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63章 再制(一更)
    诸葛玉清沉声道:“若再有人来,咱们要共同对敌,不能留手!”

    “这是自然!”易青松哼道:“只要有人来,咱们一致对外,绝不容再出意外!”

    神魔草已然被两人所刮分,再有旁人则便是敌人,不能再被抢走,否则到头一场空,宗主的算计也成了一场空。

    至于说神魔草能够两人分食,为何不与邬元思一块儿分,却是宗主所叮嘱的,邬元思已然太过厉害,隐隐成了青年第一高手,若再吃下神魔草,那再无人能制。

    他也觉得有理,虽然邬元思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却不想被拉下太多,只要吃过了神魔草,便能追得上邬元思,可邬元思若得了神魔草,他永远追不上,成为了青年第一人。

    他野心勃勃,也想成就天下第一。

    “没问题!”诸葛玉清沉声道。

    他随后发了一个毒誓,与易青松对半分神魔草,而且有敌人来共同御敌,绝无二心,否则天魔噬心,永世沉沦,不得解脱。

    听他发下这般毒誓,易青松也跟着发了一个毒誓。

    两人都松一口气,撤去了掌力,各自站在一棵树梢上。

    诸葛玉清道:“大梦宗只来了你一个?”

    易青松轻颌首:“机缘只有一个。”

    “唉……”诸葛玉清摇头:“没想到是你,还以为是程宗主。”

    他原本以为能算到神魔草的只有大梦宗,而这般机缘怎能不留给自己,身为宗主,程远一定是毫不犹豫的自己亲自上。

    他已经留了后手,准备关键时候暗算一下程远,可没想到程远竟然没来,只来了这么一个青年弟子,却也不敢轻视。

    程远有推衍天机之能,他所看中的、选中的弟子岂能是平凡之辈?前途一定远大,未来不可限量。

    但到了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一味退让,对与这青年平分神魔草已经足矣。

    两人暂且息了暗算对方之念,毕竟两人并不冲突,一个年纪大只为了延命,一个年轻,为了登上更高一层,成为青年第一高手。

    随着时间流逝,暮色上涌,四野沉沉,倦鸟归林。

    衣袂飘飞声再响,速度奇快。

    两人脸色微变,对视一眼,各自飘开,隐于树下的草丛中。

    却见一个暗金色脸庞的老者飘然而至,身穿绿袍,脸上仿佛涂了金粉,双眼开阖间精芒慑人。

    他目光一扫山谷,山谷仿佛骤然一亮般。

    “哼,两个家伙藏头露尾!”绿袍老者冷笑一声,摇摇头道:“你们能藏到何时?”

    躲在草丛中的易青松暗自叫苦。

    他们两个都有宝物在身,能够隐匿形迹气息,再加上运功收敛,即使修为更胜他们一筹的也发现不了,而这暗金脸庞老者却一扫便感应到,一身修为远胜他们。

    “嘿,还不出来?”绿袍老者摇头失笑道:“你们这点儿伎俩纯粹是自取死路,你们若再不出来,莫怪老夫辣手先解决掉你们!”

    易青松与诸葛玉清自然不会出来,说不定是诈他们的。

    “嗤!”绿袍老者一甩手,一道光芒射向易青松。

    “砰!”闷响声中,易青松所在的草丛炸开,露出了他的身形。

    易青松跃到树梢上冷冷瞪向绿袍老者,沉声道:“你是何人?”

    “老夫白光庭!”绿袍老者缓缓道:“你是何人?年纪轻轻能来这里,凭的一定不是自己的本事,是前辈或者宗门所至,……大梦宗弟子?”

    “正是。”易青松沉声道。

    他越发对自己的身份自豪,底气十足。

    一报上大梦宗弟子,旁人便不敢妄动,因为大梦宗的独特本事,但凡杀大梦宗弟子绝对逃不掉,所以没人敢随意杀大梦宗弟子,对大梦宗弟子都忌惮。

    “哼,怪不得!”白光庭皱眉道:“你年纪轻轻却被派过来,难不成老夫推算有误?”

    他又扭头瞪向另一边草丛,哼道:“出来吧,别丢人现眼!”

    诸葛玉清脸色沉肃的飘身出来,皱眉看着白光庭。

    “诸葛玉清?”白光庭冷笑:“果然有你!……哪里都有你!”

    诸葛玉清皱眉缓缓说道:“咱们彼此彼此!白光庭,你也想来分一杯羹?”

    “你说呢!”白光庭道:“看来你们两个是联手了。”

    “不错,你识趣的还是早早退下。”诸葛玉清露出笑意:“你来晚了一步,下次还是早些吧!”

    两人是老冤家对头,这白光庭的修为虽深,但天机推衍却差了自己一筹,但很多时候这一筹只是时间的早晚,他会抢前一步。

    两人交过数次手,他都没能讨好,都是仗着宝物脱身,现在这白光庭阴魂不散,又打扰自己的奇遇,当真可恨,他心思电转,决定要给白光庭一个重重的教训。

    “只要宰了你就好。”白光庭露出一抹笑容。

    他修为更深,根本不惧诸葛玉清,这一次的神魔草关系重大,自己无论如何要得到,纵使是与大梦宗为敌也顾不得了。

    他蓦然一闪出现在诸葛玉清身前,一掌拍下,掌心如涂了金粉。

    “砰!”诸葛玉清与他对一掌,踉跄后退两步,差点儿摔下树梢。

    “熔金掌更进了一层!”诸葛玉清脸色难看。

    “哈哈,你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白光庭大笑两声,再次一闪拍向诸葛玉清胸口。

    诸葛玉清迎击,有些缩手缩脚。

    白光庭的熔金掌掌力奇异,歹毒异常,唯有至阴至柔的内力才能抵挡,可惜自己所修炼的内力刚柔并济,化解不掉熔金掌力。

    如今白光庭熔金掌更进一层,越发精纯而歹毒,他对了数掌便觉得周身如沸腾,再这般下去,自己怕是真要死在他掌下。

    “嗤!”易青松的剑尖刺向白光庭掌心。

    “小子大胆!”白光庭喝一声,掌力陡然一亮,随即“叮”的清鸣声中,易青松的长剑脱手。

    易青松这才发觉对方修为竟如此深厚,自己差得太远,出手自取其辱。

    “咱们两个夹击!”诸葛玉清喝道。

    “砰砰砰……”白光庭身法如电,却在眨眼功夫把两人都打倒,然后封了两人的穴道。

    “姓白的,你倒是好心!”诸葛玉清哼道:“怎不杀我?”

    “杀你做甚。”白光庭道:“以前是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得奇遇,这一次嘛,要你眼睁睁看着我得到神魔草,哈哈……”

    他得意的大笑。

    易青松阴沉的瞪着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