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指 给你指条明路
    两位英雄在上,请受小弟刘唐一拜!花公子,武二哥,小弟找你们找的好苦啊!

    花子虚一听此人自称刘唐,再看看他那一头飘逸的红发,心里吃了一惊,心说这找上门吃霸王餐的无赖汉子,莫不是赤发鬼刘唐不成!

    “刘唐,你是赤发鬼刘唐?”

    花子虚此言一出,跪倒在地的红发恶汉听了大喜道:“小弟正是刘唐,哈哈,没想到花英雄也晓得小弟啊!”

    刘唐见花子虚喊出自己名号,还以为自己在江湖上大大有名,就连打虎双雄花子虚都听过自己,一时间喜的难以自禁!他又怎么会知道,花子虚知道他,并不是因为他有名,而是因为花子虚看过《水浒传》!

    “你说你找我们兄弟,找的好生辛苦!刘唐,我来问你,你找我们作甚?”

    刘唐闻言左右看看,贼眉鼠眼的悄声说道:“花公子,武二哥,这里不是说话处,咱们换个地方如何!”

    花子虚闻言看了看武松,见他点头,便拉起刘唐进了火锅店,找了个僻静点的单间,看看刘唐到底想干嘛!那些围观百姓,一门心思想看花子虚如何暴揍红发恶汉。不想这人比划了两下,就对花子虚和武松又跪又拜,还一起进了火锅店,所以都意兴阑珊的纷纷散去!

    “这里左近无人,说吧,你找我们兄弟,到底要做什么?”

    “花公子,武二哥,小弟这里有一桩天大的富贵,不知两位有没有兴趣?”

    刘唐此言一出,武松倒没什么,花子虚首先警觉起来,他可是知道,这赤发鬼刘唐平日里打家劫舍,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这种人别说在大宋王朝,就是放在现代社会,那也是问也不问,拉出去直接枪毙两小时,也断然不会有冤假错案的坏蛋一个!

    至于刘唐说的这桩天大的富贵,若是花子虚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便是北京大名府府尹梁中书,托青面兽杨志送给他岳父蔡京的寿礼了!

    想到这里花子虚冷冷一笑,心想好你个刘唐,你打家劫舍习惯了,难道当我们兄弟,当我们打虎双雄,也和你一样吗?为了和你划清界限,小爷说不得要吓吓你了,免得我们兄弟被你连累!

    “你说的这桩富贵,莫非指的是生辰纲?”

    花子虚此言一出,赤发鬼刘唐吓得跌倒在地,两只眼睛瞪的好似铜铃一般,看着花子虚结结巴巴的问道:“花公子,小弟还没说呢,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能掐会算吗?”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照实说,你所谓的这桩富贵,是不是北京大名府府尹相公梁中书,送给他岳父蔡京的生辰纲?”

    “是,小弟说的天大富贵,正是这生辰纲!花公子,武二哥,你们不知道,那狗官梁中书,送给他岳父的寿礼,足足装了十担,可都是金银财宝啊!这笔买卖要是做成了,咱们可就发达了,这辈子也吃用不尽啊!”

    看刘唐满脸兴奋之色,嘴里唾沫星子乱飞,眼睛里几乎都能看得见金元宝,完全是一副贪婪无度的恶棍模样!花子虚心中不由一阵厌恶,心想这tm的就是梁山好汉,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强盗!

    “刘唐,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别说十担金银珠宝,就是百担千担,我们兄弟也是不会动心的!再有我们兄弟现在身在公门,你和我们说这些事情,你觉得合适吗?”

    花子虚此言一出,武松也接口说道:“看在大家都是江湖中人的份上,刘唐,你刚才的这番话,我们兄弟就当从未听过!”

    “刘唐,以后你不管是想喝酒了,还是缺银子使唤,尽可以来找我们兄弟!但是为非作歹的事情,你还是莫要再提起了!”

    说着花子虚从袖中拿出一锭五十两的雪花纹银,递给刘唐道:“喏,这是你要的银子,就当我们兄弟送你的盘缠吧!还有刘唐,这东平府是我们兄弟的辖区,你要是肯给我们兄弟面子,就莫要在东平府作案生事!不然到时候彼此相见,恐怕面上不大好看!”

    “两位英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把我刘唐当什么人了!小弟千里迢迢而来,可是一片好意啊!咱们劫了这生辰纲,也算是替天行道啊!”

    刘唐见花子虚和武松断然拒绝,心中好不气恼,可是花子虚递过来的银子,他却毫不推辞的顺手接了!

    替天行道,这算哪门子替天行道?花子虚心中一阵气恼厌恶,想了想冷声笑道:“刘唐,你年纪比起我们兄弟只大不小,别一口一个小弟,我们兄弟可是承受不起!”

    花子虚这番话说的颇为决绝,武松听了也觉得似乎有些太过严厉。他颇为诧异的看了眼花子虚。心想花兄弟这是怎么了,他不是最喜欢结交江湖人物吗?为何今日对这赤发鬼刘唐,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呢?别的不说,毕竟这赤发鬼刘唐,千里迢迢来寻自己,再怎么说也算是心意难得!

    想到这里武松笑着打圆场道:“刘唐,我兄弟说话直,你莫往心里去!不过你年纪确实比我兄弟为大,你若是自称小弟,我们兄弟确实是承受不起的!”

    听了武松这番话,刘唐的脸色才慢慢转暖,他揣起那锭银子哈哈笑道:“武英雄说的哪里话,今天是在下不对在先,怎么会怨怪花英雄呢?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所谓达者为师,二位英雄这么大的本事,我刘唐又岂敢缺了礼数,不自称小弟呢!”

    赤发鬼刘唐虽然这么说,可是却不再自称小弟,显然是见好就收,不再和花子虚他们套近乎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人家既然不愿入伙,刘唐也不好勉强,当即便要告辞离去!

    再怎么说,这东平府也是人家的地盘,而且花子虚和武松的本事,那可比自己大多了,自己在这里多留无益!而且花子虚说的不错,他们是吃朝廷饭的公门中人,自己这么一个打家劫舍的强盗,留在东平府只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不如就此告别,他日相见才不会那么尴尬!

    见赤发鬼刘唐要告辞而去,又见他满面笑容之下,那双眼睛里,依旧有愤恨不满之色。花子虚心想这赤发鬼刘唐,人品虽然不堪,本事虽然不济,可是他江湖行走多年,自己若是就这么得罪了他,终归是有些麻烦!

    “刘唐,那桩天大富贵,你可是志在必得?”

    赤发鬼刘唐原本已经偃旗息鼓,心里正在琢磨,上哪再去找些好手,和自己一起干了这桩买卖。这会听花子虚这么说,以为他回心转意,不由得眼前一亮!

    “花英雄,你改主意了吗?”

    “嘿嘿,我们兄弟身在公门,确实不便参与此事!你若是没有帮手的话,我倒是能给你指条明路!”

    “花英雄,什么明路?还请指点迷津!”听了花子虚这话,刘唐忍不住一阵失望,不过花子虚愿意帮自己,这也算是意外之喜!

    “离此百里的郓城县东溪村,有个大财主名叫晁盖,不知你可否听过他的大名?”

    “晁盖?花英雄说的这人,可是人称托塔天王的晁盖晁保正?”

    花子虚点点头,笑着说道:“不错,正是此人!在下听说他武功超群,神武过人,平生仗义疏财,为人义薄云天,专爱结交天下好汉!你若是去投奔他,这生辰纲之事,或许有些成算!”

    听了花子虚这话,赤发鬼刘唐哈哈笑道:“多亏花公子提醒,我怎么忘了晁天王了,这桩买卖去找他是必成的!哈哈,在下多谢公子指点!”

    说到这里,刘唐看着花子虚问道:“公子可是与晁天王有旧?若是有交情的话,不如公子替在下写一封书信,也免得我瞎碰瞎撞!”

    “我与晁盖并无交情,只是闻名而已!”

    花子虚这话,刘唐似乎有些不信,可是既然花子虚这么说了,刘唐也不好再说什么。当即不在停留,朝武松和花子虚拱拱手,便起身去郓城县东溪村找晁盖,谋求自己的天大富贵!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