一次厕所其余时间,一直静坐,就仿佛在示威一样。

    干警们仔细观察,发现她的精神还算正常,眼神也没有涣散,应该不属于受到刺激之后的精神疾病。这说明,她确实是在用沉默表示反抗。

    干警们见识过的犯人多了,这才几个小时,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既然不吃不喝,那就饿着吧。

    水正常提供,爱喝不喝,至于饭菜,不提供了,什么时候喊饿了,什么时候给。

    于是,孙熙晨被关进了监房,跟前除了一个小小的纸杯,什么也没有了。

    干警们不急,正常人不喝水,72后小时才会发生电解质紊乱,48小时之内基本不会有问题。

    现在,就像熬鹰一样,先熬着你呗。

    再说了,如果真的不吃不喝,也可以采取医疗手段,绝对不会让绝食这种事情发生。

    监房里,孙熙晨呆呆的枯坐着,脸上毫无表情,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恨、她悔、她心乱如麻。

    她怕,她痛、她六神无主。

    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就会身陷囹圄?怎么就会戴上这沉重的手铐?怎么就会被关在这阴冷的房间里?

    自己会被判几年?自己出来的时候多大了?自己还有青春吗?还有未来吗?还能嫁的出去吗?还能结婚生子吗?

    自己和爸爸都坐牢了,妈妈怎么办?她会哭吗?会心疼吗?会想办法救自己吗?

    各种念头,杂乱无章的交织在一起,脑海中却感觉异常清醒,思维极度活跃,甚至身体也没有感觉到疲惫。

    除了肚子不时咕咕响几声,一切都很好。

    是啊,很好,是不是这样一直沉默下去就好?

    面对警察的讯问,一开始是怕,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内心极度恐惧。后来是心情稍微平静之后的羞耻,是无言以对,是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再后来,真的变成了一种惯性,是之前静默状态的天然延续,是内心活动剧烈交织的外在反差,是一层假装平静的虚假躯壳。到最后,则真的是有意识的沉默的反抗了。

    不喝水不吃饭也是这样。一开始并没有绝食的打算,是害怕,是张不开嘴,是看着那份粗鄙食物的反感和无奈,是一个初为犯人的女孩内心犹存的羞耻,继而也固化成了一种态度一种方式,所以,干脆不吃不喝了。

    饿吗?肚子已经持续不断的做出了最诚实的回答。

    渴吗?干裂的嘴唇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是,内心却在极力抗拒,真的不要喝啊,真的不要吃啊!

    这是监牢里的水,这是牢饭!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倦意慢慢袭来,孙熙晨歪倒在床上,渐渐的睡着了。

    深夜中,孙熙晨突然醒了,是被渴醒的。嘴唇干裂的厉害,嗓子火辣辣的疼,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表达着对水分的渴望和热爱。

    监房里已经熄了灯,借着走廊里的灯光,孙熙晨能清晰的看见自己不远处那个小小的纸杯,那里面有水。

    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

    喝了这杯水,就意味着自己认命了,屈服于这黑暗的监房,屈服于这险恶的人生,屈服于这不公的命运。

    是的,错误都是别人的,孙熙晨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是不喝的话,感觉自己仿佛很快就要死在这里了。真的有迎接死亡的勇气吗?这个念头一出,孙熙晨立刻变得惊恐起来。

    死亡?这个话题太遥远了。尤其是,竟然是渴死饿死这样狗血的方式。即使之前家道中落、父亲入狱,但孙熙晨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忍饥挨饿这样的事情,更谈不上现在要渴死饿死。

    屋子里黑黑的,那杯水却仿佛在发着诱惑的光,清晰的孙熙晨的眼睛里呈现着,清晰的有些不真实。

    孙熙晨终于把思绪转移到当前的案子上。蒋小凯的搞出来的那场火灾,规模不大,没有伤亡,这个情况她也很清楚,她稳住心神,开始估算自己的刑期。

    一年?还是两年?又或者三年?

    三年应该很多了吧?毕竟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损伤,只是烧了房间的一些床铺,又没有死人。

    恩,三年之后,自己27岁,坐过牢又怎么样?亲戚朋友嫌弃又怎么样?大不了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

    孙熙晨终于说服了自己,看清楚了眼下的局势,那就是,三年的刑期,绝对比现在就渴死饿死好的多。

    她终于近前一步,端起那个小小的纸杯,一饮而尽。

    这水真甜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甜的水?凉丝丝甜津津的水一入喉,嗓子的疼痛立刻舒缓了很多,嘴唇沾上水汽,立刻变得丰润,五脏六腑都在欢唱,浑身的细胞都在欢呼。

    可惜,所有的欢呼和欢唱戛然而止,因为水只有一杯,喝完了。

    身体变得无比灵敏,孙熙晨感觉更渴更饿了。她仿佛隐约听到,诚实的身体向自己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为什么只有这一杯,为什么?为什么?

    脑子里乱哄哄的,孙熙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小一杯水,让整个身体都要造反了!

    终于,她脑子一热,仿佛一股子洪流冲破了什么桎梏,她跳下床,奔到房门前,拼命的拍打着房门,大声的喊道:“来人啊,来人,我快饿死了,快点给我一点吃的,给我一点水,快来人啊……”

    嘶哑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传出去很远,周围的监房不时传来咒骂声。

    孙熙晨不知道的是,从她进入监房开始,在拘留所的监控室里,她的一举一动就被几个干警轮流盯着。

    从她喝下那杯水开始,值班的警察就叫醒了其他同伴,大家心里都松了口气。等到孙熙晨拍着房门大喊大叫的时候,几人不由的会心一笑。

    知道饿就好,有活下去的愿望,才会有面对错误的勇气,这个嫌疑人,终于自己说服了自己。

    这很好。

    很快狱警拿来了一些面包和水,孙熙晨已经彻底放弃了尊严,一把抢过来,狼吐虎咽的吃起来。她感觉,这是这辈子吃过的最香的面包,喝过的最甘甜的水了。

    可是为什么,眼里的泪水一点都不受控制,顺着脸颊流下来,滑过腮边,流到嘴角。

    孙熙晨不由自主的舔了一下,咸咸的、涩涩的,她心里一下子酸楚无比,连嘴里的面包都没有咽下去,一下子嚎啕大哭起来。

    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在空寂的监房里回荡,周围监房的咒骂声又响起来。

    孙熙晨觉得,自己身上披了24年的那层骄傲的躯壳,已经荡然无存了。rw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