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审问
    柴琅睡一个好觉,昨天巴托莱恩的巨大变动一点都没有影响他的睡眠,可能因为昨天大战消耗的体力太多的原因,反而昨天晚上睡的特别香,除了差一个暖被窝的女人以外,柴琅觉得一切都很美好。

    从房间里起来,穿衣服,洗漱,然后到大厅里吃早饭,侍女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饭。吃完早饭,柴琅又转到训练场看了一会萌萌和暗夜精灵一族的日常训练,训练已经成了她们的平时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萌萌说她们还有提升实力的空间,所以还要加紧训练。

    柴琅也在训练场上把雷昂布置的挥剑早课作完,从昨天一役中他才体会到这简简单单的挥剑对身体有多大的锻炼效果,所以练的更勤快了,直到手臂觉得酸痛这才停下,走向书房。

    奥利斯、玛丽斯已经都在书房了,还有就是穆诺男爵,他们显然已经等了很久。

    穆诺男爵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和一个鹰钩鼻,告诉所有见到他的人,他并不好惹,人长的瘦瘦高高的,双手和蒲扇一样大小,看身材,显然是一个练家子,倒是一改柴琅心目中那种手拿皮鞭,膀大腰圆的奴隶主形象。

    柴琅瞟了一眼他,发现他还是一名一阶精英兵种戟兵,至于他的来历介绍,基本就和梦娜告诉柴琅的一般无二。

    “大人”

    “少爷”玛丽斯和奥利斯跟柴琅打招呼。

    “嗯”柴琅点点头,然后一边坐下来一边问奥利斯:“吃早饭了吗?没吃的话,我让侍女准备一份”

    “多谢大人,属下吃过了”奥利斯客气的回答道,但是从他自称属下的话语中,柴琅就知道自己已经完全降服了这个坚毅的汉子,通过昨天的战役,已经被认可为一个可以信任的领主了。

    柴琅将视线落到穆诺的身上,他的脸色惨淡,头发蓬松的落下,眼睛盯着地板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光泽,就像是一个看不到希望的囚徒,死心了。

    其实穆诺昨天晚上就被奥利斯抓到了,据说还费了一番周折,这家伙差点就成功冲击城门逃到地底世界里去了,他很清楚若是往地上世界会被柴琅轻易的抓住,进入地底世界虽然危险,但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他的运气不是很好,奥利斯正带着一只狮鹫路过城门,穆诺和他雇佣的十名冒险者就这样全部栽了,冒险者被当场全部杀掉,而他就被带回了城堡,一直由奥利斯看着。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柴琅淡淡的问道,拿起玛丽斯刚刚给自己泡的大麦茶喝了一口,马上对玛丽斯抱怨道:“玛丽斯大妈,这味道太淡了,你放了多少茶叶啊”

    玛丽斯无奈的摊了摊手:“少爷也已经是剩下的全部茶叶了,连我的藏货都被您掏干净了”

    “好吧,好吧,商队上去的时候记得让他们帮我带点茶叶过来,这些茶叶真是不经喝”柴琅伤脑筋的挠挠头,看来接下来好一段时间要喝白开水了,或者可以选择其他茶喝喝。

    穆诺抬头看了柴琅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我干的?”

    “哼哼”柴琅哼笑了一声,不屑的看着穆诺:“我觉得我需要证据吗?”

    穆诺也笑了,笑容里是对自己的自嘲,过了良久才说道:“也对,我现在有点后悔了,当初没有在你刚来到地下世界的时候就干掉你”

    “的确很可惜”柴琅耸耸肩,若是当初刚来地下的时候,自己就算是有丝娜和玛丽斯的保护不会被直接杀掉,但是恐怕也绝对进不了巴托莱恩的大门。

    “杀了我吧,难道你把我抓来就是炫耀你的胜利吗?地面上比你强大的领主比比皆是”穆诺惨笑道,他已经心存死志,但凡有一点希望,他也会牢牢的抓柱,可是从柴琅现在的表现来看,自己是一定要死的,既然同样要死,他身为一个贵族就应该有贵族的尊严。

    “当然不是,要炫耀也不会找你,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到底是谁向我动手?”柴琅笑问道,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将穆诺放在眼里,他和拉姆一样都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商人,除了发布任务,找群冒险者来杀自己之外,好像就没有什么其他手段了。

    这样的对手,战胜他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听到柴琅嘴里的“到底是谁向我动手”,穆诺瞳孔微微放大,有那么零点几秒的失神,但又很快的掩饰的说道:“什么到底谁向你动手,你觉得地下还有谁能拿出的出一万金币来悬赏你吗?”

    若是不特别留意穆诺,还真的有可能没有看到他这点稍纵即逝的细微变化,但柴琅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一直盯着穆诺看,将他的神态变化尽收眼底,心里顿时有了答案。

    “他们到底谁?到底是哪个家族?”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去发布任务杀你的就是我,快杀了我啊”穆诺突然朝着柴琅恶狠狠的大声喊道,眼睛瞪的像铜铃,有点歇斯底里的味道。

    柴琅摇了摇头,突然没了继续问下去了兴趣,穆诺即便是死也想不说出哪个家族的名字,或者是不敢说出那个家族的名字,柴琅已经大概猜到自己的对手有么强大了。

    可惜了,穆诺并没有什么子嗣,兄弟姐妹、叔侄也都没有,有两个老婆,或者是说女奴,都从奴隶交易所里拿来的,在他准备冲出巴托莱恩之前就已经被他全部杀死在他的房间里。若是有个儿子什么的,柴琅就可以拿来威胁一下,说不定就能得到确切的答案。

    至于严刑拷打,对于心存死志的人来说根本没用。

    柴琅叹了一口气,挥手示意奥利斯把他带下去。

    奥利斯把穆诺带下去之后,玛丽斯把一份清单放到柴琅的面前。

    “少爷,这是从穆诺伯爵和那几位被抄家的商人家里获得的物资清单,请您看一下”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