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 七章 告一段落
    第一百五十七章告一段落

    天色晴霁,星月交辉。

    激情过后,相拥的二人都沉沉睡去。至于那还没有吃的山珍?别闹,都什么时候了,谁还能想着吃。再说,算有人想吃,他也得有那个力气呀!现在别说是山珍了,算寒霜耳边放神罚之雷,人也不带醒的。

    对于这种状况,苍色可以说是心下明了。美味山珍虽然吩咐下面的人去做了,可却也没指望着主子们真的会吃。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寒霜还是太嫩了。

    “吩咐下面的人,动作都轻着些。特别是东院这边,没事都离这远着些。若是谁打扰到主子,自己去刑堂。”

    “是,苍色大人。”

    青竹躬身应道,随后便急身退了出去,一点也不敢耽搁。

    “苍色大人,我去吩咐厨房,在熬些易消化的粥。弄好了在小炉子温着,等公子起来好用。”

    墨言这边轻声道。

    “厨房那里由我去吧,你在这边候着。一时里边有事,你也好去应承一下。”

    虽然觉得里面的两位主子,在这时候不会有什么事,可苍色还是如此吩咐。要是万一真的有事呢?到时没人应承,那岂不是怠慢了主子。

    因为血无情回来了,所以前院有极大的可能会有人来。苍色身为摄政王府的管家,在主子不能出面的情况下,自然是得由他去前面周旋。

    “这……那好,有劳苍色大人了。”

    听见这话的墨言,稍稍的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苍色的安排。因为在他心里也觉得,他家公子这边是不应该离人的。

    “同为主子办事,应该的。”

    苍色之所以对墨言态度如此客气,也不过是因为,这小侍在那位主君心底,有着不一般的地位。

    墨言笑笑没有答话。他虽然在主子的面前迷糊,可人却并不傻。躬身向苍色行了一礼,便有礼的退了下去。

    ……

    果然,事如苍色所料想的那般,在主子回来之际,前院便不复平静。在这朗月高悬之时,便已有门之人。看这时间,来人还真是心急的可以。

    才到前院片刻,便有人前来禀告,大内总管孙平求见摄政王。带去见主子?当然是不可能的。凡事都麻烦当主子的,那还要他们这些人做什么!

    “苍色大人。”

    一见来人,孙平紧忙前搭话。苍色虽然是血无情的管家,可本身的修为是超绝的。所以孙平算是不看摄政王这面,光凭他自身的修为也是不敢拿大的。

    “孙总管,这黎明将近的,您这个点儿来可是有何要紧的事啊?”

    苍色直言而问。他可不想和一个老太监,坐在客厅赏月聊天。所以有问题,还是快些解决的好。

    “那个苍色大人,摄政王回来可有交代什么?”

    孙平有些犹豫的问出。毕竟若是事有交代,那他只要照话回禀好,没必要再特意去打扰摄政王。

    “可能多日来过于劳累,主子回来便与主君去歇息了,并未交代下什么。”

    听他这样问,苍色知道这事情怕是和他的主子有关,而且他主子应该还是知晓的。

    “是这样的,灵渊帝国和天翼帝国的人,天明之时便要起程离开。可陛下却不知如此让他们离开,是否有不妥。所以特派杂家前来询问摄政王。”

    虽然此次之事有裕王爷龙庆沣全程陪同,可兹事体大,让他兄弟二人一时间无法下定论。

    至于说人家要走你还能硬拦着?借口嘛,很简单。只一句这是龙腾都够了。虽然不能把人怎样,可光明正大的拦下几天时间还是可以的。

    他的话让苍色也有些为难了。此次一去七日,肯定是发生了不简单的事情。而他却是不清楚事情经过的。所以,他也不敢贸然说要怎样办。可在这个时间去找主子,扰主子的清梦,明显也是不明智的。所以,他也是左右为难。

    “嗯,内个……”

    孙平有些犹豫,想说而又不知是否应该开口。临行前皇帝还交代下来一件事,可却让他到了以后看着说。可看着说,这让他有些为难了。毕竟这个度要怎么掌握?

    “怎么?孙总管还有未言之事?”

    看着那欲言又止的人,想不知道对方有事都难。与其犹犹豫豫的在那看着让人难受,还不如直接开口问了。

    “嗯,那个是这样的。那两伙人要走,可却把那个九皇子沐朝歌扔下了。所以陛下想问,摄政王当初说的那个惩罚,是随口说说的,还是真的想要那么办。”

    苍色听的一阵头大。他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这要怎么回?

    “主人当时怎么说的?”

    “啊,是这样的。”

    孙平操着他那特的嗓音,为苍色讲起了那沐朝歌做了什么事。洋洋洒洒,慷慨激昂的讲完。便偏头看向了这位摄政王总管。

    “军妓营?”

    苍色出言询问。

    “是的,晋阳的驻防军军妓营。摄政王当时的原话是如此说的。驻防军军妓营的人手,可一向是紧缺的很呢!本尊相信这九皇子去了,一定会为大家减去很大的压力。”

    孙平模仿着血无情的语气,可却模仿的不伦不类。虽然苍色觉得他的样子好笑,可对他说描述的事情,却一点都笑不出来。被主子放在心尖宠着的人,竟然被别人差点欺负了去。这让身为属下的他,怎能不气愤。

    “主人如此明白的交代,难道还有什么疑问。”

    苍色虽然还是平静的语气,可声音却沉了下来。

    人老成精,何况是在宫混迹了一辈子的老人。那可真真的是听音便知其意。何况对方的意,都已经表达的如此明显了。说这话的人虽然不是那位摄政王正主,可对他而言,回去回话已经够了。

    “苍色大人别动怒,杂家知道了。”

    还想再说什么,却停了下来。因为身侧之人脸色突然变了一下。不仅如此,还躬身的站了起来。

    见他如此,孙平虽不知发生了什么,可却也照样站了起来。

    苍色之所以有如此的神情变化,是因为神魂之的契约联系,突然亮了起来。这标记很明显,那是他的主子要有命令传达。他神情恭敬肃穆,片刻后恢复了平静。

    “苍色知晓了,主人不必多忧。这里有苍色即可。”

    血无情给苍色下达了指令。至于说他为何会知晓?这么大个目标进了王府,算是睡死了也都得被惊醒。若不然,他这神也白当了。至于血无情给的指示则很简单,只有几句话。

    “人家要走还留着,是有钱没地方花,还是缺人养?人家要滚赶紧放行,别弄得一副小家子气样,丢人!”

    说完这话,便掐断了和苍色之间的联系。虽然只是几句,可意思却相当明显了

    “苍色大人,摄政王可是吩咐了些什么?”

    “额……嗯。主人说了,人家要走那放人回去,这泱泱大国还能怕了谁不成。”

    苍色顿了一下,并没有把血无情所说的话照本宣科的读出来。虽然所言的意思没变,可话却委婉了很多。毕竟他主子的话太强大,他要是原话说了,对面的这个老太监怕是又要难做了。那话这人可是不敢拿回去对他主子说的。虽然这人说话声音不喜听,可人还是不错的,所以顺手帮一下也无所谓。

    孙平跟血无情这位摄政王接触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人的说话风格是怎样的,他心可是清楚的很。绝对不会如此顾忌他人的面子。所以苍色那停顿之后所讲的话,他自然也是明白是怎么回事。

    “谢谢苍色大人了,咱家这回去回禀。这么早前来打扰实在是罪过,请您见谅了。”

    事情既然有了定论,孙平便也不打算多呆。毕竟这么早,还是很打扰人的。

    至于那位九皇子的事为什么没再问?那还用说吗?摄政王既然没提,那说明惩戒不变,照原来的来。再问岂不是找不自在。

    “孙总管慢走,在下不留了。毕竟你也是忙人。”

    苍色虽然嘴说的客气,可实际却并没有挽留的意思。那样子还真跟他主子有一拼。

    “您说的对,留不必了,陛下可还在那等着我回话呢。不过这次多有叨扰了,还望大人见谅。”

    “各为主子办事,都能体谅。”

    “那杂家这走了,大人不必送。以后还有叨扰的时候。”

    说完朝着苍色点头示意,便起身匆匆的离开。

    ……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站在高处之时,所有人追捧。而跌入泥潭之时,万人踩踏。

    朝阳初升,两大帝国的人便匆匆离去。来时浩浩荡荡的队伍,可待回去时却变得稀稀落落。谁也没想到一次普普通通的他国拜访,竟让那么多的人埋骨他乡。

    而有的人走了,有的人却如同一块破旧的抹布,被随手丢弃。少了许多人,多的嘛,自然也是有的。是谁?当然是那只紧随而行的活尸了……

    自那天以后,名震一时的九皇子沐朝歌消失于人前。而晋阳的驻防军妓营,却多了一名让所有人都争相抢夺的妓子。

    命运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没人知晓它下一刻会是怎样的。活好现在,把握明天,不要让自己迷失在不属于自己的美好,否则追悔莫及……

    ……

    /html/book/42/42798/l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