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3 相猎宴相争
    暴雨倾盆,擂鼓般砸在大殿金顶。

    明晃晃的玉屏主位上,昭武帝嬴渊与太后并排而坐,两侧又有窦德妃、申屠贤妃与西岐淑妃相伴,衣饰明丽不可方物,俱是这帝国中最为尊贵之人。

    沈苏姀纤细的身影站在明黄帷帐边上,一脸茫然。

    “正是呢,臣妾瞧五姑娘性子甚为温婉灵慧,若能与五殿下相配自是极好。”

    静婉之声徐徐入耳,沈苏姀如何也没想到会是申屠婉,这是她相隔五年第一次见到这位申屠氏贤妃,她常年礼佛,传言对外事早已淡泊,今日却怎的为她说和?

    桃红身影忽然闪至眼前,沈琳琅笑盈盈拉住她,“妹妹高兴傻了不成?”

    沈琳琅拉着她入席,沈苏姀顺从的随她落座,心头那丝疑云如何也挥之不去,各色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艳羡嫉妒疑惑各不相同,沈琳琅甫一落座便放开她的手,靠过身来轻声一语,“七王爷同宁家交好,他们又怎会让他再和沈家联姻,妹妹……莫要辜负五皇子心意。”

    心头微震,沈苏姀陡然抬眸。

    嬴琛果然正狭眸盯着她,那眸光带着丝丝阴冷,看得人背脊生寒,她转眸一扫,申屠并没什么表情,而窦澜今日里依旧是那扎眼的端丽紫红宫装着身,此番正饶有兴味的把玩着手中茶盏,纤细的玉指与白瓷相应说不出的好看,可也正是这双手,在五年前苏阀之乱中要了皇后苏娴的命,而她,现如今却要被嫁给这个女人的儿子……

    “所以姐姐串通五皇子还让贤妃娘娘出言撮合好叫妹妹无力反抗。”

    “如此一来三殿下便非姐姐不可。”

    沈琳琅面不改色一笑,“妹妹不要忘了,你我皆是沈氏的女儿,总要出一份力的。”

    沈苏姀面色平静的坐着,权阀女儿大都有自己的使命,通常只能选择遵从,沈琳琅想要选择自己喜欢的就先将她推出去确保万无一失,倒也算是有几分性格,沈苏姀坦然的接受诸方打量,眸光一瞟,嬴琛唇角一分笑意若有若无荡起,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

    “儿臣觉得不妥!”

    骤然响起的朗然之声让满座皆是一震,沈苏姀转头看过去,嬴策一身玉白长袍姿态洒然的倚着长案,眸光正笑盈盈的看向沈苏姀,四目相对一瞬,他抬眉看向主位,“贤妃娘娘不知这位沈姑娘的厉害,看着虽是温婉娴静,马背上的功夫却分毫不差,五哥府中的美人多不胜数,俱是声声漫丽妙舞翩迁,如沈姑娘这般的,大抵不适合五哥。”

    气氛一滞,除却笑意爽朗的嬴策之外其他诸人皆是面色各异。

    沈苏姀垂眸低头,唇角却止不住牵了起来。

    五殿下嬴琛深的窦阀纵欲享奢之真经,传言其府中美人可比皇帝后宫三千,可这些也只在私下里叫人议论一二,被拿到这等台面上来说却是第一次,这嬴策啊……

    “策儿放肆,那些侍婢岂是能与五皇子正妃相比的!”

    清丽娇喝听起来甚为年轻,沈苏姀不必抬眸也知是谁,淑妃西岐影乃是嬴策生母,此番大抵是怕嬴策触怒龙颜才当先责问,一句“侍婢”便替嬴琛粉饰过去,却见她着湖绿的掐腰宫裙,面上着淡妆,衬得那张分外年轻的脸越发有少女般的妩媚,眉眼之间也带着嬴策般的清朗,便是生气蹙眉也并不叫人觉得凶,她与西岐茹乃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西岐茹雍容宽和对世事洞明,而她则要娇俏开朗的多,素闻今上对其宠爱颇多,想必亦是此缘故。

    嬴策被西岐影喝一声并不着急,只对着西岐影逗弄似地朗然一笑,西岐影果真受不得他这般,到底满是无奈的一叹,便是连陆氏都在一旁笑起来。

    嬴琛早已面色僵黑,见此更是沉着脸不言语,却见主位上的窦澜朝沈阀席位上一扫,轻笑道,“八殿下说的不错,琛儿的性子是有些风流,倒真要个外柔内刚的沈家姑娘管管她。”

    嬴策闻言复又挑眉,“五姑娘年纪尚小,只怕管之不住!”

    窦澜一语本就是以退为进,谁知嬴策接话如此之快,不由得面色骤寒。

    旁里饮茶自灼的三殿下嬴珞看嬴策一眼,无奈,“八弟莫急,德妃娘娘并未说就要五姑娘,沈家诸位姑娘皆是各个毓秀慧智,总有能与五弟相配的。”

    权力场上,富贵总不属于自作聪明之人,沈苏姀几乎能看到沈琳琅已将指甲掐进了掌心中去,即便再如何明艳的妆容亦遮不住她骤然惨白的面色,见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沈苏姀却只觉索然,情场之上,不爱的那个总是能轻而易举变得残忍。

    现在的沈琳琅,输的很惨。

    几位主子间的你来我往让在场之人看不明白,嬴珞一言落定更叫众人云里雾里,早就满头大汗的大太监全福见此连忙吩咐侍从上酒,众人愣了愣这才继续推杯换盏起来,闷雷阵阵,殿中香味交杂有些闷,沈苏姀正觉难受鼻尖却多出一抹淡淡冷香,她转头一看,一个侍从正端着壶酒经过她朝殿前走去。

    冷香似曾相识,沈苏姀心头一动。

    只见那人步伐稳当,最终停在了嬴纵身前。

    墨袍撩黑,鬼面森寒,嬴纵看了那酒壶片刻,抬手为自己斟了一杯。

    沈苏姀的目光直直落在嬴纵的手上,眼睁睁的看着他将那酒盅凑到了唇爆喉头一滚,仰头饮尽,沈苏姀猛的蹙眉,他明明对她说过……从今往后,别再朝有这香的地方去!

    她还以为这香代表着不祥之物,可他如今却……

    许是她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一旁沉着脸的嬴琛眸光一转忽然朝嬴纵举杯,“贤妃娘娘觉得沈五姑娘与本殿相配甚好,不知七弟觉得如何?”

    谁也未曾想到嬴琛会如此发问,一时间满室眸光都看了过来,嬴纵墨蓝交加的眸子微狭,周身气势似有微滞,一旁侍见状从赶忙为他斟满酒盅,嬴纵抬眸,深不可测的扫了沈苏姀一眼,鬼面下的薄唇微抿,缓缓地将那酒盅端起来,语声依旧那般低寒。

    “本王觉得……不如何!”

    ------题外话------

    这最后一句话是不是很有爱啊~!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