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五章 牵扯左右
    完颜照看了看周围,加上自己仅存四人生还,三头雪狮兽都只剩下一地残尸,而自己已经是受伤最轻的那个,多亏是最后一瞬临机应变。

    “我的想法诸位都明白了,如今去留不阻,但要是想跟我一同上九龙岭的,就必须听我号令!”完颜照环顾众人说道。

    赤月君冷笑道:“我双脚已残,就劳烦完颜掌门搭救则个了。”

    另外两名道友也是伤势累累,此刻最需调养伤势,否则如此状况,在北荒广漠中行走也是非常凶险的,只得跟随完颜照一同前往九龙岭。

    幸好飞神橇还没完全损毁,遭此一击,绝大多数雷火之威都袭向飞神橇上之人,勉强御器还能够沿地飞驰。完颜照缓缓施法,强压着伤势痛楚,小心翼翼来到九龙岭边缘,顿时寒毛竖立,感应到山林之中有数百双带着敌意的眼神紧盯着自己。

    完颜照心下黯然,别说己方众人遭受惨烈之击,就算完好无损来到九龙岭深处,也难免会受到各方枪炮围攻,其中再夹杂修行人法术暗袭,一样死伤惨重。

    停下飞神橇,完颜照提声喝道:“我乃兽王谷掌门完颜照,方才亲历道友妙法玄通,照甘拜下风!如今胜负已定,我等不与再起杀伐争斗。眼下有一件要事,涉及道友与数千劳工性命安危,还请道友现身一会!”

    即便腑脏受伤,完颜照体魄生机依旧强悍,喝声如雷,回荡山林之间,震得枝叶摇晃。

    咸瑜身处钟山洞府,此刻正在涵养神气,雷火天击之威果真震慑胆魄,仅存之人就算未死,也不敢与自己正面抗衡了,一击换取形势逆转,这才是步虚仙音运用之妙。

    “让他们上来吧,劳烦李二哥带路。”咸瑜传音说道。

    山林幽深中一阵摩挲声响,一片林木垒石自行移转开来,显然是布下了机关法阵,障碍移开之后,现出后方十余条人影,为首一名汉子昂扬挺拔,身上穿戴都是经过祭炼的护身软胄、内嵌甲片,手里斜捧着枪械,腰间挂着一根非金非木的短棍,元神感应中电光交织。

    “这哪里是什么劳工?北道盟招募兵士都没这般气度!”完颜照浓眉不住挑动,心中暗骂北道盟疏忽大意。

    其实这是完颜照的误会了,不过也是咸瑜刻意为之。以李二哥为首的一批精锐,都是咸瑜刻意挑选出来,身强力壮、习练武艺,配备咸瑜亲手祭炼的武器甲胄,再加以训练各种战技,能不能打放一边,看着倒是挺能唬人的。可要是指望九龙岭中的劳工都有这等气度,那也是异想天开了,咸瑜自己也没有这么多精力。

    李二哥一队人手护着完颜照等人上山,另外还有担架带着赤月君,一路来到钟山洞府外,咸瑜就在洞门外正襟危坐,雷火云纹铳高悬在头顶上飘动,电光闪灭如同一片雷云隐隐蓄势,气势逼人。

    “瑜首,人带来了。”李二哥说道。

    “劳烦李二哥了,你们先下去,由我来与这几位道友单独谈话。”咸瑜抬眼摆手,李二哥一队转眼间不见人影,足见令行禁止。

    钟山洞府之外就剩下五人,咸瑜抬手一摄,远方一泓泉流线溯而至,山间裁竹为杯,泉流入竹杯,自成甘露。

    “山野清苦,难寻玉醴,就以此清泉竹露待客,还望几位道友不要见怪。”咸瑜淡然一句,捧起自己面前的竹杯一饮而尽。

    完颜照几人面面相觑,眼前之人修为深浅一时难测,但看上去并非纠缠恩怨之辈,只得顺从地主之意,品尝竹露。

    竹露清淡,无非山中清泉甘冽,算不上什么补益神气的修行妙品,单纯是作为待客礼数,等众人心中疑虑渐定之后,咸瑜才开口说道:

    “在下咸瑜,山野散人。几位道友此番攻袭九龙岭,在下为护周全,不得已遥隔山外施法而击,几位道友既未退离,在下也不会再施杀伐彼此都是修行悟道之人,有什么事不能明心见性、非要诉诸杀伐?”

    赤月君抢先问道:“咸瑜道友,我见你一身雪青鹤氅,冒昧请教一句,道友与云海仙宗有何关联?”

    果然又是这个问题,咸瑜心中苦笑,自从与茯苓剑侣一战,咸瑜伪装尽破。在九龙岭中跟劳工往来,根本不必在意衣着如何,反正雪青鹤氅不染污秽,倒省得费心清洁了。倒是这件衣裳在修行同道看来,未免“刺眼”。

    “是又如何,不是又待如何?”咸瑜反问道。

    完颜照几人此刻早已没了之前意气,赤月君也笑不出来了,只得言道:“若道友是云海仙宗高足,只要应承一声,刚才一切就算我们莽撞冒犯,有什么后果都算我们自己头上。”

    完颜照听见这话也明白过来,赶紧普通跪倒在咸瑜面前:“是完颜照冒犯仙宗高人,此番攻山之举,实乃迫不得已!完颜照愿率兽王谷门人奉云海仙宗为上宗,只求仙宗高人能救我徒性命!”

    咸瑜面不改色,心中念头接连闪过,他不得不赞叹师门声威远扬,自己还没多说什么,对方就跪下磕头,如果自己真是仰慕仙宗气度而穿的一身雪青鹤氅,亲见此景说不定真会飘飘然了。

    “道友且慢!”咸瑜抬手阻止完颜照跪拜,“我未曾言自己是云海仙宗出身,至于道友弟子性命,为何又与在下有所牵连?你们可别忘了,是你们攻山在先,在下允许道友进山,就是为问清来龙去脉。现在是该无端牵扯左右的时候吗?”

    说到后面,咸瑜语气已带呵斥之意,心中都在腹诽这完颜照,没头没脑地说起他的徒弟干嘛?就算咸瑜自认云海仙宗门人,也对兽王谷无所亏欠,凭什么就要出手救他的徒弟?他们到底有没有搞清眼下状况?要是换做门中脾气大一点的,早就当场将完颜照等人拍成肉泥了。

    赤月君伸手扯了扯完颜照的衣袖,低声提醒道:“完颜掌门,先说那件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