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七十是六章 果真是你?
    “嘭!”

    重重的摔在地上,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不虚等人立刻上前,将其围在了中间。

    柳如絮飘然而下,也站到了坑边,苏航走了过来,抖了抖手指,这招许久不用,却还真是简单又实用。

    坑里,那人捂着屁股惨呼不止,后门已然飙血,众人不禁心中恶寒,苏航这是什么手段啊,怎么这么猥琐,专找人软处下手,这有谁能扛得住?

    难怪苏航要让女士回避,原来是因为这个。

    不过,苏航真能将人给薅过来,这倒真是让人意外,只是,这个人,会是他们要的人么?

    “看看,是他么?”苏航朝着坑里努了努嘴巴,对着弥陀道。

    弥陀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有几分的忐忑的猫了猫腰,想要看清楚那人的面容,但是那人趴在坑里,根本没有给他正脸。

    “可是释天师弟?”弥陀问道。

    那人惨叫不绝,哪里还有余力答他的话,只是自顾自的叫喊着,那声音简直可以说是悲惨到了极点。

    “啊啊啊,卑鄙,卑鄙,何方鼠辈,竟敢暗算于我?”

    那人一边惨叫,一边痛骂。

    弥陀听在耳里,整个人都懵了,直接跳下坑里,一把抓住那人的肩膀给扔了上来。

    又被摔了一下,那人只被摔得如死狗一样,众人都看清了此人的面容,纷纷容颜大变。

    “啊?释天师弟,真的是你?”弥陀看着此人,虽然早有准备,但同样整个人都呆住了。

    众人将那人围在中间,就好像在动物园里看猴子一样,他们之中大多都曾经与邪佛释天打过照面,自然是认得这人。

    那人好不容易缓过几分气来,抬头便看到弥陀等人,短暂的愣神之后,眸中顿时带上了几分意外和惊惧。

    “你们,怎么可能?”忍着剧痛,那人猛的往后退了退,下意识的就想逃跑。

    然而,既然已经来了,哪里还能跑得掉,且不说苏航随时都可以将他杀回来,这里可还有柳如絮这尊大高手在。

    柳如絮一个闪身,便出现在那人身前,一脚又将其踹了回来。

    苏航拉出系统一扫描,此人信息便一览无遗。

    姓名:释天。

    年龄:133325岁。

    境界:10级3品。

    简介:释天,本为佛门东来佛坐下第99弟子,天妒之资,号丹圣,药圣,邪佛,血佛……,因手段毒辣,惹恶业无尽,为东来佛祖赐死,后因机缘巧合而重生于修罗血海……

    看到释天的这些资料,苏航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这时候,弥陀似乎难掩激动的情绪,指着地上被破了功的释天,“你,你怎么还活着?”

    那人见逃之不掉,抬头望向弥陀,也不知是疼还是恨,“师兄,见到我,你不该高兴么?”

    “你……”弥陀一滞。

    “混账,就是你害了我师父,纳命来。”蚕丛忍之不住,仇人当前,自然是要杀之后快,当下袖中窜出一柄长剑,直接往释天射去。

    “铛……”

    蚕丛乃是剑修,一剑之威惊天动地,然而,没等他杀到,却有一人拦在近前,挥手之间将他那一剑格挡了开去。

    正是弥陀。

    “弥陀大师,你这是何意?”蚕丛错愕,心中气急,但修养极好的他,也不好和前辈翻脸。

    弥陀双手合十,对着众人作了个揖,“我佛慈悲,诸位,事情尚未弄清楚,就妄开杀戒,恐怕不好,和尚看来,还是先问问清楚再说不迟。”

    众人本是皱眉,但听了弥陀这话,也都淡定了几分,弥陀说的不错,事情没有完全搞清楚,就这么杀了,那唐敖的死岂不是成了一桩迷案?

    站在弥陀的立场上,释天说到底也和他有同门之谊,就算事情真是他做的,那也得说个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时候,苏航对着弥陀摆了摆手,弥陀会意,让了开去,他知道苏航肯定不会像这几人那般的冲动。

    “邪佛释天?”

    苏航盯着释天看了半天,似乎要把这个红发人给看出个千穿万眼来。

    释天抬头看着苏航,咬牙狠道,“刚刚就是你,就是你伤的我?”

    苏航淡然一笑,“没错,就是区区在下。”

    “卑鄙,无耻,龌龊。”完全没有想到苏航会如此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承认,释天几乎怒得吐血。

    “大胆,敢对主人无礼,找死不成?”柳如絮怒喝了一声。

    释天扭头看向柳如絮,眸中明显带着几分惊惧,都是上古的存在,怎么可能不认识柳如絮这尊凶神。

    “天妖娘娘?”释天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天妖娘娘何时认了主人,成了奴婢了?”

    “找死!”柳如絮难掩杀意,一只手直接捏在那人的头顶上,似是想一爪将其捏爆。

    堂堂天妖娘娘,上古至尊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嘲讽。

    “住手。”

    苏航呵斥了一声,柳如絮这才堪堪的忍了下来,但她那一脸的杀意,明显是将释天给镇住了。

    苏航面色冰寒的看着释天,“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得有半字虚言,否则,刚才的手段,我不介意在你身上多施展几次,而且,我还有更多的花样。”

    释天闻言,坐在地上,后门不禁一紧,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别说是释天,就算是旁边不虚等人,此刻也是有些不寒而栗。

    “唐敖可是你杀的?”苏航也不管他,直接问道。

    “不是。”释天顿了一下,十分干脆的开口否认。

    “放屁!”

    “胡说!”

    “不是你还能是谁?”

    眠狂在旁边喝骂,蚕丛更是怒火汹汹,其他人也差不到哪里去,就目前而言,释天的嫌疑最大,完全就是疑凶的不二人选。

    “是他自己贪心,怎么能够怪我。”释天却是冷哼一声,“我已经告诫过他,血魔丹药力霸道,非人力能够压制,可他不听,非说他是不死之身,无惧……”

    “你胡说八道,分明是你存心不良。”蚕丛喝骂道。

    不虚道,“释天,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就算唐敖贪心,你也绝不会有好心,说,你为何找上唐敖,可有人指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