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只决于,你 我之间
    五月,云卷云舒,风沙漫了十里阳关道。

    骊园,夏花灼灼,草木葳蕤。

    殷十六的随身丫头甜儿正拿一只发亮的紫砂壶沏上今春的新茶。

    葱白儿的手指熟练地拿着竹夹,轮流夹起几只茶盅用沸水冲烫着。

    “我总觉得鲍家的事还没完。”

    殷十六从箭壶里抽出一只白色雕翎搭在弓上,右臂贯力,弓弦“铮、铮”地作响。

    他说着,食指一松,箭似流星把几丈开外的一只瓦罐扎了个粉碎,水泄了一地。

    刘驰驰兀自看着甜儿沏茶的动作入神。

    一轮沏完,他面露浅笑,微微颔首。

    甜儿那丫头杏脸一红,赶紧规规矩矩地站到一旁。

    李默余信手拈起一盅喝下,茶汁滚烫入喉,顺着食道画了条暖线而下,随即返出一口怡人的茶香。

    “趁热喝了,别凉了好茶。”他提醒道。

    因为没人应他,殷十六有些无趣,随意又开了一弓,箭失了准头,擦着瓦罐飞过。

    “好箭!”刘驰驰鼓掌,转脸就问:“你刚才说鲍家什么?”

    殷十六把弓扔到李默余手上,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舒服得伸了下腰腿。

    “我是说我们惹到鲍家两次了,可是鲍家一点对付我们的动静都没有,你们不觉奇怪吗?”

    “这有何奇怪,人家说不定正阴谋着算计你呢,十六爷。”

    正说着,甜儿斟茶的手一个没拿稳,将壶盖儿掉到了茶盘上,茶水溅了一手。

    殷十六轻怪她道:“怎么如此不当心。”

    倒是刘驰驰关切问道:“烫着没有?”

    甜儿低眉怯道:

    “谢刘爷关心,甜儿这就去加水。”

    说着,急急忙忙跑出去了。

    刘驰驰笑道:“你家对下人也够苛薄的了。”

    殷十六奇怪道:“此话怎讲?”

    刘驰驰便道:“小小年纪嫩白的手上一手的茧子。”

    “你是说甜儿吗?”

    “又会是何人!”

    “不会吧?”殷十六一脸的不能理解,喃喃道:“我怎么没注意到?”

    李默余不理会他们的插科打诨,挺身握弓走到场中,搭箭满弓。

    撤指,箭若流星。

    随着“噹”一声,瓦罐上对穿出两个箭头大的孔,水便两分着呈水线般激淌出来。

    他这才说道:

    “鲍家和黄巢那帮盐贼勾结,这已是不争事实。他们聚天下铸匠于江都造箭,恐怕举兵之日不远了。”

    “诸位,可有兴趣去趟江都?”殷十六笑着问。

    刘驰驰接了那弓抬手搭箭,低眉凝神中,松手!

    箭风逍遥,“扑”得扎进先前默余射穿的孔里,水一下止住了!

    “止溃于源,该去会一会那帮盐贼了。”

    李默余点头,转念问道:

    “你这射术跟谁学的?”

    驰驰摸了摸后脑勺:

    “说了你们别笑话我,我也不知道。”

    ========

    弦月照在洛阳西城一片肃静的瓦楞之上,这里是西园,或许是洛阳城里最低调的宅院。

    在错落不齐的旧城巷子里,一圈青黑色砖墙的围护下,低调地蛰伏着,丝毫不彰显出一丝的权贵气。

    而这,就是王建在洛阳的宅子。

    寻常于粗街陋巷之中,它像极了王建那不显山露水的,野心。

    书房的光线只打出了王建下巴的一角,他微微抽动了下嘴部的肌肉,伸手拍了拍一只躬着的肩部。

    “你好些了吗?”

    “好些了,少爷。我不碍事,只伤了些背上的油皮。”

    说话的分明是孙管家。他大难不死,竟从火海里脱了身。

    孙管家躬着的背上或许伤得并不轻,一阵一阵的疼痛扯得他嘴角下意识地抽搐。

    “刘驰驰他逃去哪里,有他的消息吗?”

    “很大可能还在洛阳城里,我并没有得到他出城的消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并不知道具体躲在哪里?”

    “那孟小仙呢?”

    “也被他救走了。老奴该死!”孙管家躬着的身子微微抽动。

    “好了,好了。”王建略显烦躁地摇了摇手。

    他转过身,把身体融入在窗口的夜色里,暗色的锦裘一动不动。

    一会,像是终于决定了什么,他的声音低沉而确定。

    “传我命令,要城里所有的灰衣放消息出去,我要见他,单独!”

    停歇了一刻,他深叹出一口气。

    “看来,只有我出面结果他了!”

    “是,少爷!”

    孙管家退到黑暗里,??索索声中碎步离开。

    寂静里,王建的轮廓,被窗外冰凉的月光勾勒得像块坚硬的雕塑。

    ......

    =========

    骊园的中厅,殷十六神情严肃,有一个消息搅得他心烦。

    几人都在。

    殷十六抬头说道:

    “冷姑娘,你陪小仙姑娘到园子里转转,今年花开了不少。”

    小仙何等聪明,立刻意识到他们男人之间有话要谈,便主动起身招呼冷泠烟出去了。

    阿蛮依旧不吭地躬立在殷十六的身后。

    自从上次逃出湖底洞穴的经历,刘驰驰看阿蛮的眼光明显有了不同。

    在他看来,在阿蛮谦躬卑微的身体里,明明是有着一颗不卑不亢的灵魂。

    这颗灵魂在忠诚里面,尤显珍贵!

    “阿蛮刚从城里陌者那儿得到的消息,王建放出风来,他要单独见你。”

    刘驰驰没有说话。

    “这会不会是一个计策?王建想引你出去。”

    “你绝不能去!”李默余坚决地说道。

    刘驰驰摇摇头。

    “这是我和他的了断!我们之间曾有过约定:无论谁要谁死,只限我们之间,绝不借助他人之手。”

    “那你怎么说,要去吗?”殷十六问道。

    刘驰驰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这个世上,对于男人,有些约定是一定要赴的。

    “是的。”

    “小仙姑娘那儿怎么办?”殷十六又问。

    “我亲自去跟她说,你们帮我照顾好她。”

    刘驰驰环顾他们,目光里闪动着无容置疑。

    众人皆都沉默。

    ========

    月光温凉,不觉间淌在小仙脸上,像泪光鳞动。

    “决定了吗?”

    “嗯。”

    小仙不再说话,默默走于他的面前。

    将脸,完全贴在他的心上。

    “你决定了我不拦你,但你必要答应我,回来见我。”

    驰驰于无声中点头,低首才发现,胸口已被泪水湿透。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