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宝马宝夜枭
    辰时刚过,宫里的公公便来传旨让雅煜进宫。

    雅煜拿着自己设计的精美弓箭带着夏至和拾月随着公公出门,进了皇宫公公将雅煜等人带往马厩让雅煜自己挑选一匹马儿以待比试时用。

    马厩中各色的马匹整齐的排列着,毫无疑问皆是上等马匹,雅煜慢慢的往前赚马儿们不停的打着响鼻。雅煜惊喜的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通体雪白无一丝杂色,就那么高贵的,骄傲的立于里间的单间里。

    “雪鸢。”雅煜上前摸摸它的头,雪鸢也乖巧的任她抚摸。

    一旁的公公见状忙上前善意的提醒着:“秦小公子,皇上虽说这马厩里的马儿任你挑选,可是不包括这雪鸢的。”

    “雅煜明白,多谢公公提醒。”雅煜点头,虽说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依旧温和礼貌的道谢。

    墨公见此对雅煜的态度更是亲切积极了几分,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忍不住去靠近,尤其发现这美好并无危险反而亲和有加的时候更是让人放下防备的去喜欢。

    “那小公子可挑中了什么马匹没有?”

    雅煜见他殷勤自然是不会驳了他的好意谦逊的说着:“雅煜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些个好马,一时眼花不知挑选哪匹更好,不知季公公可有好的建议?”

    “公子随咱家来。”公公带着雅煜三人往里走去,里面有三匹马,一匹白色鬃毛漆黑,一匹枣红全身无杂色,一匹漆黑鬃毛竟是枣红色,三匹马儿皆是毛发油亮,全身肌肉生长匀称结实,体态优美神色皆是桀骜不驯与雅煜最初见到的雪鸢一个模样。

    “好马。”雅煜由衷的赞叹。

    “公子,拾月不懂马儿,但是这三匹可真是漂亮呢。”拾月也由衷的评价着。

    “那可不,这些都是西凉南蛮之地上贡来的,都是血统纯正优良的品种。”公公也颇有些自豪的解说着。

    西凉南蛮以驯马出名,就连普通驾车劳作的马匹也比其他国家要精良得多,许多有钱的公子老爷们都好前往购买马匹,时日一久,他们到也靠贩卖马匹为生了,故上贡各国的马匹皆是万里挑一的好马。

    “季公公,不知这马儿是否任我挑选?”

    “正是,那雪色黑鬃的叫雪墨,枣红的叫赤玄,黑色红鬃的叫夜枭这三匹都是烈性马,除了皇上还未有人将它们驯服过。”公公善意的提醒着雅煜,他不知皇上为何要让自己带着这位漂亮的小公子来选这烈性马,其中的夜枭是新进的直至如今皇上也未将其驯服。

    雅煜细细打量着马儿的眼睛,片刻伸手一指道:“我要它了。”

    她心里明白定是那九五之尊让那季公公带着自己来选这马的,雪鸢已然年迈不适做礼只怕是无论自己比赛赢与否,自己挑选的马儿便是赐给自己以昭显天子仁慈,帝王之术便是如此,随时随地的彰显着皇家的高贵不容侵犯的威严之时还有皇家那大度慈爱关心民众的风仪。

    做个天下朝拜的君王不难,做个天下爱戴的明君则是异常艰难……

    众人顺着雅煜手指的方向看去,公公是大吃一惊,因为雅煜指的就是那匹连皇上都没驯服的夜枭。

    “这,小公子,这夜枭可是三匹之中最为野性的……”

    “公公不必担忧,是它的眼睛告诉我它最为合适我的。”雅煜安慰着有些惊愕的季公公。

    眼睛?众人皆回头看着夜枭的眼睛。

    “公子,我怎么看不出有什么啊?”拾月迷惑的问着,这马儿眼睛还会说话?!

    雅煜笑而未答,伸手去摸夜枭的头,夜枭打了个响鼻后竟也不躲闪。雅煜笑容更深了,接下缰绳问季公公:“公公,不知我可否先试骑一下。”

    季公公诧异的看着一项不许生人靠近的夜枭居然容忍秦雅煜的抚摸,正啧啧称奇的时候听见雅煜的问话忙答着:“自然可以。”

    一旁马厩太监忙开了门小心翼翼的将夜枭牵了出来,他可没忘记之前不小心碰到它的身体被她狠踢了一脚躺了半个月的事,这可是连皇上都敢摔的马呀!

    出了马厩,雅煜接过缰绳先是安抚着它的情绪,待它慢慢安静下来才亲手上了马鞍,轻身一纵便稳稳骑在了它的身上,原本安静的夜枭此刻竟然发了狂一般的跳动起来,想要将身上的人给摔下来,雅煜紧紧的抓着缰绳俯下身体尽可能的贴着夜枭的身体,在拾月和夏至的惊叫中继续安抚着它:“夜枭,夜枭别怕,是我,我叫秦雅煜,我们是朋友,你刚刚选择了和我做朋友不是吗?夜枭乖,乖……”

    慢慢的,夜枭开始安静下来,雅煜很高兴一边继续柔声在它耳边说着:“夜枭真乖,夜枭真是聪明,雅煜很喜欢夜枭,夜枭也喜欢雅煜 是吗?今天雅煜要与皇上比试骑射,雅煜不想输夜枭可以帮助雅煜吗?”

    夜枭果真如同听懂了雅煜说的话一般,温和的嘶鸣了一声。

    “夜枭是答应了吗?谢谢你,夜枭你真好,现在咱们先跑一跑好不好,我们需要彼此适应一下。”

    再次得到夜枭回应的雅煜,放松的坐直了身体,在夜枭臀部轻轻一拍,夜枭便如同箭一般射了出去的,速度之快出乎了雅煜的预料,只见她微微一晃差点掉下马来,随即敛神专注的驾驭起夜枭来。

    一旁的夏至和拾月都惊出一身冷汗,死死的看着马上的公子,生怕他不小心会摔下马来。

    季公公更是惊叹,皇上那般都没能驯服的夜枭既然在一盏茶的时间里就听话的载着秦雅煜健步如飞,难道这马儿也喜欢这小公子的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