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四五章 十五的月亮
    时红要是晚上回来的。

    他回来之前,家里面一直热热闹闹的,中午的时候无论是人还是熊猫都吃了顿好的,下午又是打打闹闹,玩玩牌之类的,间或有邻居从远方回来的人过来摆放,送些礼物,每当这个时候顾苍等三只熊猫就被带入卧室或者书房,避人耳目。

    对此倒也没什么不满,反正手机电脑之类的都在书房,而且人家前来拜访,也就说说话,很快就会离开——中秋节,串门可以,但不至于一直待在别人家。

    时红要回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左右了。

    手里面拿着一沓天灯(孔明灯),刚进来就看到一群人+熊猫齐刷刷地看着他,让他微微一愣,但依旧往里面走,将天灯放在桌子上,冲着老太太说道:“妈,这是别人送我的天灯。”——脸色有些不自然。

    顾苍咧嘴一笑,嘿,这小红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东西放完之后,外套又在惠玲的帮助下脱下来,时红要坐在沙发上,除了刚才那句话之后就默不作声,眼睛瞥着某处,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等了一会儿之后,他猛地回过神儿来,看着一群人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自己,眉头一皱,扫到顾苍旁边的露露和二哈:“这两只也被带过来了?”

    “不然呢,人过中秋,人家就不过了吗?”吴立国耸耸肩,但很快转过头去,一脸垂涎地看着厨房,“嘿嘿,惠玲,饭好了没,既然老时也回来了,咱们就吃饭呗。”

    “在外面吃。”老太太说道,“以前都是在外面吃的,还能看月亮。”

    “行啊,婶儿说在哪儿吃就在哪儿吃。”吴立国在下面出腿,踹了时红要一脚。

    时红要站起来,指着外面说道:“老槐树那里可以,空旷,应该能看到月亮。”边说着,便走向厨房,厨房那边有可折叠的桌子,搬出来一个,向着外面走去。

    老太太乐呵呵地在秦伊人的搀扶下也起来,向着外面慢悠悠地走着,一边走一边向顾苍招呼:“小花,小明,小芳,来来来,咱们出去吃饭咯……”

    顾苍又是一阵蛋疼。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旁的二哈和露露却是刷的一下冲了过去,速度飞快,眨眼间就到了老太太身后,这才放慢速度,像两只肉球一般,缓缓地跟着。

    被改名+被性转+被生孩子=淡淡忧伤的顾苍。

    他吸了吸鼻子,看着吴立国到厨房帮惠玲端菜,顾苍就跳下沙发,也冲了下去,出了门,跟着老天太来到老槐树下。

    却发现那边竟然多了好几户人家,大都是围在折叠桌子周围,桌子上点着蜡烛,一边聊天一边吃饭,见到时家的人来了,急忙打招呼……一堆赏月的。

    平日里喜欢在这里躺着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们基本上都在。

    长征老头和中山装老头最好认,这俩正面对面下棋,一边下一边骂来骂去,然后长征老头一扭头,看到这边冲过来的几个团子,吃惊地说道:“呀,又来了俩食铁兽!”

    “将军!”中山装老头最讨厌这老家伙下棋不认真,于是落子的时候敲得声音大大的,将长征老头吓了一跳。

    “你是不是趁俺刚才没注意动俺子儿了?你个老赖,要不你怎么可能将俺军?”长征老头气愤地撸起袖子,却被身后的小辈搀扶住,又把袖子撸了下去。

    中山装老头不屑地哼笑:“就你这老家伙,我一个打十个!”

    “你个小东西,耍赖!”

    “你个老东西,耍赖!”

    “你小东西!”

    “你老东西!”

    “你……”

    吵来吵去,一旁的人大都哈哈大笑,却也不拦着,乐得看这俩家伙吵来吵去,一边吵着还一边耐着性子下棋。

    桌子支好,摆上蜡烛、装满头的箅子,碗、筷、盘子,好几道菜,色香味俱全的样子,每个人落座,惠玲和秦伊人给人盛粥,倒是稀疏平常的小米粥,老一点的人就喜欢这个,因为小米粥比大米粥有营养。

    顾苍坐在老太太右边,再往右依次是露露、二哈、秦伊人、吴立国、惠玲、时红要,组成一个大圈子,顺便让露露和二哈也上了桌,这可比大将的待遇好多了,大将上不了桌,就窝在吴立国脚下,好在饭菜上面没有亏待,吃得很好。

    老太太虽然在,上了年纪,但并没有多少规矩,坐下来乐呵呵地说着话,然后一群人就开始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倒也没有什么“食不语”这样的讲究。

    一家人团聚,图的就是个轻松自在。

    顾苍坐在椅子上,自己的椅子跟露露的连在一块,不过这时候露露和二哈都不上他,全都在捧着盆盆奶喝着,除了盆盆奶,它们身前还摆着一个小蝶,上面放着一些干果仁,也都是能吃的东西。

    扭头看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就算时红要和秦伊人,这时候也有所变化,前者灰白的头发有些凌乱,正在惠玲的伺候下吃着菜,一边吃一边冲着惠玲点头,嘴上说着什么,似乎在拒绝,不过顾苍却能看出来他眼睛里面的轻松,不像以前那样森冷;后者更是放松,从坐下来之后就一直挂着笑,很享受眼前的环境,时不时跟老太太说些话。

    再远处,长征老头、中山装老头下棋下到了白热化阶段,小辈们叫吃饭也不吃,杀得那叫一个难解难分,骂的也是难解难分,有的家庭挺讲究,老的不吃,小的也不吃,只好在旁边陪着,最终还是重孙子辈的饿得不行了,眼瞅着要哭,俩老头才停下来,相约等会再下,慢腾腾地过去吃饭。

    中秋了。

    温度下降,凉风习习,晚饭的热气却是冲天而起,熏得每个人都热乎乎的,从胃里暖到心里,再从心里传至全身,似乎形成了某种无形防护,将凉风隔绝在外。

    片刻之后,月亮升了起来。

    十五的月亮,未臻至最饱满,却也是圆圆的,挂在天空中,月光倾泻,洒在人脸上,很是温柔……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