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五十五章章 往事已矣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百劫道人才声音干涩的道:“怎...怎么会...!”

    就如同仙门是飞升仙界的路途一样,鬼门也有类似的功能。不同的是,仙门是将人引往仙界,而鬼门,则是将冥界的厉鬼们放回人间。

    此外,鬼门的出现还意味着一件更重要的事——十二万年一次的大清洗,即将展开。

    仙门开,福缘至;鬼门开,厄难来。

    鬼门的出现代表着人界的黑暗即将再次降临,仙扫人,冥收鬼,人界不论生灵还是死灵,所有的修士都会成为屠戮的目标,修为越高越是如此。凡人虽然不会被可以针对,但如此剧烈的碰撞中,凡人脆弱的生命与草芥无疑,苟生还是惨死只能听天由命。

    可是...

    “不应该啊!”

    顽山的声音略显尖锐,脸色铁青的道:“距上次祸乱这才过去多久,大衍立过满打满算也不过万年有余。就算他们不被天道所承认,可他们的国运也不该如此之短,你不是曾经说过,据你推算大衍的国运至少还有三万年吗,怎么鬼门现在就开了呢!”

    “我怎么知道!”道士也有些烦躁。

    原本十中八

    九的《天衍命术》最近频频失利,算不出谁动了自己的残魂,也算不出谁对紫鸢动了手脚,如今连鬼门这件事都出了岔子,他心中也渐生焦躁。

    他能感觉出这些事的背后都有人在捣鬼,而且这些人很可能还是一个,可是他算不出那人是谁,就连线索也是模模糊糊的一丝半点,留给他追查的时间并不多了。

    “那鬼族跟大衍合作,究竟在图谋什么?”百劫道人问道。

    “鬼族不想死。”

    深吸了口气,道士沉声道:“每次鬼门洞开,冥界的恶鬼们都会奴役整个鬼域。与仙界不同,冥界在利用完鬼域的鬼修们之后,会毫不留情的将他们作为口粮全部吞噬掉,只有极个别的鬼修被某位鬼圣看中,才会侥幸一命被鬼圣一同带往冥界。这些鬼修虽然已经死了,但毕竟还有自己的灵智,自然不想再死一次。恰巧这时大衍找到他们,双方这才约定了共伐太虚宫,事成之后大衍会敞开国门,从十五郡中分出两郡作为鬼族的栖身之所,而封家同样不想族人白白流血,所以也同意了这个约定。”

    “封家背叛了亘古的誓言了吗?”南宫燕突然开口。

    在场的除了李初一以外,其他人对她口中的亘古誓言或多或少都有了解,闻言均是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誓言如山,不可轻易;誓言如海,不可轻挪。

    宫家和封家是有誓言的约束,可时间毕竟过去太久了,久到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个誓言是在什么时候约定下的,古籍上只留下了“亘古”二字任凭后人揣摩。

    时至今日,这个誓言还有没有效,还有多少效用,甚至这个誓言究竟存不存在,很多人也不敢肯定了。

    封家的人会有这种异心并不奇怪,虽然有自古传承的圣物镇族护佑着他们不会在人界的黑暗中湮灭,可是夹在生死一线的他们同时面对鬼族和各个生灵种族的来袭,他们是没有家破人亡,却也每次都元气大伤,不知多少族人命丧黄泉。

    看着不敢相信的南宫燕,道士叹了口气轻声道:“其实,封家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封家传承的祖器,似乎出了问题。”

    南宫燕瞬间瞪大了眼睛,半天才猛吸一口凉气。

    两家的历史都极为久远,似乎崛起的时间也是同一时期的。不知祖上得了什么机缘,两家各有一件镇族的圣物流传下来,论品级与天虚宫的虚天镜不分上下,三者各擅胜场无法说孰优孰劣。

    可有一点,却是极少有人知道的。其实宫家和封家的祖器同出一源,根本就是一件,二者相合才是最完整的形态,只是不知被什么人因何缘故分成了两部分,分由两家各自保管。

    同时,两家的祖训中也有秘令明言,两家的圣物绝不可重合一体,哪怕天塌下来,哪怕两家血脉灭绝,两件圣物也不能重归为一,否则会有不可想象的大厄临头。

    关于秘令的事情,两家中知道的人极少。南宫燕也是在小时候无意中听她的父亲提起过一次,并且事后屡次嘱咐她绝不可对人言。

    对此,南宫燕是很理解的。毕竟有些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一旦知道了,总会有些偏执的人想要去尝试一番,哪怕明知是死,也要看看那种厄难究竟是什么。

    比如宫紫鹃就是如此,南宫燕不止一次的设想过,如果宫紫鹃还活着的话,以她旺盛到偏执的好奇心,她极有可能会想尽办法将祖器从祠堂中请出来,拉拢着同样唯恐天下不乱的冯子涵一起再将封家的祖器请出来,二者合一看看究竟是个什么结果。

    如今乍闻封家祖器出了问题,她第一反应就是自家的祖器是不是也出了问题。急着将此事禀告给家族的她顿时升起了马上离开太虚宫的念头,可看到冷若冰霜的紫鸢,她又犹豫了下来。

    “紫鹃...紫鸢姐,我准备启程返回宫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紫鸢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她,眼神似乎在说她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心里泛酸,南宫燕苦笑摇头,也不强求,深深看了她一眼道:“如果你改变了主意,欢迎随时来宫家一叙,我相信家里有很多人会很盼望你的到来。”

    “宫家我们会去的,等我忙完了手边的事,我就带着她一起去你们宫家和封家看看。”紫鸢没有答话,道士抢先开口。

    南宫燕大喜,赶忙盈盈一福道:“多谢前辈,宫家届时必扫榻相迎。”

    道士好笑的道:“扫榻?呵呵,你们家的老东西们知道了我要来,不关门拒客就不错了,还扫榻?呵呵呵呵~~!”

    南宫燕皱眉,咬了咬嘴唇轻声问道:“敢问前辈名讳?我宫家虽然封闭,但也不是不知礼数的莽人,尤其是前辈这种高人更不会如此,莫非前辈与我家祖上有怨?”

    “我倒是无所谓,可你们宫家的老家伙们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不解的南宫燕,道士抿嘴一笑,神秘兮兮的道:“你回去告诉那些老家伙们,就说我李在天要来了便可。”

    李在天...吗?

    记忆里好像没有哪位高人叫这个名字,看来是某个隐世的大能了。

    点点头,南宫燕恭声道:“前辈放心,前辈的话晚辈一定带到!”

    说完又朝百劫三人行了个礼,复杂的看了眼紫鸢,她转身向殿外走去。

    “等等!”

    一声呼唤,脚步戛然而止。

    南宫燕猛然转身,惊喜的看着紫鸢。

    她改变主意了?

    可看清紫鸢的脸色后,她又瞬间失望下来。紫鸢的脸上没有半点随她离开的样子,叹了口气,她挂起微笑:“紫鸢姐,有什么事吗?”

    犹豫了一下,紫鸢轻声问道:“那个叫冯子涵的,最后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问出这么一句,冯子涵这个人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只是个仅仅知道名字的符号,本可不必在意,按着她冷淡的性情更是不会去在意。可不知怎么的,她今天就是很想知道这个人的结果,也许是受了那个故事的影响,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她就是很想知道。

    以为她回忆起了什么,南宫燕的眼中顿时神采绽放,可旋即又黯淡了下去,俏脸一片惨然。

    “迎亲队随着朝阳如期而至,可到了宫家子涵哥才知道紫鹃姐已香消玉殒,乍闻噩耗的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趁着旁人不备,他...他殉情了。”

    李初一能看出紫鸢的脸更白了一点,他赶忙握住了紫鸢的手,却又发现那只冰冷纤细的素手竟然有些颤抖。

    给李初一递了个放心的眼神,紫鸢疑惑的看了看自己隐隐颤抖的双手,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

    使劲闭了下眼睛打消这些杂乱的念头,她用一如既往的冷淡声音说道:“哦,这样啊,那他的遗体埋在哪儿了?是跟你那个姐姐合葬了吗?”

    “没有。”

    摇摇头,南宫燕叹了口气道:“紫鹃姐突遭横祸,子涵哥也殉情而亡,封家的人认为是紫鹃姐害死了子涵哥,而宫家的人则认为是子涵哥扰了紫鹃姐的情丝才会让她遭此灾厄,宫家和封家的关系因此降到了冰点。但有一点两家的观点是一致的,那就是紫鹃姐和子涵哥的死,都是违背了祖训而遭到的报应。所以子涵哥和紫鹃姐并没有葬在一起,而是被两家各自埋在了自己的祖祠堂里,并且由各自的高手超度亡魂封禁尸身,确保两人不会化为怨魂厉鬼这才葬下。所以初见你时我才......”

    没有说完,南宫燕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不论如何,紫鹃姐,能再次见到你,真好!”

    “是紫鸢。”

    执着的紫鸢纠正道,只是声音,却没有之前那般冷硬了。

    “行,你喜欢就好。那么紫鸢姐,今日暂且别过,我先行一步回家等你,你可要早点来哦!”

    说完摆摆手,迈着轻松的脚步,南宫燕走出了太虚殿。

    待她的人影消失在门口,紫鸢的眼神骤然一涣,变得有些茫然。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虽然已经平息,可颤抖的感觉还未完全消散。脸上虽然很平静,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淡漠模样,可她的心里早已乱作一团。

    我是谁?

    我真的是他们口中的宫紫鹃?

    可为何他们说的事情我一点都记不起来?

    明明没有一点印象,可听到冯子涵的结局,我的心会发颤呢?

    我到底是谁?

    迷茫中,她的手上忽然多出了一只肉乎乎的小手,转头一瞧见李初一满眼担心的望着她,紫鸢眼神一清,嘴角划出一抹微笑。

    她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个很蠢的问题。

    自己以前是谁很重要吗?

    往事已矣,无须执着,她只要知道自己现在是谁便好了。

    我叫紫鸢,是李初一的姐姐,是五个小鬼的大姐头。

    知道这些,便足够了。

    不是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