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章四十五章 勾 引
    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丽妃。

    原来这就是丽妃。

    她听她那庶妹说过,她那庶妹一直很关心这些,她那庶妹提了好几次,她一向不解杜妙妙为什么这么关心。

    用她庶妹的话来说,丽妃才是真正的宠妃,在江美人之前,非常得宠,丽妃出自将军府,是镇国将军的嫡亲妹妹,和皇帝青梅竹马,选秀进宫,就得了皇宠,一直盛宠不断,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被冷落。

    但镇国将军和皇帝从小一起长大,丽妃在后宫仍然是没人敢惹的人物。

    据说丽妃丽质天生。

    美艳妖娆,杜妙妙却说丽妃骄傲跋扈,目中无人,恃宠而娇,在后宫横行无忌,得罪了太多人,把皇帝的情份磨没了,杜妙妙一向有很多想法,比如说皇帝心中有丽妃,只是丽妃太过,皇帝情份淡了,让皇帝禁了足。

    她不知道哪一样是真。

    她当初也不在意。

    她只知道。

    丽妃进宫前是京城第一美人,在丽妃进宫前她没有见过,也不关心,镇国将军的嫡亲妹妹不是她能比的。

    曾经她觉得丽妃无论怎么都与她无关,可是没有想到她会在宫中见到。

    看着簇拥在宫装丽人身边的宫人,看着宫装丽人骄傲的神情,还有不屑轻蔑的目光,美艳妖娆的脸,气势十足的姿态,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美艳成这样。

    只一眼她就自惭形秽。

    比她想像的还要美丽妖娆。

    只要是男人不可能不喜欢,就是她都不由恍神,就像是一团火,一团燃烧着的火,灼人而惑人。

    惊艳。

    就算不屑,目中无人,依然美得惊人。

    江美人也是美人,与之相比,却显得黯淡无光,那个男人怎么可能冷落,怎么会不喜欢,就算和那个天子有了那样的关系,她也从没想过会见到丽妃,也不愿想。

    她更不知道那个天子为什么一而再找上她。

    有这样的美人,她算什么?

    她忽然有些相信她庶妹说的话,那个男人和眼前的丽人青梅竹马,怎么会没感情,心一时又苦又涩,她想平平安安出宫,不想有人注意,可是。

    耳边是江美人的冷哼,江美人,丽妃。

    都是那个男人的宠妃。

    她却站在这里,她很想转身走,可是不能,她一个侯夫人,对方是后妃。

    丽妃为什么拦住她们?她不觉得是因为她,江美人丽妃两个宠妃之间——不是因为她那就是江美人。

    “妾给丽妃娘娘请安。”

    刚想完,江美人的声音响起。

    杜宛宛手一顿。

    她低下头,盯着地面,俯身行礼,朝着前方高高在上的丽人:“臣妇给丽妃娘娘请安,娘娘万安!”

    她敛起心中的情绪。

    江美人刚刚明明很不悦,但现在却。

    宫里的女人哪个不复杂。

    突然感觉到被扶着的手紧了紧,她往一边看,是容真。

    她心松了松。

    “哟,这不是我们江美人嘛,皇上如今最是宠爱的美人,江妹妹,可以这样叫吧,江妹妹,今儿个怎么这么有礼规矩,往常可不是这样!”

    下一秒,头顶上方,伴着骄傲的步子,丽色的宫装绮丽人闪过,高高在上不屑的娇蛮女声响起,是丽妃。

    杜宛宛眸光一闪,她眼角看向另一边的江美人。

    江美人一身粉色宫装,眼神冰冷,杜宛宛收回余光,心沉了沉,丽妃的话?

    江美人没有开口。

    杜宛宛看着地面。

    容真的手已经放开。

    想到容真。

    “怎么不说话,江美人?现在谁不知道你江美人专宠于后宫,皇上眼中只看得到你,看来你是看不起我了。”

    娇蛮的声音又起,似乎对江美人的沉默很是不满,语气嘲讽轻视,蛮横,像是不怕人听见,目光如刀。

    又像是专门找麻烦来的,看来江美人和这个丽妃……

    杜宛宛不知道江美人会怎么做。

    不知道江美人平时是怎么做的,看江美人一直得宠,显然是得了皇帝怜惜,丽妃的目光虽然不是落在她身上,她却能感受到,她有些担心,她和容真……她根本不想掺合在后宫的女人中间,不知道那个男人?

    江美人身边的宫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身边只有容真。

    丽妃身边一群的宫人,以丽妃为首。

    “妾身不敢,丽妃娘娘想多了。”

    旁边,江美人开了口。

    杜宛宛停下心中的想法,她从江美人话中听到委屈,委屈?

    “想多了?你才想多了,本宫就是看不上你,别以为你现在得宠,专宠于后宫就有什么了不起,皇上是喜欢你,那又如何,本宫可不怕你,瞧你那样子,哼。”

    丽妃语气越发蛮横了,浓浓的不屑和目中无人表露无疑。

    叫人脸红。

    杜宛宛就有点,她没料到丽妃这么直接,有些愣。

    她转头一看。

    江美人头抬了起来,一张俏脸发红。

    看得出恼了。

    “怎么恼了?本宫哪里说错了,你再怎么得宠也只是一个区区的美人,本宫想怎么就怎么,别想跟皇上告状,你有本事就让皇上升位,哪一天你升到妃了,再好跟本宫说,现在你没资格,你知道不知道本宫最不喜欢你,看你的样子,装得那么可怜干什么,本宫实话实说,哪里不对,弄得好像本宫欺负了你,本宫还以为你规矩了,想让皇上以为本宫欺负你?本宫不就欺负你,你就是用这一幅样子迷惑皇上的吧。”

    丽妃一点不在意,仍然在说。

    极力嘲讽。

    杜宛宛见江美人脸越发难看,眼中更委屈,突然不知道想到什么,别过头。

    杜宛宛心中一紧,低下头。

    容真一直没有动。

    江美人见定远侯夫人没有抬头,眸划过一抹光,依然有些冷,随后她看向前方的丽妃,最近老是找她麻烦。

    不就是失了宠,皇上现在宠着她。

    一个怨妇而已,没有脑子的蠢货,光长了一张脸,难怪失宠,原来她很是嫉妒,如今她一点也不。

    她只要等到皇上知道,皇上一定会为她做主。

    一定会更怜惜她。

    她只要装出大度又委屈的样子。

    不过这个定远侯夫人虽然没有抬头,但她狼狈的样子——

    江美人算计着。

    “丽妃娘娘,妾身从来没有。”她颤抖着声音,一脸伤心难过,咬着唇:“妾身从来没有想过,丽妃娘娘误会了。”

    杜宛宛见江美人收回视线,轻吐口气。

    而后,又心发凉。

    她已经知道江美人是什么意思。

    丽妃如此咄咄逼人,江美人却忍着委屈,任谁看到,也会怜惜。

    丽妃不知道吗?

    “又来了,别给本宫装,本宫看了就恶心,你就不能换点花样,算了,本宫懒得和你说,就你这样子,本宫永远也瞧不上,你。”

    丽妃一脸厌恶,声音也是,显然是厌恶极了。

    说完。

    她陡的对着杜宛宛,指着。

    杜宛宛正想着,整个人一正,抬起头。

    江美人她还想着接下来怎么做,见丽妃盯向杜宛宛。

    她不在乎丽妃怎么说,但丽妃若是对杜宛宛?

    跟在丽妃身边的宫人闻言,也盯向杜宛宛,杜宛宛一时感到很多目光。

    “你是谁?居然直视本宫。”丽妃指着杜宛宛,她一肚子气,这个江美人太可恨,好不容易碰上,她恨不能生吞了她,可是嬷嬷说过不能太过。

    不能再像以前便宜了江美人。

    可是就这样算了她又不愿意。

    江美人动不了,别的人还不能动?

    这个女人和江美人一起,肯定是江美人的人,一脸病弱,也不知道是谁,管它的。

    “给我掌嘴。”

    想完,她冷冷开口。

    挥手让人上前。

    跟在她身后的宫人一听,两个宫人上前,压住杜宛宛,伸手就打,动作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像是常做。

    杜宛宛根本没反应过来,待她回神,嘴上已是一痛。

    她昂起头。

    丽妃脸上都是蔑视,冷漠,她望向江美人,江美人低着头。

    江美人本来想阻止。

    但想一想,丽妃这样,皇上可是很看重定远侯,到时候一定有好戏看,这个丽妃看她怎么嚣张。

    不过样子还是要做的。

    她抬起头,惊慌的看了看杜宛宛,又看丽妃:“丽妃娘娘,你不能!”

    “本宫为何不能,给本宫使劲的打。”

    丽妃极怒,听不得江美人说。

    压着杜宛宛的宫人,更加用力。

    啪啪啪,杜宛宛头晕眼花,她本就才解了毒,她渐渐听不见声音,只有嗡嗡的耳光,江美人要动,丽妃一见挥手就是几个宫人拦住。

    容真没想到会这样,她来不及开口,正要上前,丽妃又是一挥手。

    容真脸一时白了。

    杜宛宛知道自己是替江美人挨的,她渐渐感觉嘴中有血,眼前也更晕。

    *

    御花园另一边。

    “你?”

    萧绎背负着双手,俊眉微皱,似有不悦,梭角分明的脸沉着,气势威严如山,眼如寒星。

    被总管太监拦住的少女一脸惊慌,待看清萧绎身上的龙袍,眼中都是不敢置信。

    根本不理总管太监。

    “奴婢给皇上…请安…。皇上…。奴婢给皇上请安…。”

    她跪在地上,不敢相信,失措,颤颤抖抖的说完,说完,突然微抬起头,不知道想到什么,脸嫣红,眼晴晶莹,羞涩又动人,娇媚无比。

    白xi的脖子半低,虽然年纪还小,可是很可人,脸上娇羞。

    加上身上那股子病弱。

    很是楚楚动人。

    萧绎脚动了动又停下,他细细的看着少女。

    他总觉得这样的姿态——

    “你是谁?”

    “皇上,小女是淑妃的侄女,宁嫣。”

    病弱的少女就是宁嫣,她脑中想着怎么吸引皇上,她没想到自己运气这般好,真碰上了皇上。

    她脑中满满的各种想法。

    “宁嫣?”

    萧绎又看了看这病弱的少女,淑女的侄女,他眯了眯眼,上前一步,站在少女身前。

    “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