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9完结
    第9章

    出了酒店,向海潮招了计程车,却吩咐司机来到华西街夜市。

    下了车,她拉着温柔东看西瞧,兴奋得像个孩子。对什么都感兴趣的他尝试了好多游戏,射气球、套圈圈,而且对现场宰蛇特别感兴趣,还拉着温柔的手去摸蛇,吓得她直打他。

    温柔贪恋地看着向海潮开心的脸,决定好好把握今夜,假装两人是热恋中的情侣,这是一场两情相悦的约会。

    任由他揽在怀中,她笑得好温柔、好满足。

    逛完华西街,温柔随着他上了计程车来到远东饭店,她的心开始狂跳,窝在他的臂弯里不敢看他。

    进房间前两人都没交谈,直到他关上房门。

    温柔坐在沙发上,紧张地看着他走向自己,清楚看出他急切的欲望。

    向海潮拉起她,捧起她神色害羞的脸蛋,缓缓低下头来,印上深情一吻,然后用舌头撬开她的唇,舔舐、勾弄、嬉戏着。

    吻里的柔情让她忍不住掉下泪来。

    向海潮吻去令他心疼不已的泪珠,然后抱起她走向睡房。

    将她放在床上,他的唇再度覆上她的,一只手慢慢解开她的上衣和胸罩,然后缓缓揉捏挺立的双乳。

    “嗯……嗯……”温柔很快陷入情潮,毫不保留身体的自然反应。

    脱去碍眼的上衣,他的唇毫无阻拦地玩弄着肿胀的双峰,感觉到她的双乳比以前更饱满、更挺翘,含在口中的乳头也变得更大。

    “啊……啊……”好久没和男人在一起的身体反而更敏感,温柔感觉私处一阵湿濡,只能紧夹着双腿以免被他发现自己那么快就动情。

    向海潮当然不放过她最私密的部位,他正抬高她的娇臀,想脱下她身上的窄裙。

    温柔忽然想到什么,惊慌地抓着裙子不让他脱下。“把灯关掉……”

    向海潮不肯依她,他从未见过这副令自己疯狂的娇躯,这次定要好好观赏、品尝她的每一寸肌肤。

    用力扯下她的裙子和内裤,当光裸的娇躯映人眼帘时,向海潮愣住了。

    一条疤痕出现在下腹,由左到右大约十公分长。

    “这是……”向海潮抚着那条疤痕,双手微微颤抖。

    温柔难堪地抓着床单想盖住身体,却被向海潮阻止。

    “这是怎么来的?”他非得弄清楚状况,不准她逃避。他轻抚着伤痕,如爱抚般带着挑逗,引得温柔一阵轻颤。

    “嗯……是剖腹生产的疤……”他何必在意她身上的疤痕怎么来的?他连孩子都不想要!

    向海潮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满是心疼和愧疚。他低下头吻着她的疤痕,轻柔得好像膜拜一件稀世珍品。

    为了生下孩子,她宁愿在肚子上留下这条难看的疤痕,这样的她怎会是个无情的妈妈?

    温柔的表情本是讶异,慢慢地,斗大的泪珠滑落脸颊,其中包含着被抚慰的感动。

    感人时刻并没有太久,向海潮的唇已经等不及攻向颤动的私处,那儿的湿意丰沛不绝。

    “啊……”湿润的舌尖一碰上空虚以待的穴口,温柔忍不住轻呼出声,双腿就要并拢。

    向海潮由不得她抗拒,将一双玉腿推向她的胸口,任由他采撷红艳的花芯。

    “嗯啊……嗯啊……潮……啊……”灵巧的舌头趁她的穴口张开时探了进去,开始轻刺舔弄,激得爱液更加泛流,吟声愈发高亢。

    他的手指跟着加入挑逗,不断轻轻搔刮顶端的花核。“咿啊……咿啊……啊……不要了……不要……”

    她早已意识飘忽,只能不断摇摆娇臀,双手紧抓着他的头发。

    “啊啊啊啊……”感觉一股压力在腹部累积、爆发,她全身开始痉挛颤抖,然后由高峰顶端跌落,虚软无力。

    看着她高氵朝的神情,向海潮宠溺地吻去她的泪痕、她轻喘的唇,然后拉起她的双腿,将渴望已久的硬挺送人湿濡的幽径中。

    “嗯……痛……”温柔轻哼了一声。“轻一点……”

    感觉她的幽径宛如第一次般紧窒,好似很久没有做爱,向海潮难掩心头的狂喜。

    他趴下来抱着她,在她耳边轻问着:“有没有别人这样抱着你?”他的硬挺同时一寸一寸慢慢进人她。

    “啊……只有你……只有你啊……嗯啊……”

    向海潮再也控制不住欲念,知道他是她唯一的男人,男性雄风骄傲得愈发茁壮,挺进时更加勇猛。

    “柔柔,舒服吗?”随着快速的律动,他不忘在意她的感受。

    “啊啊……舒服……好舒服……”一波波快感压过她的理智,她毫不掩饰身体的感觉。

    向海潮紧接着问出他最在意的问题。“爱我吗?”

    温柔紧紧抱着他,被撞击得昏头的她只能发出破碎的声音。“啊……爱你……我爱你……潮……”

    听她毫不考虑地吐露爱意,向海潮差点狂泄出来。

    将头埋在她耳边,他倾注所有的爱全力冲刺。“柔柔……我的柔柔……我也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啊啊啊啊……”温柔禁不起如此狂猛的冲撞,一下子飙到高氵朝。

    而她体内的硬挺受不住幽径阵阵紧缩,也跟着狂泄而出……

    自向海潮的臂弯起身,温柔看了下时间,连忙下床想穿衣服,却被拉着不放。

    “留下来陪我……”他从身后揽住她,双手握住一双绵乳轻轻揉拧着。“我要你……”

    “不行,我该走了。”虽舍不得眷恋的怀抱,但温柔强迫自己离开。一次就够了,否则她会更难舍……

    她勉强起身,慌乱地找着自己的衣物。

    “你爱我……”向海潮跟着起身,慢条斯理地穿上自己的衣服,故意说出她在激情时的真情流露。“刚刚你说了,我听得一清二楚。”

    温柔果真停止穿衣动作,惊愕地看着向海潮。

    她完全不记得自己做爱时说了什么。想到上次吐露爱意时,他立即弃她而去,她不能再次让他瞧不起自己。

    温柔随即恢复冷静,淡淡说了一句:“女人在床上说的话怎么能信?”整装完毕的她随即走出房间,没有再看他一眼。

    向海潮望着关上的房门,独自吞下苦果。

    “温柔,向先生在贵宾包厢,他已经买下你今晚的钟点。”

    第二天一开工,大班经理便兴奋地告诉温柔。

    温柔一来就告诉他过几天会还清跟公司借的钱,到时就不来了,他断定温柔必然是找到向先生这个大金主。

    温柔只是笑笑。本以为经过昨晚的示爱,他会再度逃得远远的,没想到……

    进了包厢,温柔逞自在远离向海潮的那头坐下,不愿看他。

    “为什么还来上班?你已经有了那一千万……”向海潮有点不高兴。

    “你只买下我的一夜,以为那一千万就可以买下我的自由吗?”她这次不演戏,决定冷然相应。

    向海潮开始动怒,拉着她就要离去。“走!跟我离开这里。”他不能让她继续待下来,怕昨天那场事端会牵扯到她。

    钱塘的保镖已经探到对方的底细,是某帮派的要角。

    “放开我,你不能这么霸道……”

    “再给你一千万,今晚你要听我的!”

    两人拉扯着出了包厢,大厅里的酒客都转过头来看着他们,议论纷纷。温柔怕引起事端,只好随他走出酒店。

    出了酒店,向海潮拉着她漫无目的地在人行道上走着,一路上都没说话。

    温柔甩开他的手停下来,她没时间耗下去。“你到底想怎样?”

    向海潮回过头来看她,“我要你,不只一晚、两晚,而是一辈子……我爱你!”他的话像是承诺,一生的不离不弃。

    温柔看着他,斗大的泪珠簌簌流下,隐忍好久的情绪终于溃堤……

    “不要耍我了!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想羞辱我,看我的笑话……”她委屈地哭喊着。“求你放了我……我没什么可以给你了……求求你啊……”

    她蹲下来掩面痛哭失声,不管路人怎么看她。

    向海潮走到温柔的身边跟着蹲了下来,用双手环住她的身子,轻哄着她:“别哭,我会心疼……”她哭得他心好酸,眼眶也跟着泛红。

    温柔并不相信向海潮,摇晃着身体想挣开他的怀抱。“你不会……你不会……”

    “我会,不信你摸摸看我的心,它好痛,为你的眼泪心痛……”向海潮真的抓起温柔的手放在心脏处,慎重地吐露爱意:“柔柔,我爱你。”

    “不……你不爱我……你恨我……你只是在耍我……”她拒绝相信他的真心,以为这是他的另一项阴谋。

    “柔柔,别这样……我是真的爱你……”温柔的不信任让向海潮心痛无比,没想到他伤她之深,深到她爱恨难以分明。

    但他会用时间证明一切,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她带离这里,再慢慢和她沟通。

    “我们先上车好吗?我的司机在等着……”

    温柔被动地任由向海潮拉起,靠在他的胸膛继续哭泣。

    向海潮搂着温柔正要走向路边等候的车子,忽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就是他!”

    看到有人拿枪指着他们,温柔想也不想就挡在向海潮身前,用身体护着他。

    一声枪响,向海潮感觉怀中身体一颤,然后往下滑落,他紧抱着她,手上却碰触到温热的液体。

    “不……不要……”他的心跳几乎停止。“不……柔柔……”

    向海潮抱着温柔让她躺在地上,双手紧接着她不断出血的胸口,对着慢慢聚集的群众大吼,急得眼泪夺眶而出。

    “快叫救护车!谁帮忙叫救护车……”

    一旁已有好心的民众立即拨了电话。

    “潮……潮……”温柔皱着眉头,她的胸口好痛,眼睛几乎看不见他。“欠你的……还清了……”

    她咳了一下,鲜血从她口中流出。

    “不要……柔柔……”向海潮擦去温柔嘴角的血,却怎么也擦不完,急得他泪流不停。“不要说话……救护车马上来了……”

    “孩子……孩子……”割舍不下唯一的牵挂,温柔的泪滑落眼角。“我爱……”

    来不及说完这句话,温柔眼前一片黑暗,缓缓闭上眼睛……

    失去意识前,她听到向海潮痛彻心扉的呼唤。

    “柔柔!”

    加护病房中,温柔正和死神搏斗。

    还好子弹只是擦过心脏并卡在后背肋骨,经过紧急手术,她正在加护病房接受观察。

    向海潮一直守在病房外,透过玻璃,眼睛没离开过她苍白的脸孔,心里也没停止祷告。

    老天爷,请不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让爱我、我爱的人都离我而去,甚至没让温柔相信我爱她……如果温柔能平安,我发誓,我一定不再让她受到一丝委屈,求你一定要帮助她……

    他的头靠在玻璃上,任由泪水漫流。柔柔,你一定要撑下去!

    老天爷似乎听到了向海潮的祷告,他看到护士突然走到温柔身旁,将耳朵靠近她的头,似乎在听她说话。

    过了不久,护士走了出来。“温小姐还没清醒,不过她口中一直发出声音,好像叫着思潮……”

    海潮以为是在唤他,但听起来却不像。

    思潮?他似乎想到什么,然后流着泪对陪在身边的钱塘哺哺说着:“他叫作思潮……思念海潮……我的儿子呀……”

    这个名字包含了温柔的爱,她始终念着他……”

    “我要去带思潮来,让温柔放心!”

    向海潮交代好友守在病房外,一有什么状况立即联络,然后便离开医院。

    向海潮来到上次温柔接孩子的旧公寓,保母叶太太乍看到他吓了一跳,直到他见到儿子,才知道怎么回事。

    他们简直就像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思潮,我的孩子……”

    孩子一见到他也不怕生,任由父亲抱起,静静腻在他怀里。父子间无形的牵引令向海潮感动万分,只能紧紧抱着儿子落了。

    他隐忍痛苦说明温柔的状况,叶太太有点迟疑,最后决定和他一起来到医院。

    在车上,思潮任由父亲抱着安静地睡着了,叶太太谈起温柔近年的生活。

    “温小姐真的很辛苦,为了筹措孩子开刀的费用才会到那种地方上班,我能了解她的处境,一个女人带孩子很辛苦,何况一下子要赚那么多钱,只能到那种地方上班,不过邻居都不知道……”’

    “开刀的费用?思潮怎么了?”向海潮紧张地问着。孩子看起来好好的,只是长得稍微瘦弱。

    “温小姐没告诉你吗?”叶太太不知道两人的故事,不过看这向先生挺阔绰的,坐高级轿车还有司机,为何温柔不找他想办法?

    向海潮苦涩地摇头。

    “思潮一出生就带病,听说是心脏方面的毛病,必须在五岁之前开刀,温小姐打算带他到美国找一个儿童心脏权威,不过听说至少要准备一千万,所以她才去酒店上班……”

    向海潮的心被重重捶了一下。难怪她会在那种地方上班,难怪她会开价一千万,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孩子!

    他竟伤她到这种地步,宁愿独自承受一切,却不去找他这个有能力负担昂贵医药费的父亲……

    当他在酒店辱骂她、打她巴掌时,她的心里一定很苦……

    向海潮紧抱着孩子,完全说不出话来。

    到了加护病房,温柔原本的床位竟是空的。

    “不……不……”向海潮整个身子瘫软跌坐地上,孩子差点摔下来,还好叶太太及时抱起思潮。

    护士闻声而来,告诉他温柔已经醒了,转到可以会客的头等病房。

    匆匆赶到病房,一见到温柔虚弱的笑容,向海潮二话不说冲到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埋头痛哭,哭号的声音像个饱受委屈的孩子,一旁的钱塘和抱着孩子赶来的叶太太都吓到了。

    温柔跟着流泪,不断安抚他。“没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向海潮没有抬头,肩膀颤动得厉害。

    “好啦……”她温柔地抚着他的发,像哄个孩子。“没事了……”

    醒来后,钱塘已告诉她一切,包括向海潮当时为何推开她、他心中的悔恨,以及如何疯狂地寻她……

    她释怀了,不再伪装,因为爱已经化解了恨。

    过了好久,他终于停止哭泣,抬起头来望着挚爱的女人,哭红的眼睛满是爱意和忏悔。

    “我爱你……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也不要这样吓我……好不好?”擦去她的泪痕,他不断倾诉着爱意。“柔柔,我爱你……你能原谅我,跟我回家吗?还有我们的思潮……我会请最好的医生医治他……”

    温柔不直接回答,只是微笑问着:“你知道孩子为什么叫思潮吗?”

    向海潮不断点头。

    “不管我逃到哪里,我的心从未停止思念你,从未停止爱你……”

    两人相拥相依,眼睛看进彼此的爱意,尽在不言中……

    “嗯哼,恕我打扰一下,你们的儿子已经醒了……”

    一旁抱着孩子的钱塘出声提醒,红着眼眶露出开心的笑容。

    终于雨过天晴了,他为好友和温柔这段波折的感情有了美好结局感到欣慰。

    “妈妈!”小思潮一醒来,望着陌生的环境显得不安,看到妈妈却立即漾起可爱的笑容。

    向海潮接过孩子抱到病床边,温柔一脸慈爱地看着儿子。“思潮,谁抱你呀?”

    “爸爸!”小思潮叫得亲昵,好像和父亲熟得很。

    “思潮好棒喔!等妈妈好了,爸爸带你坐飞机,带你去迪士尼看米奇好不好?”

    “我要去迪土尼……”三岁的孩子每天都要看迪士尼卡通。

    “爸爸最爱妈妈和思潮了,那你有没有爱爸爸?”

    “爱爸爸……”

    温柔看着最爱的两个男人,笑得好幸福。

    她似乎看到了几年前那个疼爱妻女、顾家的优质男人。

    他脸上终于出现阳光般的笑容,就像姊姊描述的那般耀眼,洋溢着幸福,那么地令她心动……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