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之秦政的武脉的!
    成为神君之后,秦政并未马上动用三道轮回来将一些死去的人进行转世轮回,他在等待,等待鸳鸯真龙天君夫妇的到来。

    这等待并没有太久。

    一月之后,邪域传来动荡。

    邪王神君等早已经到达极限,难以压制的,听到秦政传来的消息,为保险起见,确定还能够保证邪域再度镇压鸳鸯真龙天君夫妇之后,这才松手。

    为此保障,玄霄神君等诸君也都进入邪域之内,全面运转邪域。

    邪域,就是一个历代以来形成的万物生灵的最后底牌。

    邪域具有镇压的能力。

    同样,邪域还具备强行推迟封神的能力,若非如此,封神早已进行了。

    那些个邪域内存活下来,未曾参加围剿地神仆大战的霸主们,不乏超级霸主和最强霸主,如今也纷纷的进阶成为神君和妖君。

    “糟糕”

    就在邪王神君等联手放开镇压之后,赫然发现那封印空间世界内居然已经没有了鸳鸯真龙天君夫妇的踪影。

    “坏了,我们被骗了。”兽王妖君虚空一抓抓出去。

    就见这封印空间世界内出现了两个木偶。

    “替身木偶”

    邪王神君惊呼道。

    “他们居然有这样的旷古神宝,是我们失算了。”兽王妖君眉头紧锁。

    “怪我”圣女咬牙道,“我当初就该留在封印空间世界内,而不是离开的。”

    “你离开没错。”邪王神君道。

    圣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堂堂邪王神君只能尴尬的一笑,没再说什么。

    “现在不是怄气的时候。”兽王妖君道,“葬天圣女,你也不要自责,当初是你毅然放弃自身的力量,引动邪域力量,将鸳鸯真龙天君夫妇封困此地的,那已经足够好了,怪只能怪他们太过狡猾,早就为自己留下了所有的后路。

    “是啊,封印了这么久远的时间,他们也有时间让替身木偶来瞒过我们了,若我猜的不错的话,如今他们应该在封神台。”邪王神君道。

    兽王妖君道:“他们夫妇的目标就是成为诸神之王,化身为真正的龙,永远的主宰这天地生命,可肆无忌惮的吞噬一切生命当美味,我们却已经无能为力,封神台的天梯非具备所有封神条件,无法登临封神台,即便你我也不行。

    邪王神君皱眉道:“秦政搞什么,他为何阻止我们封神,他不是早就杀掉至尊天君了么,怎么还要保持至尊天君说的阻止封神?他不知道鸳鸯真龙天君夫妇一旦摆脱邪域镇压,登临封神台,即刻就会完成封神,成为诸神之王么,谁还能抗衡的了这对夫妇。”

    “不知道。”兽王妖君摇头。

    这些神君们也无可奈何。

    此时的他们都只能看向那神秘莫测的封神台。

    以他们境界,固然无法登临封神台,却能够看穿天梯。

    于是所有人就看到了通往封神台的九道天梯中的一道有神界中心天王山的天梯之上出现了秦政的身影。

    就见秦政悠然自得的一步步沿着天梯向上走去。

    “他没有封神宫”

    “也没有动用封神牌”

    诸多神君们看的瞠目结舌。

    不受封神条件的限制,秦政居然徒步登临天梯,轻而易举的到达。

    行走其中的秦政感应到,回头看去,向诸位神君挥挥手,笑呵呵的道:“诸位不用担心,鸳鸯真龙天君夫妇封神,成就诸神之王,才更好对付的。”

    他的话让所有神君一头冷汗。

    有几个神君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我听到的好像是鸳鸯真龙天君夫妇成为诸神之王才好对付。”

    “这小子搞什么鬼。”

    “地神仆的强横,他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如此托大。”

    一些神君对此表示相当的不满。

    反而是圣庭神殿唯一的圣女,葬天圣女抿嘴笑道:“大概这小子的神秘武脉的应该有某种特殊的奥妙,很可能是专门针对封神的。”

    “会么,有这样的武脉?”邪王神君问道。

    葬天圣女立时冷眼看向他,看的邪王神君再度耷拉了脑袋,不过,好一会儿,葬天圣女说道:“你愚蠢的就知道信任言轻灵,害得我都被云竹王妃利用,差点坑死秦政,你又何曾知道秦政比言轻灵更强,哼,我可是亲手帮助秦政武脉融合的,估计秦政这小子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只以为自己是三大武脉和血脉中武脉碎片,加上古今洞的时空奥义才成就的如今武脉,其实我也暗中出手了,将八贤之中的斗狂神君,踏日妖君和实话,再说这些掩盖之词,有什么意义么,还是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鸯龙天君轻笑道。

    “我知道所谓的吃人只是个托词,根本就没这回事。”秦政淡淡的道。

    鸳鸯真龙天君夫妇彼此互看了一眼,还是有鸯龙天君道:“托词?这有什么托词的必要。”

    秦政嗤笑道:“看来你们是真的很心虚,很心虚啊,说来也是,谁让你们费尽心思,用尽手段,目的就是要成为诸神之王,自然就担心别人来毁掉你们的诸神之王位置了,偏偏你们又没能力彻底完善封神,只能用神君妖君们的血肉来巩固封神,一旦这个弱点被人知晓,那就意味着你们执着的封神可能就此瓦解,不复存在,所以即便是面对这终极一战,你们仍旧惧怕,担心,只能借口自己吃人了,唉,挺悲哀的。”

    鸳鸯真龙天君夫妇都沉默了。

    一时间三人都没说话。

    “唉”

    良久,鸳龙天君叹口气,“是也罢,不是也罢,对错只是胜利者书写的乐章而已,我们已然成就诸神之王,这天地终究选择我们为主宰。”

    “既然如此,何必假惺惺的叹气。”秦政戳穿他的假心假意。

    鸳龙天君看向鸯龙天君笑道:“我们是应该高兴的。”

    “是呀,以后可以尽情的逍遥了。”鸯龙天君道。

    “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呢。”鸳龙天君道。

    鸯龙天君甜腻腻的道:“好呀,你弹曲,我来唱。”

    看着两人柔情蜜意的样子,秦政觉得恶心。

    谁能想到,他们谈论的会是吃人呢。

    鸳龙天君拿出一张古筝,轻轻的拨弄琴弦,一边调音,一边自言自语的道:“一个封神假想,毁掉了天庭神殿;一段兄弟情义,毁掉了帝庭神殿;一个女人毁掉了圣庭神殿,我们夫妇也算是留下了一段佳话。”

    “只因我们不想相顾老去。”鸳龙天君喃喃自语的道,“有谁知道,遭受暗算之后,我们夫妇相顾老去,红颜不在,英雄迟暮,若非武脉相合可塑造替身木偶,重新归来,也许我们早已经是一捧黄土,徒留悲伤了。”

    “铮”

    鸳龙天君拨弄了琴弦,发出悠远的琴音,传的很远,很远,“在你死前,体会一下,我们曾经的悲伤,也算是对你的恩赐了。”

    古筝拨弄,琴音响起。

    鸯龙天君轻声唱道:“自古红颜悲白发,英雄迟暮话凄凉;是谁,让这风华绝代只应画中卷忧怜?是谁,让这染血的铁骨只为盛世一声叹;纵有妖娆相思人儿,只是烛影孤赏;纵有盖世豪情,却是一生悲歌;唯有葬尽万古千代天骄众,圣血铸就封神路,方为红颜永不老,英雄世狂歌。”

    “真烂呀。”秦政很不厚道的打断了这两人的缠缠绵绵,“你们的词是我见过最稀松的,活了那么久,都不能写个好点的歌词,你说,你们是不是很悲哀。”

    被打断的甜蜜却让鸳鸯真龙天君夫妇勃然大怒。

    一股浩瀚的神威直接冲压过去。

    仅仅是这股威压,就足可让地神仆跪下的,这就是诸神之王的无上威严。

    秦政却是一笑,迈步向前。

    随着他踏步到达,却见鸳鸯真龙天君夫妇的额头之上各自的封神宫一颤,轰隆一声,不受控制的脱离他们。

    封神宫离体而去,这对夫妇的所谓诸神之王的神位顿时被剥夺,再也难以聚拢,他们的力量骤降神君境界。

    秦政一步踏过去,虚空盘坐。

    两座封神宫立时与他的身下汇聚,托载着他,再看秦政,竟然神威自成,居然拥有了鸳鸯真龙天君夫妇方才具备的诸神之王的一切。

    “是不是很奇怪。”秦政淡淡的道,“是啊,不光你们奇怪,连我自己刚刚武脉成型的时候,也很奇怪,我怎都没想到,我的武脉居然是……诸神退位武脉”

    鸳鸯真龙天君夫妇闻言,相顾骇然失色。

    秦政抬手虚空一按,这对令三大神殿时代灭亡的眷侣顿时神体崩散,只有残留的魂灵飘荡着,被秦政一把抓握在手中,轻轻的道:“秦政在此,诸神退位”

    对着那魂灵吹口气,魂灵破灭消散。

    秦政看向这无尽的坟墓,叹息道:“葬尽万古千代天骄众啊。”

    他一挥手,一股庞大的领域力量倏然生成,瞬间就将这些坟墓给化为了泡影,纷纷的破灭,天地间一种喜悦在跳动,他们终于解脱了。

    秦政抬手一按。

    轰隆

    封神台破灭,九道天梯崩塌。

    那两座封神宫也随之散去,连带着封神台,天梯都化作了无尽的精华,人神两界之人只听到秦政苍凉的声音响起,“大杀器之体领域力量……重立神道

    轰隆隆

    那些浓郁的精华立时自行的演化。

    一条天梯成型,与神界的天王山之巅开始直达无尽星空之地的星河带上方,人们极限远眺,发现,在这星河带的上方天梯两侧,出现一座座的宫殿。

    都是两座宫殿位立于天梯的两侧,彼此相对,直接延伸到无限远的地方。

    “重立神道,塑天阙”

    “自此之后,神君可登天梯,达天阙,入的天阙者封神,无需任何封神条件。”

    “神位不限,只看尔等能否有此实力。”

    “神王之位不限,达诸神之王者可位列神道之巅。”

    秦政的声音浩荡而下,传遍人神两界,传遍星空之地。

    至此,人们才知道,鸳鸯真龙天君夫妇这古来最大敌人已然被秦政消灭,自然是一片沸腾。

    “秦政,你呢,你是诸神之王不?”薛浮生大声问道。

    就见天梯尽头处,虚无之间,秦政回转身,悠悠的道:“我无法封神。”

    薛浮生等人同时一惊。

    “因为我是诸神退位武脉。”秦政淡淡的道,“自此之后,谁若无道,我可取缔其神位。”

    薛浮生惊叫道:“那你不是,秦政在此,诸神退位了。”

    后记

    许多年之后。

    天梯尽头处,鲜花盛开之地。

    燕听雨正在研究炼兵术,她要炼制出真正的大杀器,而不是妖龙神剑那种暂时性的,只听得神兵炉轰隆隆的响个不停。

    热火朝天的研究的燕听雨,每次都乐的其中。

    旁边不远处的草地之上,墨公主和星月正在掐着要继续了不知多少年的争吵。

    “我是二妇,你是三妇”

    “凭什么我是三妇,当初我也进入邪域了,我还暗中相助了呢,若非是我解救张神君,大家都完蛋了,我才是最大的贡献者,我是二妇。”

    “我对秦政帮助最大,从小就是在一起的,青梅竹马。”

    “那你为什么不是大妇,让听雨抢走了大妇之位。”

    “你,你敢揭短。”

    “我就揭短了,怎么的,要打,直说,我才不怕你。”

    “打就打,儿子,给我揍你三妈生的小弟弟。”

    远处正在哄孩子的玉秀馨看的一头黑线,这对宿命之战的女人终究没法在武道方面分出个胜负,将目标转移到争夺二妇上面去了。

    抱着自己宝贝女儿,玉秀馨嘟着嘴道:“哼凭什么她们是二妇三妇的,我却是四妇,好女儿啊,你说娘冤不冤呀,不过,还好,还有个小五呢。”她看向了左侧。

    只见秦政抱着只有七八岁的蓝韵雅,笑嘻嘻的道:“韵雅啊,你快点长大吧。”

    带着前世记忆,连带着身体都与前世一样的蓝韵雅亲了秦政一口,“你说人家不知道的,会不会以为你是大色狼,连我这小女孩儿都要泡。”

    “切谁敢。”秦政很威武的道。

    蓝韵雅撇嘴道:“孤影月姐姐就敢呀,有本事你去收拾她呀,人家还不是高兴了,就回来宠幸你一回,不高兴了,就自己跑出去玩耍了。”

    秦政一脸苦瓜样儿,道:“她宠幸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