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26章 处处疑点
    郎青面色微变:“她在这里?”宁小闲若不在巴蛇身边,那么她会在哪里呢,在奇凌城吗?

    如果她在这里,那么她杀害晏聆雪的嫌疑可就大了。

    “隐流有何辩解?”

    “巴蛇不承认。”

    这答案早在郎青意料之中,他点头恭敬道:“多谢上人。”他心底明白,怀柔上人这一回替他、替西夜出面,只是出于神明对信仰之力和信众的渴求,尤其在连番恶战、消耗过剧之后。怀柔上人关心的,根本不是晏聆雪的死。

    妻子的暴毙给郎青造成的压力很大,他必须给天凌阁、给西夜,给所有西夜背后的宗派一个交代。然而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案情还是扑朔迷离。西夜宗中高手如云,到现在却连晏聆雪是自杀还是他杀这么一个最初级的判断都无法做出来。

    晏聆雪的死相根本无法和“他杀”挂起钩来,可是郎青和她同枕三百年,清楚知道亡妻决不会自寻短见。和这世上多数人比起来,她生活得有滋有味,为什么要自行了断?更何况她临死时大呼的“宁”字,当然指的是宁小闲。

    可是她想说什么?宁小闲是凶手?

    这可是一项很严重的指控,尤其宁小闲是名满天下、大慈大悲的玄天娘娘,尤其她身后还有强大的战盟,强大的撼天神君。谁打算招惹她、怀疑她、往她身上安插罪名,最好都要三思而后行。

    郎青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压力。何况他明白,人之将亡,心理、记忆、感官都会发生极其微妙的变化。有些人甚至能看到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也就是说,大脑甚至可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骗你。

    所以,就算晏聆雪要指认的是宁小闲,谁知道就在那一秒她的神志是不是仍然清醒,她的指控是不是有所偏差?

    郎青烦躁地叹了口气。

    晏聆雪出事,他第一时间就下令将整个城主府封起,外人不得进,内人不得出,并有怀柔上人施展无上神通,以确保无人可以逃逸。然后,他亲自追踪蛛丝马迹。

    首先要查到的,当然就是晏聆雪这一天下午还接见过了天凌阁的姚掌柜,商谈货品运输之事。所以月儿还未爬上中天的时候,暴怒的郎青已经差人将姚掌柜带进城主府,仔细审问。

    这一回算是姚掌柜倒了血霉,因为郎青急着查清真相,因此二话不说就给他灌了吐真剂,还动了刑来“帮”他回想。可怜胖掌柜哪里捱得起仙家的刑罚,于是将下午他和晏聆雪会面的情况反反复复说了十来遍,郎青听得任何一遍都没有自相矛盾的地方,这才基本信了。

    会面安排在绿影亭,就是因为这里四面通透,任何人都可以清晰无误看清主客行动,让暗杀者动手时没有任何掩护。而在一个多时辰中,姚掌柜和晏聆雪并没有实质性的任何接触,甚至他拿出来的账簿,晏聆雪都不敢用手去接,唯恐有心人在上面下了毒。

    诸如此类的细节还有许多,比如各个重要楼阁门上高悬的分光镜,再比如晏聆雪床头其实吊着一枚玉牌,称作镇魂令。它的作用很简单:将神魂镇压在自己身体里,使之不会在梦中到处乱跑。

    莫要小看它。这枚镇魂令甚至是郎青向怀柔人求取来的。

    普通玉石都有镇定安神的作用,何况是怀柔上人赐予的宝贝?须知一切玉石的本质,也不过是石头而已。

    郎青这样做,无非是防止有人在梦中勾走了晏聆雪的魂魄。这一招,阴九幽在德水城对宁小闲施展过,险些就夺了她和汨罗的性命在梦中丢了神魂的人,现实里就再也不能醒来。

    这也是杀人于无形的手段,任你在屋外安排多少守卫也是无用。

    话说回来,细节都做到这样谨慎了,晏聆雪到底是怎么中招的?

    这时候,西夜的仵作又递上一条新的报告,郎青一瞥之下,眉头就皱起来了。

    这上面说道,晏夫人去世之前从柜子里翻出来的那瓶祝融丹,软木瓶塞上沾了一点唾液,并有轻微咬痕。经检验,唾液和咬痕都是晏夫人的,说明她临死之前用牙去咬过瓶塞。

    这可就太奇怪了。正常人打开药瓶子都是一手持瓶,一手拔塞,再行倾倒进手心。晏聆雪直到死都是双手俱全,莫说断筋断指了,就是连层油皮都没擦破,她为什么要用牙去啃木塞啊?

    怀柔上人问他:“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郎青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他也觉得心塞。

    此时距离晏聆雪身亡已经过去了两天有余,留给他找出真相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城主府已经封闭,甚至整个奇凌城都笼罩在怀柔上人的无上神力之下,无人可以出去。

    可是郎青明白,这种高压管控的手段不能长久,尤其现在战争根本还未结束,奇凌城需要对外通联,需要往来各项重要军资。何况天凌阁的阁主已经接到消息,正往奇凌城赶来。

    郎青需要给西夜一个交代,给天凌阁主一个交代,也给天下一个交代。

    然而凭他的直觉,真相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揭发。无论凶手是宁小闲还是另有其人,只看它杀害晏聆雪的手段,就知道这人一定不好对付。

    可是城主府里的每一个人,他都细细盘查过了,身份、神魂都没有疑点。现在他更倾向于凶手杀掉晏聆雪之后趁乱逃出了城主府,毕竟这里只是西夜临时征用和改造的地方,也就给晏聆雪加建一个摘星楼,从最东头到最西头,也不过就是七百丈距离,远不如真正的驻地那般幅员辽阔。凶手的手脚要是足够利索,是很可能在防护罩支起来之前逃出去的。

    那么搜查范围一下放大到整个奇凌城,地界扩大百倍,搜索的难度可不止增加百倍。

    有一个办法,可以暂时帮助他渡过眼前的难关,然而这法子……他实不愿用。

    正在此时,怀柔上人突然咦了一声,充满了惊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