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2  章(最终章,请期待番外)
    算算日子,袁朗有三个多月没见高城了,不知道他是不是瘦了没有,黑了没有,受伤没有。可是电话他是不敢再打了,这段时间每隔几天就以不同理由给师侦营去电话,值班战士一听他的声音就跟答录机似得回答:“对不起,营长在外驻训还没回来。”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要过多久,袁朗工作之余也会长吁短叹一番。好在年关将至,在外的部队都会陆续回来,可那时军官们又要陪战士们过年,会有时间见面吗?袁朗一个头两个大。

    成才倒是看出了袁朗的心思,但是他只是一个大头兵,也不可能把高城调回来。除了有空陪袁朗聊聊,成才也没什么好办法。

    最近A大队也在忙碌着张罗过年的事情,处处都是一片喜气,袁朗难免触景生情,索性每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工作。

    “队长,你在吗?”成才站在袁朗办公室的门口敲门,得到允许后,他走了进去。

    “有事啊?”袁朗看着他。

    “哦,我刚刚路过大门口,有个人非要见你,但是他又不说自己是谁,哨兵不让进。”成才说道。

    “谁啊?你也不认识?”袁朗脑子里搜索着可能来找他的人选,他首先想到了高城,可成才不可能不认识高城。

    成才想到了什么,凑到袁朗身边问道:“队长,不会是您以前打击过得罪犯回来报仇吧!”

    “不可能,不要命啦,找到这里来?”袁朗说着站了起来,与其在这猜,倒不如出去看看。

    袁朗在成才的陪同下快步向大门口走去,心里也在不停地琢磨到底是谁。就在转弯到大门口那条路的时候,袁朗看清了来人的样貌,他停下脚步,笑了。

    门外是正倚在一辆军用吉普上的高城,他也冲袁朗笑着,特别灿烂。

    “来了?”袁朗走到高城身边说。

    “来了!”高城点点头。两人再没说什么,袁朗领着高城向自己的宿舍走去。被遗忘的成才在原地纳闷:这俩人的语言也太简洁了吧!

    可成才不知道的是,在袁朗关上宿舍门的那一刻,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其实这次两人顺利见面,全都有归功于成才,他看着袁朗闷闷不乐,便让许三多联系了甘小宁,知道了高城回营的时间,等高城回了师侦营,又立刻给高城打电话,告诉他袁朗在队里的时间,这样两人才得以碰面,一解相思之苦。

    大年三十儿这天晚上,A大队除了探家和值班的人员,全体在食堂会餐,战士们还临时搭了台子弄了一台演出,上头要求每个中队都要出至少三个节目。为此几个中队长焦头烂额了好一阵子,都是一群糙老爷们,有几个会才艺的?

    三中队的中队长袁朗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直接把任务交给了齐桓,凭齐桓的人缘,就算啥都不会的也得给他面子。

    三十儿晚上大家一边吃年夜饭一边看演出,对吉他颇有研究的吴哲表演了今晚最有技术含量的节目:“来老A几年了,感谢大家一路的帮助与爱护。这首歌送给A大队全体,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吴哲说完恭敬的鞠了一个躬,抱着吉他开始弹唱: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 、、、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 、、、”

    吴哲唱完,便抱着吉他离开了餐厅。接下来是被齐桓找来充数的他的室友许三多表演的节目——朗诵《钢七连连歌》。

    主持人都报完幕下去半天了,许三多还在台口磨蹭,大家原本的掌声已经变成了叫声:“三多快上啊!大家都等着你呢!”“你天天给我们讲钢七连,早就想听你朗诵啦,快上。”

    尽管大家在鼓励他,但是许三多还是紧张,因为这节目是齐桓说和他一起表演许三多才答应的,但齐桓今晚临时被安排去值班,许三多一个人不敢上。

    “三呆子,我和你一起上!”成才突然出现在许三多面前,拉着他冲上了舞台。

    “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猛虎钢7连,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在成才的带领下,许三多终于开口,朗诵出这首他引以为傲的歌。而这首歌对于成才来说,却是有些惭愧的不敢面对。来老A之前,他是红三连的人,他曾经抛弃了七连,抛弃了作为一名军人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但如今,几经洗礼的成才终于真正成了才,终于可以从容的面对过去,他永远记得自己是钢七连第四千九百四十四名士兵。此刻,成才和许三多以及钢七连剩下的的四千九百九十八名士兵一起,完成了这首无曲的连歌。

    除了台上的许三多成才,还有一人对这首歌感触颇深,那就是袁朗。这首歌让他想起了高城,想起了这几年来两人一起经历的一桩桩、一件件。袁朗喝了点儿酒,思念便涌上心头。每逢佳节倍思亲,袁朗是一名特战指挥官,过年不能回家他早已习惯,但他所有的假期都会回家陪父母,弥补亲情孝和义。那同样相见难的高城呢?袁朗总觉得亏欠了他。

    吴哲抱着他的吉他上了办公楼,走到了齐桓所在的值班室,齐桓正在写材料,听见动静,他抬起头:“你怎么来了?”

    “来慰问我辛劳的战友,感谢你在除夕之夜坚持工作,保卫祖国,保卫人民。”吴哲耍起贫嘴,把齐桓一通夸。齐桓没却领情:“人家慰问都送米送面送油的,你就空着手来啊。”

    吴哲拍了拍吉他说:“怎么是空着手呢?文艺汇演送到家。”说着吴哲拨了几下琴弦,齐桓却忙堵住了耳朵:“快别!你天天在我面前练《You raise me up》,再好听的我都不想听了。”

    吴哲这回没理会齐桓,照样弹起了吉他开唱:

    “、、、 、、、

    You\\\'re still the one I run to.

    The one that I belong to.

    You\\\'re still the one I want for life.

    You\\\'re still the one that I love.

    The only one I dream of.

    You\\\'re still the one I kiss good night.

    You\\\'re still the one

    、、、 、、、”

    看见吴哲深情的为他唱歌,齐桓突然觉得自己下功夫学英语是正确的。与吴哲送给大家的歌不同,这首歌的歌词,就好像是吴哲对他的告白,让齐桓的心一直砰砰直跳。

    歌唱完了,吴哲却一动不动看着齐桓,等待他的点评。齐桓想说点什么,却发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堵,说不出话,眼角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流了出来。齐桓想掩饰,赶紧站起来背过身去看向窗外,许久才压抑着腔调说了句:“不错啊,锄头。”

    吴哲觉得齐桓有点奇怪,便走到他身边:“你怎么了?不会感动哭了吧!”吴哲当然不知道齐桓真的哭了,只是开个玩笑。所以他看见齐桓那张脸的时候着实惊了一下:印象中还没见过齐桓哭呢!

    吴哲放下吉他,专心看着齐桓。齐桓倒不好意思了,匆忙的抹掉了眼泪,对吴哲说:“不许告诉他们啊!”

    吴哲搂住齐桓的脖子,骄傲地说:“当然了,我傻呀,你为我流的眼泪,我干嘛告诉别人。”说完吴哲抱住了齐桓。齐桓却推开了他:“别这样,待会被人看见了!”

    吴哲明白齐桓的担心,很快松开他:“知道啦!后天那我就休假回家再抱。”吴哲说的家就是他们租的公寓,两人还花了一番心思布置,那就是二人的新房。

    “恩,到时候买点好菜,做点好吃的奖励你。”齐桓对自己的厨艺相当有信心,看吴哲每次都吃的肚圆,撑得哼哼唧唧就知道了。吴哲笑了,那样他就会很满足。

    齐桓看了看表,还有三分钟就12点了,便说:“留下来陪我倒计时吧!今年这么有意义,咱们得好好送走他,让明年更有意义。”吴哲皱眉:“你现在说话跟三多越来越像了,跟我在一起这么久语言还是这么空洞!”

    “我、、、、、、”

    “你什么你,你得好好跟我我学!”

    两人在边拉手边斗嘴中一同等待着新一年的到来。

    高城自从军校毕业以来,从来没有在家过过年。其实他们家没人在家过年,高军长每年都是到连队里面和战士一起,高夫人年轻的时候是舞蹈演员,现在部队的文艺节目她还经常表演节目呢。高城也是如此,过年都和他的那些宝贝士兵在一起。

    今年也不例外,部队过年的时候很热闹,高城喝了不少酒,正脸红脖子粗的拿着酒瓶当麦克风在食堂唱歌呢,周围的士兵给他打着拍子,突然马小帅走过来拉了他几下,高城问他什么事。“是您让我倒计时之前叫您的!”马小帅答道

    高城看了看表,还有两分钟就到12点了,赶紧拍了拍手对大家说:“倒计时了啊,大家一起查数,小帅带着查!”战士们在马小帅的带领下开始倒数,高城却溜了出去,边走边拿着手机拨电话,直到没人的地方才停下来,电话正好接通了。

    “32、31、30、29、28、27、26、25、24、23、、、、、、”电话那头的人没说话,而是在念着数字。高城也附和着,两人一起倒数:“10、9、8、7、6、5、4、3、2、1!”

    “新年快乐!”袁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新年快乐!”高城笑着说。

    “喝了不少吧!”袁朗问道,高城又笑了,袁朗总是能猜透他,“没,没喝多少。”

    “还没喝多少呢,说话都大舌头了。幸亏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真是谢天谢地!”

    “那、那能忘吗?这是大事儿啊,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我媳妇儿。”高城扯着嗓子说。

    袁朗憋气:“你果然喝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高城大笑,袁朗也跟着笑。

    不同的是一个在草地上,一个在办公室的窗前。

    同样的是他们都看着天空,念着彼此。

    虽然不知道这条路到底有多难,不知道前方还有多少障碍要跨越,也不知道最后我们是否能一起到达终点。但至少此时我们都坚定不移的向前走着,至少此刻你是属于我的,我们相爱着。所以不管你是在天边,还是就在我身边,我都会为你祈祷着:愿军安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