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3章 狄门有事(05)
    狄门有事(5)

    按着阵图所列,方童鞋一一将阵旗、阵盘布下,一道道法诀正在徐徐施展之际,噫?这厮不用回头,已是察觉到有人正在向着自己慢慢靠近。

    且来人有着一、二、三……嗯,竟然整整有着五位。

    难道说这些人也是贪图黑夜的隐密,特意前来此地校验阵法的么?亦或是……

    这厮故作不知,却是暗暗小心戒备。

    那五人在离着方向前十余丈处停下,一一散开,竟然是成扇形隐隐将自己围在了当间,至此,司马昭之心已然是昭然若揭了。

    方向前微微叹气,天可怜见,哥并不想招谁惹谁,你们却是偏偏要来招惹哥,哎,那就对不住了,你们真当哥是吃素的么?

    这厮一一将摆开的阵旗阵盘收起心说,待会儿可别不小心毁了哥的宝贝,毕竟炼制也是要花钱的啊仍不见这些人动手,这厮当即笑道:“各位,既然鬼鬼祟祟而来,却又藏头露尾、无所动作,岂是男儿所为?哎,再不发表意见,哥这可就要回了,就不陪各位继续在此数星星了哈。”

    五人原是想等这厮阵法操练到关键时刻再行动手的,眼见行迹败露,倒也并不介意,其中一人道:“方向前是吧?哼,这几天你倒是让我们好找。”

    方某人心中咯噔了一下,这么说,这五人那是专程冲自己而来的喽?这厮灵眼境早开,在五人身上一一扫过,五个人却无一人认识,不由问道:“你们认得我?”

    先前说话之人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你将身上的某样东西交出来。”

    方向前笑道:“这就奇了,你们打劫竟然还敢打到狄门里来了,真真是闻所未闻。”

    那人摇了摇头,道:“我们也不要别的,只要你身上的两块铜牌。”

    此人修为已臻洗灵期三重,且带着四名灵变后期的同伴,以此实力来对一名只是灵变期二重的小修说话,原本已算是客气了,然则,他们却是大大低估了某人真正的实力。

    如此,便是十分的悲催了。

    方向前笑道:“我记得上个月,曾经有人出价一百年元精问我买其中的一块铜牌,可惜我都没舍得卖。你们当真确定想要我的铜牌?”

    那人道:“不必嗦,交出铜牌饶你不死,否则,今晚便是你活在阳间的最后一夜。”

    方向前毫不理会,顺着自己的思路问道:“你们想要铜牌,难不成也是此间的学员?竟是在下的同窗么?”

    那人呸道:“少嗦,你到底给是不给?”

    方向前道:“啧啧啧,你这人好没礼数!便是真心想要,也不并如此无礼吧。那个……你们真的是一块也不准备让我留下?”

    那人再也不耐某人的东拉西扯,兀自恼了,一挥手道:“上,将其给我擒下!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身旁两人一跃上向,伸手就要拿人,却觉眼前白光一闪,“哎哟”一声,两颗人头已然落地。

    那是,此时方某人已是洗灵初期的修为,又是出其不意骤然出手,对付两名低阶修士,那还不跟手到擒来一般。

    “啊?”仅剩的三人自然看清楚了同伴竟是被两柄飞剑同时割去了首级,一个个惊骇莫名,妈的,不是说这小子只是灵变初期的水准么?这这这!

    原本以五人之力来对付一名灵变初期的小修,那是根本就不在话下的,不曾想,这还没开始呢,便是已然宣告了本此行动的结束,甚至人人都已然有了性命之忧!

    “走!”那领头的果然见多识广,心知此番定是踢中了铁板,当即一声招呼就想遁走,却见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已然站了一具傀儡,就其周身间或散出的威压,这厮知道,走不了了!

    果然,方向前笑道:“没有我的批准,你们走得了么?”

    那人面如死灰,转回身道:“你待怎样?”

    方向前点点头,道:“其实我也不想怎样,只想知道你们究竟都是些什么人?为何也要来贪图我的铜牌?却又是怎的就盯上我的?”

    那人想了想,这样答道:“上个月找你的资永权,还记得吧?其实,我们与他本就是一起的,怪只怪你敬酒不吃吃罚、罚……”

    话说到此,这厮猛然间醒悟,现下受人威胁的,那可正是自己三人,哪里还好意思说什么大话,当即话峰一转,道:“至于我们是何来历,自不必与你明说,你只须知晓,但凡与我们作对的,最终肯定是讨不了好去的。”

    之所以说这话,在他想来,也是为了向对方稍稍露一露己方的底,好令对方投鼠忌器,最好是就此放过自己三人。至于更多的信息,那是打死也不能说的,因为,说了以后,那简直就是比死还不如的。

    方向前笑道:“不想说是吧?信不信哥待会儿将尔等擒了来,细细拷问之下,嘿嘿,只怕你们终究还是要说的。”

    那人闻言神色微变,竟不再多说,只与另外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呛啷啷”,竟然是纷纷亮出了兵刃。

    方向前哈地一笑,道:“难不成你们还想恃强逞能、还想突围逃遁?你们也不想想,凭……”

    话音未落,那三人突然间刃锋回转,“噗噗噗”已是将自己的脖颈一一割断。

    哎呀!方向前着实吃了一惊,既为这些人的死硬惊诧,更为这些人的慷慨感叹。

    哎,难不成又是这么的无头无尾?

    ……

    平静中又过去了数日,此事却是再无下文,方向前暗暗揣测,莫非又要像上次那样,又得是等到下个月再见分晓?

    偏偏那位叫做资永权的,至今仍然踪影全无,让人无从下手。

    况且,方向前手中还需吸收消化的阵法尚多,连日来挨着教室不耻上问,收获颇丰,渐渐地已将此事丢在了脑后。

    这一日,方向前下学回屋,一口气打坐来到了后半夜,趁着夜深人静,这厮盘算着要不要再去一趟校验场操演操演。

    推开窗户透气时,屋外却是一片大雾弥漫,奇怪的是,这些个雾气只在院墙外翻腾却是丝毫也不入院。噫,这厮心中一动,一瞬间,已是想到了当初在泰明市曾经切身经历过的悬天换地阵法。

    方向前进而断定,自己目前看似还在学子馆舍,实则,如若自己所料不差的话,现在、当下、此刻,在自己的周围,应该早已再无一人!

    至少,任凭自己如何呼救,也再无一人能够出现。

    眼前的这番情境的确与当日十分的相似,然则,此阵的高明比之当日已有云泥之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