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5章延 拖延策
    白芳华自知办事不力,此时便又喏喏地道:“如今我还在等阿桑的消息,她方才说是要去寻阿梅问一问。因阿梅跟着江八娘常住在牵风园,无论地面儿还是人头,她都比我们要熟。”

    秦素的面色缓了缓,心下稍安。

    阿桑这是拿阿梅做了幌子,她一定是去找江八娘报信儿了。秦素交给江八娘的任务,就是让她盯牢杜十七的,说不定这时候江八娘已然有了对策。

    秦素此时也不急着回住处了,干脆便坐在了湖畔游廊的凳楣子上,引颈观望。

    此时,却见远处急急走来一人,看那身形,却正是之前离开的阿耀。

    秦素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阿耀一手打伞、一手提着袍子,脚下走得飞快,待行至秦素身边时,他已是满头大汗,衣裳前襟都湿了一片。

    秦素心下焦急,也不等他行礼,直接便问:“出了何事?”

    阿耀大口地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道:“回……回殿下,我方才跑去煮雪斋……瞧了,女郎们都不在里头,据守门的……小鬟说,女郎们是被通光殿的宫人叫走的,那……那宫人说,容华夫人有事请她们过去。”

    秦素一下子便站了起来,面色森寒如冰:“容华夫人请她们过去?全都请了?”

    阿耀喘着大气直点头:“是的殿下,我细问过了,江家十一娘、薛家六娘以及那个顾大娘子,还有秦家的四娘子,都被请过去了。”

    秦素的眼底深处划过了冷意。

    杜十七这是把煮雪斋的人连锅端了,为什么?

    难不成泄题之事已然传出去了?

    不,这应该不可能。

    此事才发生,且梁氏极为精明,必是早就把所有知情者都控制住了。再退一步说,就算杜十七真的知道了此事,以她的立场,她难道不应该立时就把事情宣扬出去,以折损包括江、薛二姓之内的几姓的颜面么,又何必把人请过去?

    秦素的眉心蹙得极紧,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念头,一面便问:“既是知道女郎们都不在了,为何不早些回来禀报?”

    阿耀回来得颇晚,煮雪斋也不算太远,他不应该在路上耽搁这么久。

    听得秦素所言,阿耀便摸着后脑勺道:“我之前回来过一趟的,因见殿下在天风阁议事,我怕耽误事儿,就跑到了冷香园,结果那边儿也没人。我一时没急着走,在那等了好一会儿。”

    他说到这里喘了口气,又道:“就在刚才,我瞧见冷香园里来了两个小宫人,她两个一直在议论什么‘容华夫人单留下顾家大娘子说话,待顾家大娘子真好,还要我们给顾大娘子取雨具’之类的话,然后两个人拿着雨具又离开了。我想着,既是容华夫人单留下了顾大娘子,想必另几位女郎应该都回去了,我就又去了一趟煮雪斋,可煮雪斋竟是空了,连个小鬟也不见。”

    秦素的面色越发阴沉。

    不知何故,她总觉得这事情不简单。

    “还有别的么?”沉吟了片刻后,秦素又问。

    阿耀便摇头:“没了,殿下。我一见煮雪斋没人,就赶快跑回来了。”

    秦素蹙着眉心“嗯”了一声,便挥手命他下去了,随后便陷入了沉思。

    要不要往冷香园走一趟?

    秦素的身子动了动,可是再一转念,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算她去了,杜十七也不在,问那些留门的宫人们,只怕也问不出什么来。

    这般想着,秦素心头微微一动,转首问白芳华:“你在这里等了我多久了?”

    白芳华忙恭声道:“我等了殿下约有小半个时辰了。”

    秦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中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杜十七为什么不回冷香园?还有,她怎么就能挑得中这么个极巧的时机,把煮雪斋连锅端了?莫非……

    秦素蓦地心头一跳。

    那一刻,今日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走马灯般地闪过她的眼前:

    突然被叫去天风阁……莫名出现的一张字条……泄题事件的拉锯……梁氏、陆氏与娄氏的推托争执……杜十七的诡异举动……至今仍旧空着的冷香园……

    当把所有事件通盘想过之后,秦素缓缓张开了眼睛,眸底一片冰寒。

    原来如此!

    原来,这所有的一切,皆是一局,而这一局的最终目的是:

    拖延时间。

    秦素忍不住勾唇冷笑。

    怪不得这泄题之局手法如此粗糙,且攀扯的意味又是如此之浓;怪不得那张字条儿偏就被精明缜密的梁氏发现。

    泄题事件,一定是杜十七精心谋划用来绊住秦素的拖延之策。

    杜十七早就算准了梁氏的心思,知道以梁氏之精明,定会采用最稳妥的方式来处置泄题之事,亦即是说,她会把与事件相关的人都请过去,大家一起商量对策。

    秦素,自然就在其列。

    只要晋陵公主不在前头拦着,以杜十七容华夫人的品级,她想要把煮雪斋的人怎么样,旁人根本拦不住。

    思及至此,秦素便又蹙起了眉。

    杜十七这回又是冲着谁去的?

    是秦家去还是江家?或是薛家?又或者,她是要对付与谢氏有着表亲关系的顾家?

    那煮雪斋里诸人的关系本就复杂:江家与薛家之间牵着一个假死的江三娘(丽淑仪);秦家与晋陵公主以及薛家亦有关系;还有顾倾城,她与谢氏乃至于因谢氏滑胎而暗指的四皇子之间,也是一团乱麻。

    六个人的小小院落中,竟有这许多复杂的内在勾连,简直是想一想就叫人头皮发紧。

    秦素坐在凳楣子上,只觉得从后背窜上一股股的冷气,纵然此时正值盛夏,可她却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大雨如注,湖面上碧浪翻滚,连绵的荷叶在水面上波动不息,时而有雨丝被风卷进廊下。

    秦素抬头看向天空,心底里居然生出了一丝茫然。

    杜十七到底去了哪里?她又该往何处去寻人?

    “雨大了,殿下要不要先回去?”白芳华轻声问道。

    秦素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便在这里等消息便是。阿桑也该回来了。”

    白芳华小心翼翼地觑着秦素的面色,往后退了半步,回首张望。

    雨幕浓且厚,远处的景物渐渐模糊,而大路的尽头,阿桑的身影,始终不曾出现……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