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十三 你卷是叫小五吧?
    “你去哪儿了。”

    开门声响起,依旧伫立于窗前的石丹回了回头,确定来人身份后重新转了回去。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狄家小姐今天怕是依然出不了门。”说谎对于林朗来说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根本无需思索:“所以估摸着也不会有什么事儿,我就随便逛了逛。”

    “哦。”声音听上去仍然有些无力,但小姑娘的精神状态明显还是要比起林朗出门前要好上不少:“你早上都和他说什么了?感觉一上午他都垂头丧气的。”

    “没说什么啊。就是简单的和他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就一些时政问题交换一下看法和意见罢了。”说话间,林朗已经走到了石丹身侧。不着痕迹的瞄了瞄对方,小姑娘终于有了些红润的面色让他安心不少:“可能他觉得当代领导人的执政风格不太适合自己,所以对前途有些担忧迷茫吧。”

    “你要是再敢跟我满嘴跑火车,姑奶奶就掐死你。”没好气的赏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石丹懒得和他斗嘴:“没能说服他?”

    “嗯,他不会放弃的。”当一向软弱的沈公文选择直视自己双眼的那一刻起,林朗就知道在对方这里已经没有转圜余地了。因为这样的眼神他见过太多:“按你在梦境中所见,从狄家小姐嫁入高家,再到这酸秀才自杀殉情,中间相隔了差不多有三年。如果你并不打算插手这一段姻缘,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打算在这里住到他将作死真正付诸行动?”

    “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姑奶奶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陪他耗。”知道林朗话有所指,石丹再次警告他。转过脸,小姑娘面上说不出的严肃正经:“我们的任务是想办法斩断他与狄家小姐之间的孽缘,绝对不可以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我说的是‘绝对’和‘任何’,听明白了吗?”

    “好、好,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就是对这种眼神毫无还手之力,林朗偏过了头:“我等着你拿出解决方案,然后我去施行就好了。”

    ==================================================

    天已入夜,高府,内院。

    “小五哥,坏死了你!”

    “嘿嘿,小美人儿,你就别躲了!快、快,快把你那对儿大宝贝掏出来,哥哥都馋了一天了!”

    “哎呀,死鬼!急什么嘛?先去看看有没有别人,别再和上次似的......”

    “放心,这次我是亲眼看着那家伙回了厢房才领你来的,保证不会再有不长眼的来坏事儿了!”

    “嗯,讨厌!”

    一阵悉悉索索的宽衣解带声自草丛中响起,惊起树杈上已经入梦了的一窝雀儿。

    “呀!痛!小五哥,你轻点儿!”

    “轻不了了!哈!”

    “嗯~坏人!”

    “啊!啊!兰儿,出来了!要出来了!”

    “啊?不行!不行!这才刚进去呀?不行!”

    “啊!啊......”

    伴随着一声自高亢转为低沉的短暂叹息,名为小五的仆役究竟还是没能如佳人所愿。虽然兰儿修长白皙的双腿犹自禁锢在自己腰间,但却也挽回不了小五已然一泄如注的事实。

    “哼!你个废物!”再也不复初时的娇声细语,被吊在半空中的兰儿此时很有些气急败坏:“平日里把自个儿都吹到天上去了!结果临上马,怂啦?银样镴枪头啊?”

    “这、这也不能怪我啊?”被从男人最基本的尊严上蔑视了,小五臊的连头都抬不起来:“最近府里这么多事儿,我也很累啊!发挥失常也是正常的么......下次,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这么快就结束了!”

    “拉到吧!就这德行,你还指望有下次?”不屑的冷笑一声,兰儿已经起身为自己掩住了外露的春光:“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再来招惹老娘了!”

    “男人嘛!事业上不顺心,生活压力大,偶尔一次可以理解。”站于小五身侧,林朗一脸语重心长:“不能因为这样就老死不相往来嘛,是不是?不至于不至于!”

    “就是,我也挺不容易的!”原本正无地自容的小五仿佛一下就找到了组织。朝林朗投去感激的一瞥,腰杆子瞬间感觉硬朗了许多:“忙活一天了,晚上还得陪你,我也不是铁打的不是?”

    “哟哟哟,你还能耐上了?”原本就没得到满足,兰儿这心里头就如被猫抓挠着一般烦躁。刚刚小五认罪态度还算良好也就罢了,兰儿也说不出什么再刻薄的话儿来。可眼瞅这倒霉催的居然还和自己犟上嘴了,这股邪火怎么都按捺不住了:“你累什么呀累?老娘一天天的,忙的事儿比你少了?伺候完老爷伺候少爷,伺候完少爷伺候夫人!好不容易都完事儿了,还得来伺候你个狗奴才!”

    “嘿嘿嘿!嘴里放干净点儿!”眼见对方越说越难听,小五也一下炸了毛:“奴才说谁呢?说谁呢?你高贵?你高贵是不是啊?你这么有本事,怎么还窝在后院跟人涮马桶呢?也没见你被老爷相中了、收房里做人上人去啊?现在跟我这儿装什么如夫人?”

    “涮马桶怎么了?”不敢置信就一会儿前还死皮赖脸搂着抱着自己,就为了能趴在自己身上使力的男人转眼就恶毒成这样,短暂的愕然后瞬间显出泼辣本像:“你这狗奴才......呃!”

    后面的话终是未能再说出口。手刀精准切在了兰儿洁白脖颈上的大动脉,林朗扶住对方软到的身子,将其放至一边。

    “打!打得好!瓜婆娘!就是欠收拾!”激动的又是拍掌又是跳脚,小五对林朗的欣赏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老子忍她很久......了,咦?你是哪位?”

    “雷锋。”非常干脆利落的自报家门,藏着掖着一直都不是林朗的风格:“做好事不留名是我一贯的行事宗旨,称呼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我所追求的是那种帮助别人后得到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而不是那些虚名。”

    “可、可你已经报了。”脑子有些打结,小五有些吃不准自己这时候究竟是该以什么体位尖叫。而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让他错过了最好的示警机会:“雷、雷公子?”

    “小五啊......你是叫小五吧?”肘弯如蟒般缠住对方的咽喉,林朗看到小五小鸡啄米般点头,满意的笑了笑:“你看,圣人曾经说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刚刚给你处理了这么大一个麻烦,你是不是应该,嗯,小小的回报我一下?”

    “高正彬在哪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