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二章 酝酿 1/2
    见了周独夫后,周莹果然安静下来,只是刻意的回避曹冲,俏脸满是寒霜。

    曹冲也不在意,美人虽好,但比不过我一大将!

    何况……自己本来就没长好,胯下的资本,估计给她塞牙缝都不够。

    一个冬儿就够她受的了,再加上一个周莹?何苦来哉!

    “曹八,去周家庄把周姑娘的家搬过来,记住,不要叨扰百姓!”曹冲吩咐道。

    曹八应了一声,就如同鼬鼠一般,飞快的消失在众人眼中。

    “你……”周莹为之气结。“我可没答应留下来!”

    曹冲走到周独夫躺着的塌上,此时失血过多的周独夫还陷入昏迷之中,面色惨败,背上有一圈圈的绷带。

    “姑娘,此言差矣,你我两人如此关系,我哪能让你走!”

    周莹斜眼看曹冲,哼!如此关系?屁的关系,等大头伤势好后,分分钟就离开这个破地方!

    曹冲看着此番模样的周莹,哪里不知道她的想法。

    可惜,进府容易,出府难啊!曹冲有的是手法对付她。

    “文直,你就好好陪陪周姑娘吧!”曹冲拍拍周不疑的肩膀,后者直接变成了一个苦瓜脸。

    仓舒,不用这样坑人吧?

    出了宾客住的外院,曹冲一步变成两步走,回了院子里。

    曹冲卧室内,冬儿头朝墙壁,一动不动,倒像是真的睡着了。

    曹冲故意制造些声响,果然看到冬儿身体动弹了一下。

    对于古代女人来说,与贞洁同样重要的,还有你是不是管的住你的男人。

    “冬儿,为夫回来了!”

    一动不动,床上毫无声息!

    曹冲上前,摇了冬儿的肩膀,后者才不情不愿的动弹了一下。

    我去,脾气不小啊?

    曹冲一把将冬儿正过来,这时曹冲才看清面前伊人,眼睛里缀着泪水,红肿的眼睛,委屈的神态,曹冲看了心也不觉软了下去。

    “冬儿,为夫错了还不行?”

    “哼!”冬儿把头偏了过去,表示不想理他。

    “我和她真没关系!吾对天发誓!”

    这时冬儿才看向曹冲,但眼睛里满是不信。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现在还要骗人!”

    三国女子是男人的附庸,一般来说都是温柔可人,百般承受的,冬儿有这样的表现,除了生曹冲的气外,还有的就是感到耻辱。

    一个女人跑到家里来说她与丈夫有关系,这放到现代就是小三上门顶撞原配。

    关键是丈夫还站在小三那边,对于三国女子来说,这不仅仅是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更是被别人羞辱了。

    三国版抓小三可不止上演一次,在《汉律》中也是被允许的。

    后来金乡公主的丈夫何晏找小三,可是被金乡公主直接打到小三住的地方,活生生的把人打死了。

    廷尉府的人到了,审查了案情,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合汉律,此女当杀!

    冬儿是很想直接找人把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打死的,但碍于曹冲,不得不忍下一口气。

    “冬儿,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救她……”

    不得已,曹冲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说给冬儿听。

    良久。

    冬儿擦干眼泪,才把委屈的神色掩盖起来。

    “可不许骗我!”

    “骗谁也不敢骗冬儿!”

    但冬儿这时候变精了,没有因为曹冲的几句花言巧语就恢复原来的样子。

    看她的表情,眼中还是浓浓的不信任。

    “除非你把她赶走,或者……”冬儿羞涩的把头低的很下了。

    自己不惜赌上我的清白,就是为了要留下周莹,收服周独夫,怎么可能赶走她?

    “或者什么?”

    “和……和我生小孩……”要不是曹冲把头靠在冬儿耳畔,还真听不到如同蚊吟一般的声音。

    生小孩?冬儿,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想这个,我们可都是未成年人啊!

    冬儿有这样的想法,自然也不意外。

    三国的女人是男人的附庸,这个男人可能是丈夫,但更多的是儿子。

    青春短暂,世上美女无数,冬儿明白,曹冲对她的宠爱可能也就几年,或者十几年,但十几年过后呢?

    难道独守空房,甚至死在别的女人手中?

    冬儿依稀记得那些老婆子说的话,没有给丈夫诞下子嗣,丈夫都可以休了她。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若是夫君不答应冬儿,冬儿就死在夫君面前!”说着一副决绝样子,仔细看着曹冲,仿佛一句话说不好就真的去寻死。

    为什么古代女子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随便自杀真的好吗?

    “唉~好吧!”

    曹冲眼睛一转,突然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冬儿脸上满是惊喜,更多的,是娇羞,难道夫君要与我做那些羞羞人的事情……

    “过来!”曹冲对冬儿勾一勾手,然后一把环抱住冬儿,就开始品尝嘤口芬芳。

    良久。

    唇分,曹冲含情脉脉的盯着冬儿说:“亲了之后就会有小孩的!”

    嗯,没错,这样就会有小孩的!

    冬儿一惊,捂着自己的嘴,没想到这样就能怀孕,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可是夫君,妾身有些难受……”

    冬儿衣裳微解,某些部位隐约可见,面色殷红,肌肤上更像是涂了一层花红一般。

    这是动情了……

    “这是正常反应,冬儿,你要抑制住自己,只有抑制住自己了,刚才亲你才能怀孕!”

    冬儿半信半疑,强忍着身体的异样,躺在床上,不过看她的表情,是有些煎熬的。

    罪过啊!

    曹冲感觉自己简直罪孽深重,哄骗十四岁未成年少女啊!

    但如果真的让冬儿怀孕了,那就不是罪孽深重这么简单了,那是禽兽不如!

    十四岁怀孕,可不是说笑的,此时女人骨盆没有长成,生小孩的风险太大。

    曹冲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害了冬儿!

    曹冲吩咐几个婢女好好照顾冬儿,便走进重远堂。

    无论是周莹还是冬儿,曹冲都知道这只能拖一时,无法永久。

    尤其是冬儿,曹冲恨不得把那些多嘴的大妈一个个拉出去砍了,教什么不好,老是管别人的房帷之事。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不管是笼罩在许都天穹上的阴谋,还是周莹冬儿,都需要智慧来解决。

    有些东西,曹冲心里已经有腹稿,但有些,却是一无头绪。

    司马家,满宠,曹丕……

    和这些人斗智斗勇,曹冲也感觉压力山大!

    走进重远堂,草屋里面徐庶正在不断地收拾着掉落的竹简。

    曹冲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这藏书房的杰作,说实在还是自己弄的!

    “夫子,让我来!”

    徐庶今年三十五六岁,因为早年习武的原因,其实还是很壮硕的。

    徐庶摇摇头,把最后一个竹简放回原位后,走进讲台,曹冲也默默跟在后面。

    曹冲去看藏书房里面的书,尤其是自己的笔迹,徐庶感觉曹冲是真的长大了。

    而长大了,也意味着欲望也跟着大了!

    这位弟子要的,已经不再是一个玩具宝剑,而是整个天下。

    曹冲对徐庶一鞠身,跪坐在地上,一五一十的把这几天的所有细节都告知徐庶。

    徐庶徐元直,三国名士也!

    传说中他的智谋可以比肩卧龙凤雏,有这个顶级谋士在身边,曹冲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徐庶走到窗前,看着面前的柳林。

    下午时分,烈日当空,片片金辉被柳树割成一片片的光带,披散在重远堂窗外,伴着几声雀鸟之鸣,倒是平添了不少诗意。

    “文直说的不错,此为大势,不过……”

    徐庶顿了一下,走回讲台,跪坐回去。

    不同人,站在不同的高度,经历的事情不同,对一件事情的想法就不同。

    徐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曹冲很是期待他的看法。

    “何为大势?老子曰: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势,为天下势也,人力不可阻,此言文直所言不虚!”

    徐庶面无表情的看着曹冲,接着说道:“势不可逆,便不逆之!”

    曹冲眼睛一亮,脑袋像被人打了一般,醍醐灌顶。

    “夫子是说借势?”

    徐庶赞许的看着曹冲,点了点头。

    “出征之际,司空要的是鼎盛强盛,平常人会觉得平静就是强盛,无事就是强盛,但这明显是错的!”

    “兵不在多,而在精!早年袁绍四世三公,号有百万雄师,结果呢,被司空一击而胜之!何也?袁绍虽然兵多,但却不团结,手下儿子们,互相争权,没心思打仗,自然就算是十倍与司空,也必败无疑!”

    “同样,今夕之司空,与往日之袁绍,其实也一些相似,朝中大臣,多少依旧心向汉室?公子之间,又有争权夺势,此种强盛,只是浮在水面上的强盛,禁不起一块飞石击打!”

    曹冲再拜有三,有恍然大悟之色。

    原来如此,徐庶这番话,真是只切要害!

    是啊,什么叫做强,人多不算强,地广不算强,人心齐,士气汪,才是强!

    若是曹操在赤壁打仗,后方出现叛乱,那该当如何?

    周不疑想法是对的,可却没有看清整个大局,司空是要稳定,而真正的稳定却不是一味容忍,而是杀鸡儆猴!

    曹冲一阵冷笑,既然如此,那我还忍你个屁啊!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