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63 你果然来了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身体在狂颤。

    “”

    思维在错乱。

    “”

    大脑在震颤。

    “”

    存在在紊乱。

    这一个刹那里,难以言喻的各种感觉如海啸一般,向着方里的全身袭来。

    那是无法用言语来进行形容的感觉。

    仿佛灵魂本身在被什么东西给吸引着,准备脱离方里的肉体,到外面去一样。

    连体温都在极速下降,似死去一般。

    这种感觉,本来应该非常的难受才对。

    可是,方里却有种不明所以的幸福感,犹如这样才能得到解脱,不由自主的想沉浸进去。

    “嗤…”

    就在精神即将沉浸在这股根本无法形容的幸福感中时,方里狠狠的咬破了舌尖,让一丝血迹从嘴角流下。

    疼痛感,顺利的让方里的精神在即将沦陷时猛然一振,终于清醒了过来。

    “这就是大圣杯的内部吗?”

    真的是太糟糕了。

    如同贞德所说的一样,这里与外界根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空间,不说是物理法则和魔术法则都在这里不通用,连时间的流速都有种似快似缓般的感觉,令得身为「人」的存在在动摇。

    如此异常的空间,要是毫无对策的直接闯进来,恐怕在一瞬间里就会被溶解掉,化作纯粹的魔力,被大圣杯给同化。

    哪怕是方里,若不是意志力极为坚强的话,刚刚就已经被不可言喻的幸福感给夺走了全部的思想,连人格都会被瓦解掉,只剩下肉体和灵魂,在这个圣杯中游荡,最终化作纯粹的魔力,被储存起来。

    “那个圣人就是在这样的地方里面待着吗?”

    而且,还是待了那么久。

    这份信念,的确值得令人惊叹。

    毕竟,不管是多么强大的人,在这样的空间里,能够维持自身的存在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而天草四郎时贞似乎还向着更中心的地方前进了,如何能够不让人惊叹?

    方里想找到天草四郎时贞的话,那就得经过与其同等的考验。

    就算做到了,能不能在天草四郎时贞完成改造圣杯的工作前找到他,那也是一个未知数。

    再怎么说,即使方里能够维持住自身的存在,在不同的时间流速下,能不能及时抵达目的地,都是一件需要解决的问题。

    “等等…”

    方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时间流速的不同吗?”

    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的同时,方里立即取出了一件道具。

    “铮…”

    些许的光辉顿时在上面散发而出,照亮了四方。

    那是一个宛若精密的装置一般的道具。

    其名为「零时迷子」。

    能够干涉时间因素的红世秘宝,久违的在方里的手中重见天日。

    “嗡…”

    在零时迷子的干涉下,周围的时间流速似乎变得多少正常一些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连涌向了方里,企图将方里的存在都给动摇的不知名潮流都缓和了下去。

    显然,零时迷子作为能够恢复存在之力的宝具,在维持方里的存在方面也多多少少起到了一些作用。

    “呼…”

    方里这才稍微吐了一口气,抬起头,环视向周围。

    周围是一个根本没有境界线的无边无际的空间,连上下左右都无法分清,令得方里的感觉都开始产生了错乱。

    方里只能坚持抵抗,振作心神,往此方空间的中心部分投去了目光。

    就在这一个瞬间,道路在方里的脚下生成。

    并且,还是无声无息的生成。

    可是,方里却完全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在这里的话,除了幸福感与疼痛感以外,看来是不能信任其余的感觉了。”

    就是这么一回事。

    置身于与外界完全不同的这个异空间里,首先必须得认识自己,对自己正置身于大圣杯之中的事实产生自觉,那才能维持住自身的存在,开始设定目标。

    而在设定目标以后,道路就会被创造出来。

    只要相信这条路能到达目的地,那这条路最终便会通往方里心中的目标。

    只是,这条路,绝对不是能够随便走下去的。

    “你是不行的…”

    “放弃吧…”

    “还是跟我们一起来吧…”

    有人在方里的耳边小声的呢喃着。

    那明明是一种毛骨悚然的体验,却让人不禁想顺着声音的指引,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可方里却对此充耳不闻。

    甚至,还有这样的想法。

    “就只是这样而已吗?”

    没错。

    只是这样而已。

    呢喃声算什么?

    在方里的灵魂中记录下来的那些声音,可比这些绝望得多了。

    那是悲鸣声。

    那是惨叫声。

    那是死亡带来的恐惧、恐怖与恐吓。

    与那些声音比起来,这些呢喃声根本就是再温柔不过的东西。

    想动摇方里的心?

    根本不可能。

    如果说,天草四郎时贞是以绝大的信念来拒绝声音的诱惑的话,那方里就是以古井无波的心态来接受这些声音。

    “想动摇我的话,至少拿出凌驾于世界末日之上的绝望来。”

    留下这样的话语,方里开始抬起步伐。

    “哒…”

    第一步落下的瞬间里,前方的道路变得扭曲,似彻底的倒转了过来一样,让人心生恐惧感。

    “哒…”

    第二步落下的瞬间里,前方的道路冒出了重重阻碍,有的铺满了荆棘,有的立起了剑山,有的出现了沼泽,有的落下了岩浆。

    但方里依旧视若无睹,只是带着平静的表情,顺着道路,始终如一的走了下去。

    不顾重重扭曲的道路带来的错乱感。

    不顾充满痛苦的阻碍带来的恐怖感。

    明明需要赶时间,方里的步伐却有条不紊,丝毫不乱。

    天草四郎时贞估计也走过这么一条道路吧?

    而面对这条道路,天草四郎时贞可能是抱着悲壮,将一路上带来的痛苦都给承受了下来。

    但方里不一样。

    荆棘被其踩平。

    剑山被其踏烂。

    沼泽被其跨越。

    岩浆被其拨开。

    前面,天草四郎时贞选择的是拒绝,方里选择的是接受。

    而现在,天草四郎时贞选择的是接受,方里选择的则是拒绝。

    在这个过程中,在其耳边回荡的呢喃声也开始改变。

    “这是我等艾因兹贝伦的希望!”

    “岂容你夺去!”

    “回去!”

    “回去!”

    那是历代的艾因兹贝伦的魔术师们留在大圣杯中的执念。

    “圣杯是我的!”

    “绝对不能给你!”

    “去死!”

    “去死!”

    那是往届的圣杯战争的失败者们留在大圣杯中的疯狂。

    而方里依旧对这些声音视若无睹,只是一味的往前走着。

    一直走。

    一直走。

    只有悬浮在头顶上的零时迷子,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结果,这条路,方里不知道走了多久。

    那或许是一秒,也或许是一年、十年、百年乃至千千万万年。

    直到某一刻里,前方才出现了亮光。

    “你果然来了啊…”

    一个声音,传入了方里的耳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