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4页
    “谢谢,晚上来家里一起吃饭吧?”尹腾文接过花,轻声对严彩说着。

    一道人影蹿了出来,在尹腾文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严彩便被拉走了。尹腾文听着邵锋碎碎念的声音,差一点就笑出了声。

    “尹腾文,你现在比早年要成熟多了,笑容也多了,是你的太太改变了你吗?对于你的太太,你们是怎样相识的呢?”记者们总是很“十三点”。

    “这,是我应得的。”尹腾文又扬起了无名指,笑得很自信。

    在经历过那么多的波折后,在他认为人生无望时,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这不是他应得的,还会是什么呢?

    市郊戒毒中心。

    修媛一身便装来到戒毒中心探视酉美,酉美在看到来人是她时,眼里有一丝痛苦。两个女人相对而坐,酉美看到了修媛无名指上那颗泪珠般的水钻,淡淡地笑了。

    “你们结婚了?”

    “嗯,月初在日本决定的。”回国后才办了手续的,修媛觉得没必要说太多。

    “哼。”酉美冷哼一声,他们别想得到她的祝福。

    “酉美,尹腾文真的爱过你呢。”修媛温柔地笑,仿若天使降临。

    “我知道。”掩住心底划过的一抹惆怅,酉美板着脸冷声道。

    “酉美,你会好起来的。”修媛真诚地握住了她的手。

    酉美站起身,这样的修媛,让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粗俗的乡野妇人。修媛真的是高贵优雅的,所以为了留下自己那些仅存的伪装残片,酉美决定离开这间探视间。

    修媛也站起身,她对着酉美娇小的背影喊着:“你说得对,一个女人的爱可以毁了一个男人,但是,我更相信,一个女人的爱,可以成就一个男人。”

    “你没有恨过他?”在通道的门前,酉美背对着修媛问道。

    “为什么要恨呢?我知道他是有心伤的,所以,我恨不起来他。他曾经拒绝别人的关心,他曾经对所有人都无法信任,但是,他靠自己的努力走出来了。你我都知道,尹腾文只要想做的事,就一定会做成的,他拥有今天的一切,全是靠他自己坚定的信念而应得的。”

    “是啊。他是个认真的人!对事业认真,对周围的朋友认真,对爱情,也很认真。”酉美背对着修媛扬起头,压下那抹哽咽,伸手触到了铁门的把手。

    “酉美,你也要早点好起来,到时我和尹的小孩就认你做干妈吧。”修媛真是天真到家了,酉美没有看到,修媛的眼里有多么诚挚的友好。

    酉美想问修媛:“你是来向我示威的吗?”但她终是没有问出口。是不是示威,与她也无关了,因为尹腾文,已经彻底地走出她的生命了。

    修媛望着酉美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她其实和尹腾文一样,希望得到酉美发自真心的祝福,还有,他们都希望,新生后的酉美,可以幸福。

    洁白的婚纱,黑色的礼服,所有新人都要穿的服装,此刻穿在修媛和尹腾文身上,却是说不出的相衬,有些人,生来就是为爱而存,眼前的两人即是如此。摄影师透过镜头望向相拥着对镜头展开笑颜的两位新人,在心里感叹着。

    “哎呀,我不要拍了,好累哦。”修媛小女儿般拉着尹腾文撒娇,完全没注意到摄影师黑了一半的脸。

    “现在撒娇没用!”尹腾文严肃起来了,“看镜头。”镜头感好的他当然知道摄影师刚刚那个镜头还没有找到最完美的角度时,这个家伙就给他乱动了起来。

    “啊,腾腾的宝宝饿了吧。”修媛一脸天真地拍着手,她得回去喂饱它们了。

    “那是腾腾的事。”尹腾文到现在还是不太喜欢“腾腾”这个名字。

    修媛扁扁唇,认命地看向摄影师,“还要摆什么动作啊?”

    “嗯,你们两个自己也想一想。”摄影师被穿着贴身礼服的修媛一看,竟红了脸。如此妩媚婀娜的女人,着实让男人动心。

    修媛转身看向尹腾文,眼里满是埋怨,“那,交给你了。”这男人昨晚拍了一夜的戏,他不累吗?

    尹腾文看着修媛百变的表情,心胸中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在膨胀着,他抬起右手轻执起修媛的下颌,修媛睁大眼不明所以地回望他,看到他眼中的深情时,整个人快要化成一摊春水了。

    尹腾文将唇印在了修媛的唇上,摄影师还在找角度时,他轻轻地在修媛地唇上昵喃出一句话:“修媛,我爱你!”

    光彩瞬间将修媛的小脸点亮,也照亮了尹腾文梦中人一般的面容,摄影师赶紧按下快门。这是多美的一刻啊,这一刻,就让它幻化成隽永,嵌入精美的相框中吧。

    修媛的右无名指轻轻勾住尹腾文左手的无名指,她巧兮地笑着,回道:“我知道。”

    灯光越来越炽,修媛侧着头看向光束,感谢神,在她最美丽的韶华时分,将他送到了她的身边。

    —本书完—

    后记

    这个故事写完以后,一直没有勇气去多看几眼,我知道,它不是我最满意的作品,因为我写的时候,完全将自己设定成了一个FANS,只是想“尹腾文”好,很好,非常好。

    上个月看了一部日剧,《鬼邻居》,好意外的,竟然在剧里看到了久违的柏原崇,明显地在变,少了当年的傲气,少了当年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变得——老了!那一刻我的激动没有我的心痛来得强烈,我不停地用电脑捕捉视频,留下他的画面一遍遍地看,看到自己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还是想多看几眼。

    故事写到尾声那一刻,是凌晨四点半左右,楼下的清洁员已经开始扫着小区里的街道了,我一个人跑到阳台望着我家窗外那盏路灯,它在忽明忽暗地闪着,像我电脑屏幕上三分钟一更换的他的照片,从年少,到现在。一个人在阳台站到五点钟,终于因为手脚发僵回到房间,天快亮了,我只能去洗脸,上妆,期待新的工作日赶拥挤的地铁上班,工作,忙碌,生活。

    我们都在成长,都在经历着快乐伤悲,我只希望有一天,再看到他时,就算面容上有了岁月的痕迹,他仍是当年那个傲气风发的男子,我如是祝福着,开始了我一天的新生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