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七章 简易鸳鸯阵
    烈日的阳光下,一队队农民军四散奔逃,他们目光中全是惊恐,有的人身上还满是战友的鲜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明军,明军不是非常弱的么,火铳不是一打就炸膛的么?他们不解,四处狂奔开来逃命。

    王元捏了捏手中的长刀,心中满是紧张,看了看同样紧张的身后一群乡亲,他咬咬牙,道:“别怕,按照平日里的阵型,只要按照阵型,这些流贼就不怕”

    身后一队民兵,手中各种简易兵器都是握紧,前面两个手中拿着粗糙木遁,右手拿着砍刀的民兵,手心中全是汗渍。

    前面突然出现一队十几人的溃兵,他们手中拿着长矛,嚎叫着冲了过来,看到一群农民要阻挡他们,他们都是不屑大笑起来。

    “标枪!”王元一声爆喝,那前面几名农民军手中拿着的简单的标枪,是用那竹竿做出来的,一头用着粗糙的枪头。

    几根标枪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因为有跟标枪没有绑好,导致歪歪扭扭,直接落到了地上。

    对面十几名溃兵都是一阵不屑大笑,为首的溃兵躲过那标枪,这也叫标枪,他不屑道:“前面的农民给我滚远点,别挡老子的路,不然死!”一众劫后余生的闯军都是狂笑,那为首的闯军一脸恐惧的看了一眼身后,看着那群恐怖的军队没有追击的意思大喜,更加想要快些逃跑。

    看到这些标枪没有杀伤敌人,这些民兵都是一阵气馁,王元眼睛一眯,投掷标枪本身就不是为了杀敌,是为了打乱敌人的节奏,他看了一眼后面用火铳的那人,他手中火折子已然是点着了。“你们这些流贼,投降方可免死!”他这般说道,按照讲武堂所说的,阵前劝降,就算对方不会投降,也会留有生的希望,能够打压敌人的士气。

    “哼,看来你们这群庄稼汉是找死了”那为首的闯军大汉独眼笑道,手中长剑攥紧,十几人就狞笑着向前冲来,还有人手中拿着一杆三眼铳,右手拿着一根火折子,空气中都带着一股火药的味道。

    “注意,注意阵型”王元吼叫着,他二叔冲在最前,那这个木盾,挡在他面前。

    “二叔,你在干什么!”王元生气的说道,他不明白,自己二叔怎么脱离的军阵。

    “二哑子,你要出了事情,我怎么向你爹交代!我要保护你!”他二叔脸色担心,拿着木盾挡在王元身旁,让王元既是感动,又是无奈。

    “二叔,你去保持阵型,才能真的保护我”王元呼喝说道,拔出长剑,冲在最前。他二叔跺了跺脚,又是回到了阵中。

    面前那头裹黑巾的流贼,面目凶悍,手中长枪带着阵阵破空之声对着这王元刺了过来。

    一旁一名拿着竹子的民兵挥舞竹子,那密集的竹叶从那流贼脸上刮过,刮的他脸十分的疼,留下一道血痕,他暴怒,可那密集的竹叶伴随着一阵阵莎莎声,上面还弄了不少装了吹尘的布袋,让他毫无办法,这简易的狼宪却有这想象不到的妙用。

    一阵烟雾散过,王元大叫道“刺!”

    一旁的民兵右手长枪便是刺出,角度掌握的不好,因为是第一次上战场紧张的原因,那长枪刺中了他的腿部!血流出。

    闯军惨叫起来,右腿被鲜血侵透,王元二叔看准机会,那帮着斧头的木棍狠狠砍在他的脖颈。

    脖颈当即被砍的断裂开来,砍到骨头处却是砍不动了,他头颅便是耸拉着,耷拉在脑袋上,鲜血像是喷泉一样流出,流贼想要说话,鲜血却是顺着脖颈后面流了出来,倒在地上,突出一嘴血泡。

    远处几个闯军都是惊骇,他们没有想到这群农民还能干掉他们的一个同伴,独眼大喝道:“火铳,火铳”他惊怒道,这些农民有门道。

    那三眼铳手就是上来,火折子当即放在那药绳上。

    碰————一声剧烈的响声,像是炒豆子一般的巨响!那拿着竹子的士兵,身体被打得如筛子一般,浑身全是碎肉鲜血,嘴中流出鲜血,缓缓倒下。

    “二柱!”一众民兵都是大喊,都是乡亲,这人的死都是让他们难受。有人已然哭泣,是那人至交好友,就要冲上来。

    “不准动,喜子,给我好好保持阵型”王元大怒道,当即拔出长剑,此番能斩杀一人,完全是靠着军阵配合,要是乱了,根本打不过别人。

    那被叫做喜子的人恨恨的跺了跺脚,嘴唇都是咬破,拿起刚才自己挚友的竹子,脸上全是凝重,他绝对以后要代替自己的挚友活下去!

    王元心中一松,右手一抬,身后的那拿着火门铳的村民,有些手忙脚乱的拿着火折子点着引线,他一失手,火折子都是掉到地上,汗珠似雨般落下,眼神中全是焦急。

    还好那引线点着,对准面前的一人便是一铳。

    那拿着三眼铳的流贼,身形便是碎裂开来,倒在血泊之中。胸口一个大洞,青色的肠子流到了地上,一股难闻的味道四散,让人欲呕。

    一阵流贼都是惊恐,这平淡无奇的农民竟然干掉了他们两个兄弟了,为首的流贼喝道:“大家一起上,一起上,干掉他们!”他心中已然是慌了,明明是普通的农民他也是看出来了,可为什么能干掉自己两个兄弟,他也是说不出来,恐惧已然充斥了他的内心,

    一众流贼都是吼叫着冲过来。

    那一众民兵当即是抵挡不住,就在这时,远方却是冲来一人来,一身铁甲在身上闪烁着寒芒,像是一个铁人一般,铁盔上一头红缨耀眼,手中拿着一把板斧,还有一面铁盾,这沉重的兵器,他却是健步如飞,冲了过来,板斧带着阵阵破空之声砍下。

    噗————一名流贼已然是被他从肩胛处砍开一道大的裂口,内脏器官都是流出。

    那一众流贼都是注意到这个铁人,两名长枪兵都是长枪从两边刺来,两根长枪角度刁钻,他是躲也不躲,两名流贼当即狂喜,莫非来了个傻子。

    长枪直接童向他胸前那快带着弧度的胸甲,碰,胸甲瘪下去一块,他疼的抽了一声,板斧在那两名脸上都是不可置信的流贼中横着砍出。

    噗————两颗头颅飞起,鲜血溅到了本来是银白色的铠甲之上,铠甲已然变成血红色一般可怖。

    后面一众留在看着这恐怖的铁甲都是惊恐,他们不可置信,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刀枪不入,是人么?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长枪不能刺穿这个铠甲。

    那铁壁卫又是如杀鸡般轻松杀了两个流贼,这群流贼当即崩溃,跪倒一地求饶起来。

    那刀疤脸当即掏出一个绳子,把那群流贼都是绑了起来,扛起自己的板斧,对着一众民兵道:“你们上来做了他们!”

    王元有些傻眼,他看着那强悍的士兵,自己辛苦半天干掉两个,还死了兄弟,人家一斧头下去就是三个,这种强悍的士兵,让一众民兵都是惊骇非常。

    他看着那刀疤脸站在一旁,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对,他也发现了这伙民兵不错,死一人,杀两人,倒是可以,便是卖了他们一个人情,觉得这人以后前途肯定是不错,此番让他们杀人,正好让他们见见血,不然以后肯定要吃亏。

    一众农民都是有些发愣,那刚才拿着竹子死了朋友的的那人捡起地上的长矛就是冲来,在哪闯军一脸惊骇后悔的表情下,他捡起自己的长矛,在哪闯军一脸惊骇的表情下,长矛狠狠刺进他的胸膛,鲜血当即喷出。

    王元看了看他,点了点头,他也是颤栗的走了过来,手有些颤抖,看着面前的流贼,他紧紧攥住手中的长剑,把长剑刺进面前闯军的胸膛,口鼻中是一股血腥味,脸上是浓稠的血液,还有那跳个不停的心脏,身上已然全是汗水。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股恐惧,和刚才他的指挥不同,现在是真正的杀一个人,看到面前那流贼留下的眼泪鼻涕,那曾经狰狞的脸庞,现在变得扭曲恐惧,握着手中的铁剑都是有些颤栗,杀人,可他看到身后一群手下,知道自己必须要经历这关。

    握着铁剑的右臂狠狠的送出,对着那流贼捅了进去,那流贼眼神中全是痛苦,恐惧,一张扭曲的脸庞,那双眼睛猩红,瞪着王元带着无边的恨意。

    王元心中一阵难言的感觉,恐惧,可能吧,他胃中一阵翻腾,看着身后一众手下,想起了讲武堂教官所讲的,不能在士兵面前露出恐惧,如果你身为甲长,你自己都恐惧了,如何要求自己的士兵去杀敌!

    他强忍着心中的难受,脸色铁青,看着身后的一众手下,道:“一个一个来,很快就过去了”

    远处的刀疤脸露出一丝笑容。这书生不错嘛。

    他的一众手下都是在一旁王元和他二叔,或是强迫,或是自己突破,杀了流贼,杀人对于士兵来说是一个关卡,往往为了突破这一关不知要死多少人,此番却是这刀疤脸卖的人情。王元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