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3接触
    希尔瓦娜斯来的要比众人想象的快得多。更新快。

    这游侠将军骑着一头伊利达雷提供的魔犬,在克罗库恩的大地上急速奔驰,当然,她没忘记做伪装,一种由热砂财团研制的特殊伪装服,据说具备特殊的光学迷彩效果,穿上之后,只要不是离得特别近,在其他恶魔眼里,那就是一头毫无特点的恶魔卫士。

    呃,值得一提的是,据说他们还开发了一种多人用伪装服,需要三个人同时穿戴,可以伪装成“100%真实的深渊领主,就连基尔加丹都看不穿”…不过,这玩意最终还是被淘汰了。

    希尔瓦娜斯沿着守望者姑娘们在3号基地之外放置的特殊标识,几乎没有绕路,直直的冲入了守望者们的临时驻地里,那是被守望者的秘术笼罩的一块区域,就像是光学隐形一样,将那一块区域从恶魔眼中“挖”了出来。

    不等魔犬停下,穿着黑色猎装,背负着风行者战弓的希尔瓦娜斯就从魔犬上一跃而下,顺手将魔犬的缰绳丢给了娜莎,然后大步走向坐在篝火边的玛维,以及坐在另一侧的哈顿。

    “玛维,我来了,人在哪?”

    希尔瓦娜斯面色如常的问到,但握紧的双拳却还是代表了她忐忑的心情,正在皱着眉头吃饭的玛维指了指冥想的哈顿,就继续埋头对付那由奎尔萨拉斯精灵们制作的“水果罐头”。

    这些用特制的一次性储物水晶装起来的玩意可以长期保鲜,但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他们放了大量的糖,这让崇尚自然生活的暗夜精灵们苦不堪言,虽然每个守望者姑娘们的储物指环里都存放着很多新鲜的水果,但考虑到她们可能要在这里待小半年,所以还是一开始就适应这种贫乏的物资条件吧。

    看看周围的土地,这鬼地方贫瘠到连恶魔都待不下去,这里唯一能食用的肉类是那些野生的恶魔猎犬,不过在真正被逼到极限之前,是没有人会去吃那种看上去让人恶心的东西的。

    哈顿也刚刚享受了自己的午餐,他不吝的赞美这种“让人感觉美好”的食物,于是守望者姑娘们就把自己的那一份送给了酋长,她们宁愿吃那种类似于豆沙一样软糯的军用食物,也不愿意忍受这种糟糕的,过量甜腻的古怪味道。

    “您好…”

    希尔瓦娜斯刚刚开了个头,就发现自己并不知道眼前的破碎者叫什么名字,所以在哈顿睁开眼睛看着她的那一刻,游侠将军决定直入主题。

    “我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我听说你见过我的姐姐,奥蕾莉亚·风行者?”

    哈顿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仔细的打量着希尔瓦娜斯那张脸,倒不是因为惊艳,而是因为熟悉…是的,即便是希尔瓦娜斯不说出自己和奥蕾莉亚的关系,哈顿也能明白这一点。

    风行者家族的基因是很强大的,在玛顿的那一段时间,狄克不止一次说过,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萨除去头发颜色不一样之外,那张脸几乎有80%的相似,而奥蕾莉亚作为大姐,自然也继承了这个特点。

    哈顿沉吟了片刻,便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对放下了餐盒的玛维和希尔瓦娜斯做了个“请”的姿势,

    “那么请随我来,贵客们…去克罗库恩部落的驻地,在那里,我们有和奥蕾莉亚女士以及图拉扬大主教联系的方法。”

    “大主教?”

    希尔瓦娜斯和玛维对视了一眼,都皱起了眉头,图拉扬在失踪之前是个彻头彻尾的圣骑士,难道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牧师?

    不过尽管内心还有疑问,但众人还是飞快的召唤出了自己的坐骑,希尔瓦娜斯翻身骑上那头狰狞的魔犬,甩了甩缰绳,这头看上去恐怖,实际上对主人异常忠诚的野蛮生物就迈开了没有毛发,而是长满了厚重鳞片的四肢,快速的跟随着骑在一头暗色塔布羊上,顺着蜿蜒扭曲的山路前进的哈顿身后。

    这个营地并不会被放弃,这里距离3号基地非常近,而且非常隐蔽,是个绝好的观察地点。

    而哈顿所说的克罗库恩部落,位于克罗库恩荒野的正下方,只有通过隐藏在这些破碎的山脉当中一个隐蔽至极的入口才能进入其中,如果是守望者来搜寻,可能需要1个月的时间,才能在重重叠叠,还遍布着黑暗裂隙的山中找到这个入口。

    这就是哈顿和他的部落能够在恶魔的追捕下幸存25千年,先知并不比哈顿更伟大,而且实话说,两相比较,我倒是觉得眼前的酋长更让人尊敬一些,在绝望中守护希望,从无到有的建立一个社会,保全一个文明,他配得上“救世主”这三个字。”

    哈顿也许听到了玛维对他非常高的评价,也许没听到,总之,他以一个匀速的姿态向下深入大地,希尔瓦娜斯甚至有种最终会到达地核的感觉,但实际上并没有,10分钟之后,他们的跋涉到达了尽头,来到了一个稍有些暗淡,但显得很干燥,气温怡人的大厅中。

    大厅中空无一物,唯有一台特殊的仪器,看上去就像是某种工程学产物,那是闪耀着圣光的特殊联络仪器,据说克罗库恩部落就是通过这台联络仪,和隐藏在特殊位置里的圣光军团联系的。

    哈顿喘了口气,他毕竟老了,而且身体不如深受圣光宠爱的先知维伦那般强大,他站在那仪器之前,看了一眼玛维和希尔瓦娜斯,然后从怀里取出一枚闪耀着七彩光芒的小水晶,将其投入了那联络仪当中。

    他向后退了一步,那仪器的光芒猛然变化了起来,那是一道完全由圣光组成的传送门,希尔瓦娜斯紧张的抓住了自己腰间的刀柄,她黑色兜帽之下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光幕,下一刻,一个人影从其中走出。

    当圣光散去之后,那个人的全貌落在了旁观者的眼睛里,那是个头发灰白的中年人,他的脸上交错着数道刀疤,但那看上去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伤势了,因此看上去倒并不是特别恐怖,相反,还给这中年人带来了一股特殊的气质,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那双眼睛给人留下的印象也非常深刻,就像是蕴含着无尽的光芒,尽管在初始并不起眼,但如果只是直视的话,却就像是直入人心一样。

    但这张脸上却有一种无形的疲惫,就像是肩负着最沉重的担子一样,不能放弃,再艰难也要走下去。

    他穿着一声厚重的盔甲,金色的外壳,镶嵌着非金非玉的光带,在臂铠,手铠和腿铠上,都有恍如圣文一般的标志,而他背后背负着一把特殊的长剑,那是一把双手重剑,但却是从剑刃上断裂的断剑,但在断裂的长剑之外,凝固在一起的圣光却组成了实体,将这把剑从断裂处拼合,使其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光剑。

    “哈顿…呼唤我们有…等等,你是…希尔瓦娜斯,圣光在上,这怎么可能!!!”

    “图拉扬!我姐姐在哪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