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第二十一章 月涨白沙看秋池
    千里之外,在周朝边境的一条小路上,一条红色倩影驾马飞驰而过。

    洛红衣边骑着马,边剧烈地咳嗽着,尽管在自闭经脉后已经不会疼到无法行动,但失去了一身精妙修为的她,身体状况却不如一个寻常女子。

    “再有十里,就是绝情道了。”洛红衣拉直马绳,看着手上发皱的地图,“不知可蕴那边怎么样了......”

    前路并不安全,首先是围追堵截的周朝兵卒,目前已经严锁了各个关卡,自己显眼的红衣,定然会被注意;其次,来自翎星道的人马甚至还未见过,亦是她现在的潜在危机。

    洛红衣把长袍脱下,从包裹里拿了一件素净的布衣穿上,若不仔细看那眉眼间的凌厉之气,还真会看作普通民女。

    边境驿站。

    “这位客官,您需要点什么?”店小二热情地走到洛红衣面前帮着牵马,询问道。

    “给我来点茶水和饭食吧。”洛红衣缓缓道。

    “好嘞。”

    洛红衣找了一个紧靠窗子的角落,一坐下来便脱力靠在一旁。

    “若是按平时的水平,骑行数日都不会有疲倦,现在...”洛红衣的思考着,但这时窗外传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马蹄声。

    细细向窗外探去,只见一队剽悍的江湖汉子已经停好了马,而在其后不远,却是一位衣着华贵的公子和两位侍女一样的随从。

    店小二走上前,还未等言语,那为首的一个黑头巾的男人便对他说道:“给我们兄弟几个来间最大的包房,好酒好肉都给我们上。”

    那声音犹如响雷一般洪亮,惹得店内的顾客纷纷放筷离去。

    “客官您二楼请。”店小二虽有不悦,却也没表露,引着一行八人向楼上走去。

    这店铺的人渐渐走光,直至整个一楼大厅只余下了在角落的洛红衣一人。

    而这时,那位衣着华贵的公子和两位侍女,也将将走进店来。

    店小二依旧摆着一副笑脸,问了一句:“客官您要来点什么?”

    那位公子缓步上前,道:“看店中有无特色,够我们三人吃便可。”说罢,递给了店小二一锭银子。

    “客官,我领您上楼上包间...”店小二话未说完,那公子莞尔一笑,说道:“我们三人就不必上包房了,在大厅足以。”

    店小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不知今天的客人都是有什么问题,居然一点都不循常理。

    洛红衣打量着这两行人,心想这些人似乎都并非是善茬,于是便准备起身离去。

    这时,楼上包间的这几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洛红衣。

    自从几天前洛红衣逃出翎星道,被天下追捕时,画有她容貌的公文已经遍发各地,尤其是在这边境一带,更是出现了一群专门蹲点朝廷要犯的“赏金猎人”,而这帮汉子,正是其中的一伙,他们虽是凡人,但是似乎一点都不畏惧修行者,甚至在厮杀间还能屡屡得手。

    “大哥,您怎么了?”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子问着黑头巾的头目,问道。

    这黑头巾的男人正是周朝西北最为声名远播的赏金猎人——海远山,一年里在他手下毙杀的修行者足足有数十个之多。

    “兄弟们且慢,这在一楼吃饭的女人,我越看越觉得不妙,好像跟朝廷最近发的公文里的那个女人很像。”海远山放低了声音,对着一干人道。

    “老大,您可别打马虎眼,那可是翎星道都在追杀的钦犯,号称是最年轻的的司座——洛红衣啊。”

    “她为了避风头,没有穿平日里的红袍子,但我打包票这娘们绝对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强。”海远山边瞟着洛红衣,边说道。

    “大哥,咱平时接的都是普通修行者的活,咱凭着朝廷给的宝器还能动一动,这洛红衣上头说可是渡命大成水平的,骆驼瘦死也比马大不是。”

    海远山摆了摆手,“咱们在暗处,她在明,我先去试探试探,一有情况,你们几个马上动用灭神弩。”

    “好,那就听大哥的。”

    海远山说罢,出了包间,走下二楼这才发现,洛红衣已经要拂袖走人了。

    “这位大小姐,不知怎么称呼?”海远山叫住了洛红衣。

    洛红衣没有答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这一下,海远山几乎已经肯定了这就是洛红衣,这眉眼间的凌厉之气,确实是和传闻中的一般不二。

    但很奇怪,海远山虽然被这一眼瞪得后脊背发凉,但是一点也没觉得有从前对阵修行者的压力。

    “莫非是...她真的大伤未愈?”海远山心中犯了嘀咕,但是还没有敢妄自出手,只是一步一步地靠近洛红衣。

    洛红衣看着海远山,心中也猜出了一二,她自闭经脉,如果强行破去,与他交锋,恐怕便会使凌碧瞬间发作,一命呜呼。故而,也只是向后退去。

    二人都有着忌惮,但显然海远山更有底气,一挥手,已然有数支灭神弩瞄准洛红衣。

    店小二也被这场面惊呆了,赶紧躲到了后厨的帘子后面,不敢作声。

    “放!”海远山低喝一声,忙向一旁撤去。

    灭神弩果然不负其名,瞬发之箭,顷刻便至。

    这一下,洛红衣想要破除经脉阻隔,想是也来不及了。但接下来,令海远山更错愕的事情,发生了。

    这七支灭神弩的弦箭,就这么直勾勾的对着洛红衣,在她的面前一丈处,停下了,停在了半空中。

    “不要忘了,这一楼,还有人在用餐呢。”那坐在大厅一旁的年轻公子,看向海远山的方向,轻轻的用手帕擦了擦嘴,“好了,白沙。”

    那在公子身旁名唤“白沙”的侍女,松开了手,那七支箭也应声落地。

    “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海远山眉目之间难掩的一丝惧意。

    “鄙人绝情道绫寒公子,来周朝内吃一次饭,就非得要有人打搅吗?”那公子缓缓的走向海远山,“哦,我识得你,给朝廷干活的海远山,有名的赏金猎人。”

    “承蒙公子...”海远山还未说出后半句话,整个人便被这“绫寒公子”如冰窖般寒冷的气息吓了回去。

    “带着你的好兄弟离开吧,我怕我有耐心,白沙和秋池可没有耐心。”绫寒公子看了一眼海远山,又坐回了原位。

    这一下,这一行八人急忙忙呼啦啦的作四散而去。

    别人不知,但洛红衣是知道绫寒公子的名号的。绝情道建派以来的传说人物,年仅二十岁,便身负绝情道最顶尖的修为,而他自从露面以来,自己从未出过一次手,身边的两位侍女“白沙”、“秋池”便是两位摸不透底的高手,更何况绫寒公子本人?

    “洛红衣?这名字好听的紧。”绫寒公子转眼看向洛红衣

    洛红衣看着绫寒公子,眉眼间有疑问,更有迷茫。

    “你来周朝边境,自然不是单单为了逃避追杀吧,”绫寒公子抿了一口茶,“我们绝情道想必能有什么帮助你的地方吧。”

    “阁下眼光不凡,我的确是受了可蕴之言,才来绝情道求药的。”洛红衣向绫寒公子一拱手。

    “哦?求药倒不打紧,你认识徐可蕴,却是一件大事。”绫寒公子脸上生了淡淡笑意,缓缓道,“秋池,本公子有些乏了,送这位姑娘回山门,我先在这里歇息一阵。”

    “是,公子。”那名为“秋池”的侍女走向洛红衣,一指门外,“红衣姐姐,请吧。”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