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五章 洪州
    薛仁贵牵着马出了岳州城,随后飞身上马,打马向南方飞奔而去,岳州就在洞庭湖畔,距离安置突厥人的地方也不是太远,说起来洞庭湖在后世虽然是一片富饶的鱼米之乡,但是在大唐这个时期,却是一片水患泛滥的沼泽之地。

    洞庭湖位于长江南岸,而在一江之隔的北岸,那里在以前同样是一片湖泊与沼泽,与洞庭湖合称为云梦泽,云梦泽的面积越来越小,到了唐朝这个时期,北岸已经变成一片富饶之地,不但生活着大量的人口,而且还是大唐有名的粮仓之一,但是南岸的洞庭湖一带却还是沼泽遍地,每年夏季长江水位上升,洞庭湖就会水患泛滥,遍地都是烂泥与死水。

    早在晋朝时,就有人指出,洞庭湖一带的潜力巨大,若是能将水患消除,这里肯定是一片富饶之地,不过这却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这时中原一带的土地也颇为富饶,所以中原的统治者也没有动力来治理洞庭湖一带。

    也正是因为洞庭湖巨大的潜力,所以李休才看中了这些,将它做为突厥人迁移之地,借助这些和战俘差不多的突厥人之力,来一点点的改造洞庭湖一带,希望将这里打造成和长江北岸一样的粮食产地。

    薛仁贵沿着洞庭湖的东岸一路狂奔,又走了大概一天的的路程,这才来到安置突厥人的区域,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见到突厥人,就被路口的官兵给拦了下来。

    “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把守路口的一个兵头拦下薛仁贵,然后一脸审视的质问道。

    “在下薛仁贵,从长安而来,这次是去洪城探亲!”薛仁贵这时也下了马回道,洪城就是赵德言让突厥人在洞庭湖畔建造的一座新城,专门用来管理这些迁移而来的突厥人,事实上这些突厥人虽然被内迁,但平时也不允许与唐人接触,生活的区域也是固定的,所有通向外界的路口都有像这样的关卡守卫。

    听到薛仁贵是长安来的,兵头的态度也立刻软化了许多,当然又盘问了一下,这才打开拒马放行。薛仁贵又向前行了几里,这才真正的来到突厥人生活的区域。

    这里是洞庭湖畔,水网密布,几乎每隔几里就有一条小河,有些小河甚至还是新开挖的,河岸上还堆着高高的泥土,河上也修建有小桥,十分方便通行,而是在河两岸的土地中,有一些明显是突厥打扮的人正在挥舞着锄头开垦荒地,有些田地里也种上了红薯和玉米等作物,绿油油的看起来长得极为旺盛。

    而在田间的尽头,还能看到一些刚建造起来的村庄,只是房屋有些简陋,大都是用一些木板拼凑起来,样式也有些古怪,与汉人的房屋有明显的不同,反而更像是木头拼成的帐篷,想来应该就是这些突厥人住的地方。

    又向前行了数里,终于看到一个规模不大的小镇,镇子里大都是突厥人,但也有少量的汉人商贩在做生意,比如收一些突厥土地上的特产,然后再卖一些突厥必须的生活用品,可以说两头赚钱。

    薛仁贵看到天色也不早了,于是就在小镇上找了个住的地方休息了一晚,这个镇子上倒是有一些汉商开的店铺,可以让行人住宿吃饭,不过这里的汉人太少,而且听别人说,绝大部分汉人都生活在洪城里,很少有汉人长期与突厥人混居,主要是不安全,毕竟突厥迁到这里后,有不少人都心生怨气,对汉人也不太友好,所以虽然有汉人做这些突厥人的生意,但也都尽量的回洪城居住。

    薛仁贵在一个简陋的小客房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也没在店里吃饭,而是买了两大包干粮边走边吃,就这样又走了一天,等到了天色将晚的时候,只见前面也终于出现一座大城,这里正是赵德言用了几年时间才建造起来的洪城。

    大唐为了安置内迁的突厥人,特意在洞庭湖东南侧划出一块面积广阔的土地,当然大部分都是水灾泛滥的沼泽地,经过赵德言的治理,这片土地上的田地面积也迅速增加,出产的粮食也越来越多,甚至现在的粮食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了,所以李世民就将这片区域单独划成一州,称为洪州,洪城就是洪州的治所。

    当薛仁贵来到洪城的城门前,发现进出的人中有汉人也有突厥人,而且他发现大部分的突厥人都是衣着光鲜,看样子突厥人中同样被分为三六九等,眼前这些生活在洪城的突厥人,就绝不是那些赤着膀子在田地里开荒的突厥人可比。

    进到洪城之后,薛仁贵也不禁有些惊讶的发现,洪城虽然是座新建的城池,但城中却十分的热闹,街道两侧的店铺也很有规划,到处都是叫卖之声,街道上也是车水马龙往来不息,其中还能看到许多突厥人也和汉人一样开始做生意,甚至有些明显突厥人长相的人,也开始换上汉服,估计用不了多久,这里就再也没有什么突厥人了。

    薛仁贵知道自己的那位准岳父就在洪城任职,家人也应该住在这里,但是洪城的面积不小,人口又这么多,他也不知道住址,自然没办法寻找,幸好他来的时候,李休给了他一封信,让他直接去找已经升任洪州刺史的赵德言就行了。

    不过这时天色已晚,街道上虽然还十分的热闹,但已经过了拜访的时候,薛仁贵虽然恨不得早点见到自己那位准岳父,但他也是个懂礼数的人,所以最后他决定先休息一晚,等到明天一早再去刺史府拜访。

    另外薛仁贵这一路上马不停蹄,连个澡都没有洗过,身上的衣服也是又脏又臭,也实在不方便去拜访,所以他就先找个客栈,然后好好的洗了个澡,又吃了一顿饱饭,这才躺在床上休息。

    然而就在薛仁贵睡的正香之时,却忽然被外面的一阵喧嚣声吵醒,一向警觉的他刚从床上蹦起来,紧接着就只听“嗖”的一声,一支长箭竟然从窗外射了进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