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白五十五章 白蟒真人与月桂仙
    “善哉……善哉!月桂老友,还记得天台山上老友否?”任松扭头看去,却见觉明老和尚笑呵呵的从后面的街道走了过来。昏迷的众人之中,以觉明尊者的修为最高,同样是神魂受损,却最先清醒了过来。

    随即起身正察看四周情形,不料老和尚刚迈了一步,便进入这梦境之中,他已看出是弟子赵金秀的梦中,当即熟门熟路的过来想要将其唤醒。谁知走了没多远,就碰到了任松他们。

    眼见那怂货形势不妙,觉明尊者急忙走了出来,他与月桂仙早就相识,又同在王九疯麾下共事,只一眼便认出了这妖仙的身份。反倒是因为其转过一世容颜大变,对面的月桂仙却没认出他是谁。

    此时听到他的话说月桂仙先是一楞,盯着老和尚上下打量了一番疑惑道:“你是白蟒真人?”随即又摇头道:“不对,他……他三六年就身死道消啦!怎么会……”说到这又盯着老和尚打量了一阵突然大悟道:“是了,你是他的转世!”

    那白蟒真人渡劫身死,月桂仙也曾亲见,断无可能复活,偏这老僧的身上却有几分与那蟒仙相似之处,她借慧眼仔细观之,终于明白了这老僧的真实身份。

    “想不到你转世之后,居然还进了佛门!你……你……如今又怎么成了神道?”那妖仙本来有些感叹,不过很快发现老和尚一身香火愿力,有些奇怪的问道,看着他的眼神颇为古怪。

    “阿弥陀佛,说起来却是一言难尽!等有了闲暇,再与道友慢慢细言……”老和尚淡然一笑,随口说道:“只是老友,还望看在往日的情份,可否先收了你那幻神迷心的魔道法门,将我和任施主以及其它无辜之人全都放离圣水寺么?”

    对面的月桂仙闻言一楞,一脸漠然的摇头道:“道友弄错了,我可没修过什么魔道法门!”

    “嗯?”觉明尊者听她这么说,顿时一楞。

    “呵呵,大师!我舅爷爷可能弄错了。”一旁倒地的任松突然插话道,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等退到老和尚身后,才又说道:“确实没修行魔道功法,却是在炼那魔门顶阶的法宝幻梦唯心伞,就在外面那大鼎里面!”

    “什么?善哉!善哉!”举目看向月桂仙,脸上虽然依旧满脸笑容,心中却更加厌恶。说起来他前世就对这月桂仙印象不佳,如今则更加坏了。

    当年四大妖仙闻名洛中,当年齐聚王九疯麾下之下,这月桂仙就极冷僻,原本与其它三位相处的就不融洽。

    其实原本也怪不得她,其余三位皆属鳞虫,性情自然投契。而那月桂仙本是树精,清静惯了,再加上又化身女子,自然不愿与他们三个凑到一处。

    可在白蟒真人的眼中看来,就觉得这树妖不过仗着九疯真人的宠爱,甚是不待见自己。他本是蟒蛇成精,论功德自是比不上娘胎带就食素的月桂仙,论出身又比不过遮天龙王和金蛟道人天生龙种,原本就有些自卑,不过那龙王和金蛟同属鳞类,对其颇照顾,唯有这树精,对自己呼来喝去,盛气凌人……

    当年的感观已经不好,现今更加恶劣,老和尚摇头长叹道:“老友还记得当年我们跟随王真人去剿除金蛟道友的亲兄弟毒龙道人之事么?”

    对面的月桂仙自这老和尚出现便有些楞怔,此时听他开口,似乎才从回忆中惊醒过来。看着他神情忸怩道:“想不到,你还记得当年那事?”

    “呵呵,贫僧如何能够忘记,当年女施主也是这般,明明是你出手斩杀了已经自愿归顺的毒龙,最后却将过错全都推在了我的头上,让老衲受尽不白之冤,想不到如今的老毛病依旧不改,还是这般的诸多狡狯之词。”觉明尊者说到最后,又是一声长叹。

    此言一出,对面的月桂仙顿时脸色苍白,神情似乎惊讶之极,看着老和尚嘴张了几张,欲言又止最后苦笑道:“原来,你并非自愿相助……却是我想多了!”

    “唉!”却听她一声长叹,接着说道:“怪不得你转世之后,会出家当和尚……我还真是蠢,一直以来,都觉的这世上除了你之外,再没有人似那般宠我、容我、助我。我……我!”说到这里她的眼中已尽是泪水,最后复又笑道:“如今想来,我可真傻!怪不得几次去天台山,你都避而不见!”

    “阿弥……陀佛!道友……你……你说什么?”这下,轮到老和尚吃惊了,他盯着月桂仙瞧了半晌,最终声音干涩的叹道:“你……又何必出言相戏!”

    “是啊,是啊!我最爱戏弄你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拖着你一起,而且还处处欺负你,就算炼个法宝,也要打你身上白鳞的主意,怪不得如此恨我……”原本还泪流满面的月桂仙突然又破啼为笑,看起来如同疯了一般。却见她手中的树枝一挥,拳头大的白色花朵已挂满那枝杈。

    “是不是很漂亮?”一脸忧伤的女子盯着老和尚问道。离的较近的任松看的清楚,那花瓣儿全是白色的蛇鳞……

    “不是神通吗?怎么又成法宝啦!”旁边的怂货有些奇怪的道。谁知眼前一花,那鳞片组成的花朵再次化作白色的桂花。月桂仙的声音再次传来:“本来不是我的东西,可叹我硬要瞎折腾,先是强行炼化作本命法宝,最后又化作本命神通,好几次都险些损坏自己的树身,也要强迫它长在体内……”

    说到这,那妖仙突然灿然一笑,转身来到那已化作青衣文士的龙妖身边,扭头再次看着老和尚道:“谢谢你……解开了我的心结。如今想来真是可笑,你遭劫身死,我居然还以夫礼葬之,还一心想着为你守节……”

    月桂仙说着,抬头看着身边的青衫文士笑道:“如今我总算可以放下了,青萍,从今日起,我桂月宁便是你的妻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