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靠近
    秦余生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陆小姐,我可以帮你,但是我并不是白白帮你”

    此时的陆曦哪里还能顾忌别的,他只是想早点能见到宋瑾辰,于是想也没有就开口道“你说,只要你能帮我,我能做到的我都愿意。”

    “陆小姐,我只是想知道秦亦山的下落,还请你问问宋先生,我现在所有情报都断了”

    陆曦点点头,这件事对他来说只是问问而已,并不是特别困难。

    缅甸仰光属热带季风性气候,虽处热带但无闷热感觉,平均气温27c,全年平均气温相差不到8度,半年晴朗,半年多雨,气候宜人。

    宋瑾辰站在别墅的阳台上,尉蓝的天空下,鲜花绽放,天气凉爽,轻风拂面。

    这样好的天气却掩饰不住宋瑾辰苍白的脸色,他拿着椴木坐在阳台椅子上面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椴木上面雕刻,仔细一看这是一个小吊坠,上面不是佛像,也不是什么花草树木,而是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

    阿哲站在一旁心有不忍“宋先生,你不要再雕刻了,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宋瑾辰置若罔闻,依旧拿着小刀,一刀一刀的雕刻着,时而又换着锉刀,一边修改,在拿着细砂纸一遍又一遍打磨,耐心极致,像是呵护稀世珍宝。阿哲看着雕刻成型栩栩如生的人物背影,这不是陆小姐还能是谁?

    阿哲他了一口气,站在一旁心有不忍“宋先生,你为什么不告诉陆小姐,谁都看得出来,陆小姐是爱惨了你”

    宋瑾辰正在雕刻眼睛的手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湛蓝色的天空,天空飞过一群鸽子,宋瑾辰目光变得有些深远“阿哲,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椴木雕刻吗?”

    宋瑾辰并没有回答阿哲话而是提出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阿哲有些呆愣,并没有回答。

    宋瑾辰浑然不在意,轻笑道“我想把她画下来,可是二维的画板,终究只能看到她的一面,三维的雕刻才能显得栩栩如生,看得全面。在人类还处于旧石器时代时,就出现了原始石雕、骨雕等。初入门着用椴木,软,雕刻又光滑,易造型。人人都说宋瑾辰在北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女人蜂拥而至,可惜却连最基本的都给不了对方——”

    “在爱情里面,我也不过是一个初入门者——对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自由,幸福这个词从来离我就很遥远。”

    阿哲听后也只能叹息一声。

    突然,宋瑾辰手中的刀子掉落在地上,他死死的抓住手里未完成的吊坠,呼吸变得极其困难。

    阿哲知道这是病发的前兆,当下一惊,赶紧走到屋子里面拿着镇定剂,只是刚刚一进门,便看见推门而入的陆曦,阿哲当下一惊,说话也有一些结巴“陆、陆小姐,你怎么会来这里……”

    陆曦并没有说话,看着阿哲,再看看手里的药,心一整抽痛“她在哪里?”

    阿哲抿了抿唇,并不会回答,但是余光却往阳台上面看去。

    陆曦顺着阿哲的余光看向阳台,然后忍不住小跑了过去。

    宋瑾辰在听到里面谈话的时候,就知道陆曦来了,他来了,他现在额头隐隐作痛,强烈忍受着神经压抑的疼痛,他不想在她身边表现得很脆弱。他希望她记忆里面她永远都是最好的一面。突然瞳孔的剧烈收缩,宋瑾辰疼得额头青筋跳动。陆曦一到阳台就看见宋瑾辰蹲在地上,脸色苍白,额头冒汗。

    她亦是咬住嘴唇,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突然宋瑾辰一下子滚在地上,陆曦再也忍不住上前扶着宋瑾辰“瑾辰,你怎么了?”

    宋瑾辰双手抱着头部,并没有回复陆曦的话语,她看到了吗?她终究是看到了,宋瑾辰大手一把用力推开陆曦“你滚,我不想见到你,你滚,我都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来?”

    陆曦眼泪婆娑“宋瑾辰,你以为你自己的圣人吗?按照你性格此时不是应该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一个人垫背吗?你在这里学什么劳资言情剧男主角?”

    宋瑾辰被陆曦的话堵得哑口无言,疼痛随着又传来,宋瑾辰只得大喊“阿哲,把她送出去,送回北渝,我不想见到他”

    阿哲走到阳台更是一脸为难的看着宋瑾辰又看了看陆曦“宋先生——”

    宋瑾突然抬起头,颜色凌厉的扫过阿哲“你不要忘了,你的职责,你到底终于谁”

    阿哲抿了抿唇,最终看向陆曦“陆小姐,请不要让我为难”

    陆曦死死抱住宋瑾辰的胳膊“我不走,我不要走,你到底要瞒我多久,我什么都知道,我虽然没用,但是我就是死也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独这么久——”

    宋瑾辰心里泛起一股复杂的心情,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陆曦,泪眼婆娑,哭得梨花带雨,有一刻他是真的想要伸手替她擦掉眼泪,只是手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来。

    他明明是爱,可是却总是让她掉眼泪。

    明明是想保护,却总是让她一而再再而三陷入困境。

    明明是很情深,却一直伤透他的心。

    他对她从来都是毒舍跟强势,从来不会第三种方式。

    她这是何苦,跟着自己这种没有未来的人。

    疼痛感再次透过太阳穴传来,如针尖一样密密麻麻由太阳穴一直传到脑后,然后再从脑海里出入脑海外,宋瑾辰松开双手,紧紧抱住头颅,仍旧不忘提醒阿哲“阿哲,送她走,再不送走,小心我毙了你”

    陆曦被拖到在一旁,手臂受伤生生被擦伤,她却浑然不觉得疼痛捡起地上雕刻。那是她浅浅微笑的样子,没想到自己还有这般明媚动人的时候,陆曦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看着宋瑾辰带着破釜沉舟的哭腔“我就在这里,活生生的一个大人,大还要雕刻这些没用的玩意做什么?阿哲,你快给他镇定剂”

    宋瑾辰已经有发疯的迹象,哪里还听得进陆曦的话语,双手亦是紧紧乱挥舞,力道更是大得惊人。不一会,陆曦脸色,胳膊全部被、抓伤、打伤,但是陆曦就是死死抱着宋瑾辰一点撒手的迹象都没有。膝盖关节处更是伴随着宋瑾辰拖动,直接擦掉一层皮,血珠直接透过破损的肌肤冒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