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1-0完结
    第九章

    拿着季希筳给的欧趴(All pass)糖,云知晴心情愉快地踏上楼,门一开,就看到安倚华大剌剌地躺在她床上看书。

    「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看书?」她关上门,把糖果放在桌上。

    他常嫌她的房间又窄又小,今天怎么会愿意到她这里坐?

    「妳刚刚跟季希筳说什么?」安倚华一把将云知晴拉到怀里,轻声询问。

    「欸……我……那个……」云知晴依靠着他厚实的胸膛,大眼轻轻眨动,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许乱编!」安倚华将她紧扣在怀里,认真质问,「妳为什么不告诉她,妳脖子上的『草莓』是我种的?」

    这个奸诈小人,原来他都听到了!

    「我会被笑啦!」她不安地在他怀里扭动,随口抛出答案。

    「笑什么?男欢女爱是很正常的。」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他狂乱地亲吻着她的眼、她的眉……

    「唉呦!你疯啰?不要这样啦!」云知晴不停扭动着身体。

    他不是常常说她的房间闷吗?为什么要在这里呢?他们可以到他的房间做啊……

    「不要怎样?」他缠绵炽热的吻缓缓来到她的红唇,湿热而固执地描绘她的唇瓣,趁她喘气不及时再窜入她的檀口,灵活的舌尖来回勾弄,逗着她的小香舌,引诱她进入他的唇内,与他嬉戏缠绵。

    「嗯……」云知晴被吻得昏昏沉沉,只能顺从。

    双舌四瓣紧紧纠缠着,安倚华扣住她纤细手腕的手掌也越抓越紧,不愿意放开。

    许久,他才松开手,云知晴已瘫软在他身上,手脚无力。

    他轻抚她的发,舒缓她紧绷的神经,她颈边越跳越快的脉搏和额头稍稍沁出的薄汗,在在显示她已动情。

    「告诉我,妳自动出现在我床上的那个晚上,妳在想什么?」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回荡,黝黑有神的双瞳锐利地盯住怀里的大女孩,苦苦追问被他忽略两年的真相。

    「呃……」云知晴手足无措看着安倚华。他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呢?

    「妳只是想趁我酒醉的时候,占我便宜?」他将她的哑口无言做了最差的解释。

    「不是的!不是那样!」云知晴赶忙摇头。她干嘛用自己的第一次去占他便宜?她才没那么饥渴咧!

    「那妳为什么出现在我的床上?因为我要毕业了,怕以后再没机会,所以赶来献身?」

    刚开始,他也以为是这样。后来她躲到乡下两个月,他就知道自己搞错了。

    他一直以为,只要把她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就够,直到跟二哥比对「恋爱的迹象」,他才发现自己似乎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就是爱情,如果这只是他的错觉,他今天就要知道真相!

    「屁啦!是别人喜欢你,又不是我,我干嘛献身啊?」云知晴瞪着他,要他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妳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安倚华狠狠瞪着她,紧追不舍。

    「我……那个……」云知晴想不出来该怎么交代自己的愚蠹。

    「因为妳受不了帅哥没穿衣服出现在妳面前,非把他撕吞入腹?」安倚华扬起眉,嘴里吐出淡淡的嘲弄。

    「才不是咧!」云知晴终于火大了,开始指责安倚华,「你明明有女朋友,还一直跟我这样那样,你才是全天下最可恶的人!我只是不小心被你的美色引诱,我犯的错才没你大!」

    「妳认为我有女朋友?」安倚华脸色铁青。

    她一直以为除了她,他还有别的对象?

    「小弥!你敢说不是吗?」要说来说嘛!看到底是谁比较坏!

    「小弥?」

    他几乎都快忘记这个名字了,没想到她竟会提起……安倚华不敢置信地看着云知晴。

    少年时代的性幻想对象,集清纯美艳于一身的日本女星竟会介入他的爱情生活?

    安倚华但觉头痛欲裂。

    「妳在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他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你自己告诉我的。」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晚!「你那次在床上一直叫她的名字……」

    「所以?」他真是无语问苍天。

    「所以我就知道你女朋友的名字啦。」云知晴用力吸一口气,很不爽地指控,「你很奸诈,都没让她来找你,所以我一直没看过她。」

    两年来,她一直在等小弥来找安倚华,想看她长什么模样……

    「那……」既然她认为他有女朋友,为什么又跟他上床?

    锐利的疑问在他口里盘旋,却又没说出口。

    依目前的状况,其实很好猜测。

    她以为他有女友,却又跟他发生关系,所以才不留下任何自己的东西,这样若是「小弥」找上门,她才好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就算被「小弥」撞见,她也可以说他们只有肉体关系,并没有在恋爱……

    她这两年来,都抱着这个心态跟他在一起?!

    安倚华脑袋乱烘烘,消化着让他难以置信的事实。

    「眼睛瞪那么大干嘛?」云知晴话说在前头,「是你对不起人家,不是我对不起她!」

    「因为一直是我拉着妳的,对不对?」安倚华的声音显得有点干涩,长期被人忽略的伤口因着云知晴的话再度扩大。

    原来,他以为的爱情,只是肉体交缠的激情。

    由来好梦易醒,现在梦醒了,现实的荒谬让他无法适应──

    一阵强烈的心痛袭击着安倚华,他不想因为她的误会而指责她,只是她的心态实在太伤他的心。

    原来真的是他把爱情想得太美了,美到让他忘记,他只有献出才能,众人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而大部分的时候,他必须一个人……

    「对!」云知晴用力点头。

    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不过他那么爱嘲笑她,她就要告诉他,她才没那么笨,会让所有的舆论压力都掉到她头上。

    是他拉着她不放,所以他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她只是被他引诱。

    「那妳上我的床是因为……」既然连最不堪的秘密都揭发了,干脆让他对爱情的心死个彻底吧!

    「不小心的啦!」云知晴有点困窘。「你喝醉了,我想拍你的裸照,结果被你抓到……你神智不清,以为我是你女朋友,一直亲我,我就被你拖着做那件事了……」她比手画脚地解释完毕,还吐吐舌头,神态娇美可爱,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被他的男色引诱。

    「原来是这样。」安倚华点点头,完全了解了。

    「我知道我很笨,要是说出来,铁定会被你取笑。」松口说出自己的秘密后,她还是习惯性地对他撒娇。

    「是啊,我铁定会笑妳……」安倚华但觉手脚冰冷,轻声回应。

    凝视着清纯可人的小女孩,他一句话也不想说。

    本来他认为爱情应该是有多种样貌的,情侣相处也会有多种型态。

    没想到在事实揭发的这一刻,在残忍的真相面前,他仍然舍不得责备她,仍然贪恋她的甜美与娇俏……

    她的无知与纯真伤了他的心,他却不想责备她。

    他该拿她怎么办?又该拿自己的真情怎么办?

    安倚华深深凝视着云知晴,说不出任何话,只能任凭她用天真的言语,把现实残酷地刺入他的心──

    「好无聊喔……」

    季希筳瘫靠在椅子上,对着坐在电脑桌前努力赶新闻稿的云知晴大声哀号。

    「无聊看书嘛!等我打完这篇稿子寄到杂志社,再陪妳喔!」云知晴边吃刨冰边打字,神情很悠哉。

    「早知道就不要妳去应征校园记者了,害我这么无聊。」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对啊,害我好忙,连看漫画、玩社团的时间都没有……」她最近很少去电影社,根本收集不到杜美琪跟安倚华交往的情报,害她人气正旺的匿名连载也停了一阵子。

    真是有够悲情的!

    「那我也来上网吧!」季希筳把放在一旁的笔记型电脑拿出来。

    她等了很久的连载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更新?上去看一下,嘻嘻……

    「那妳等一下得让我用网路喔!」她的房间只有一条网路线。

    「妳把档案存在随身碟里,从我这边上传就行了。」季希筳迅速进入她常去的BBS站。

    「也是。」反正她只是要寄e-mail而已。

    兼差忙到爆,害她很怀念无所事事的日子。

    因为不想让安倚华知道她当了校园狗仔记者,她都躲在自己的房间写报导,所以很少去他那里。

    他大才子也很忙,没什么空找她,所以两人已经有一阵子没见面了。

    真是奇怪,明明住得这么近,为什么距离却这么遥远?

    云知晴一边抓着照片,一边编写故事,脑袋里还转着奇奇怪怪的念头,忙得不亦乐乎。

    或许等她把手边的事情做完,她再上去找安倚华聊天,如果他忙,她就赖在他那里看电视……他们也好久没有嘿咻了,她好想念他喔……

    不过,他如果没有她,身旁应该还有杜美琪吧?

    想到这件事,她就觉得很不痛快……为什么她要这么忙?她应该到社团去监视他们才对,不然也至少看看他跟杜美琪在搞什么鬼……

    云知晴越想越抓狂,手下编写的故事也就越火辣诡异,彷佛手中几张暧昧的相片跟她有仇似的。

    「唉哟!又没有更新。」季希筳大声哀号,气得要命。

    「什么东西没更新?」虽然很忙,听到好友惨叫,云知晴还是适时关心一下。

    「『花心导演俏公关』啊!网路上的爱情小说连载。」好哀怨喔,都没有新的发展……

    「妳在等那篇故事?」认真工作的云知晴突然停下动作。

    「对啊……」季希筳抬起头,想跟好友解释那篇故事多有爆点、多么曲折离奇,却对上一双闪烁晶亮的眸子──

    她的表情很兴奋、很期待,似乎在哪里见过……

    啊,她记起来了!以前在小镇,小晴只要挖掘到轰动校园的绯闻八卦,就是这副表情!

    季希筳突然尖叫一声,「该死的云知晴!那篇故事是妳写的对不对?为什么不更新?快告诉我接下来发生什么事……」她激动得差点没把放在大腿上的笔电打翻。

    「妳说,我写得好不好?赞不赞?」云知晴转过身,趾高气扬,准备接受好友的膜拜。

    「废话!写得不好,我干嘛每天晚上九点都爬去看?」季希筳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作者掐死。「妳为什么不更新?吊大家胃口吗?还匿名让人家找不到是谁写的……」真是!害她每天都在等,等得心好痒。

    「我忙咩!数字周刊的实习记者好辛苦,要跑新闻,还要写稿子,系上也有报告要交……」云知晴努力解释她的「事业」有多大。

    她最近都没空去电影社收集资料,那个连载只好先停下来啦!

    「那妳要哪时才有空?我快等不及了!」季希筳拿出以前要八卦的架势,拚命催稿。

    「妳得等我把新闻稿写完、报告交完……」云知晴扳着手指头细数。

    突然,门板上传来轻敲声,两人一抬头,就看到安倚华跟杜美琪站在门口,神情很古怪。

    妈啦,是谁没关门?

    看到被她暗地编派故事的主角突然出现在面前,云知晴霎时没了声音。

    「大记者,说话声音小一点,当心吵到隔壁的同学。」安倚华没有生气,只是要她放低音量。

    「哦。」云知晴点点头,非常乖巧。

    杜美琪则是狠狠瞪着她,向来甜美可人的笑脸不见了,一副想把她撕吞入腹的狰狞表情。

    「快走,开会快迟到了。」安倚华转过身,往楼下移动。

    「安倚华,你怎么不说说她?!」杜美琪根本隐忍不住,边走边抱怨,声音还隐约传到两人耳里。

    「要说什么?她又不归我管……」

    安倚华的声音很轻很淡,几乎听不出他的情绪,渐渐消失……

    坐在电脑椅上的云知晴不知从哪生出来的勇气,穿着十块钱的拖鞋噼哩啪啦地往外跑,跟她一道玩闹的季希筳不知道她发什么疯,赶紧跟过去,看她要做什么。

    只见云知晴冲到二楼的阳台,踮着脚尖往前看──

    「妳要干嘛?!」这个动作太危险了!跟在她身后的季希筳连忙扳住她的手臂。

    「安倚华!」云知晴对着停放机车的骑楼放声大叫。

    但骑上自己摩托车的大男孩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叫唤,渐渐消失在她的眼帘……

    「他走了。」盯着离她越来越遥远的大男孩,云知晴眼底充满失望及落寞。

    他到底有没听到她在叫他?为什么就这样走了?

    「小晴?」季希筳担心地看着她。

    「我惨了。」云知晴转过头,想扮个淘气的鬼脸,表情却是泫然欲泣,一点也不可爱。

    「为什么?」季希筳不懂。

    「因为那篇爱情故事是把安倚华跟杜美琪当作主角写的。」深深吸一口气,她想平静解释,却语带哽咽。

    哦喔,这下子真的惨了。

    小晴,愿上帝保佑妳……

    叩叩!云知晴别扭地敲敲门。

    「请进。」安倚华坐在电脑桌前,边看题目,边键入答案。

    「是我啦!」云知晴像个小媳妇似的走进来。

    「今天怎么来啦?真是稀客。」抬起头看到云知晴,安倚华的嘴角绽放一抹淡淡的笑意。

    「我是来道歉的。」选了个习惯的位置,云知晴把自己安顿好后,便老实说明来意。

    「道歉?为什么?」安倚华不懂。

    但他还是站起身,倒杯开水放到她面前。

    关于绅士风度,他还是有的。尤其在离别的时候。

    「我匿名写了你跟杜美琪的爱情故事。」少装蒜,他那天明明听到了。

    不然她哪会乖乖来道歉啊!

    「原来是那件事。」安倚华点头,明白她的来意了。

    恶作剧被抓包,只好来认罪了。

    她一向都是这样的,他怎么会忘记了呢?

    他摸摸鼻梁,顺势拿下眼镜,轻揉眼皮。「妳知道错就好了。其实知道是妳写的,我就不会吃惊了。」

    「为什么?」对啊,真稀奇!那天他也没骂她。

    「妳一直很喜欢做这些事,不是吗?妳不是还跑去应征数字周刊的实习记者?网路上的匿名写稿只是妳游戏的延伸,妳脑袋里只装得下这些东西。」安倚华的语气很淡,不是指责、不是质问,只是在说明,而且是置身事外的观察。

    「是这样没错……」云知晴呆呆点头,傻傻看着安倚华。

    他都说对了,他真的很了解她。

    但她却不怎么开心……为什么?

    「妳还有什么问题吗?」安倚华起身,做出送客的样子。

    他的神情、他的嘴角,看起来都是那样陌生……

    为什么?

    「我好无聊喔!我想看电视!」云知晴丢下自己一大堆报告,突然这么跟安倚华说。

    「妳想看多久?」安倚华有点迟疑地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你有事?」这么客套、生疏的安倚华……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模样。

    云知晴的心好慌,想把以前跟她笑笑闹闹的大男孩找回来,却又不知如何做起。

    「我在赶报告,而且还要多背一些英文生字。」安倚华脸上带着抱歉的笑意。

    「为什么?」

    她今天来是来问为什么的吗?为什么她的嘴巴只能冒出这几个字?

    「老师替我申请了几所国外的大学,刚好最近收到他们的入学许可。我大概把这学期念完后,就会去念跟电影制片相关的课程。」也好,就在今天郑重地和她道别吧!

    连他愚蠢而甜美的恋情,一起挥手说再见!

    「反正我没有兵役的问题,随时都可以出国念书。不过我得先把英文练好,不然去那里念书会很辛苦。」安倚华耸耸肩,说得云淡风轻,绝口不提申请学校时的困难跟辛苦,再也不奢望有人会帮他分担他的苦。

    「嗯?」云知晴瞪大眼,不敢置信。

    「就是这样。」他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已拍板定案。

    他的伤心就留给自己承受,毋需对她叫嚣、抗议,因为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爱,怎能体会他的伤?

    他的伤,他自己会处理,一句话都不会跟别人多提。

    再见,我的爱!各自保重了……

    第十章

    「啊!不要走!你不要走……」

    夜半时分,一阵凄厉的叫喊传来。

    季希筳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醒,赶忙抓起眼镜,打开床头的台灯,摇醒躺在身旁的人。

    「小晴!醒醒!」

    云知晴睁开眼,刺眼的光线射入她的瞳孔,她瞪着四周熟悉的摆饰,知道自己又作恶梦了。

    季希筳揉揉眼睛,掀开棉被下了床,倒了两杯温开水,一杯给自己,一杯给云知晴。

    「喝杯水,冷静一下。」她把水递到两眼无神、目光呆滞的好友面前。

    「我刚刚……有说什么吗?」云知晴转过头,怯生生地看向季希筳。

    梦里的大男孩好无情,不管她怎么哭泣、哀求,他都不理她,提起行李就走。

    就像他们在机场分离的那一幕……

    他已经走了……弃她不顾……

    「妳说呢?」季希筳不答反问。

    从她搬进来,这情形已经发生无数次了。刚开始她真的被吓到,现在已经很习惯……小晴半夜不喊,她才会觉得很奇怪哩。

    「妳不打算去找他吗?」看云知晴没打算谈,季希筳自己问了。

    「嗯?」云知晴想装死。

    季希筳猛翻白眼。

    这个死白痴,又想打迷糊仗了吗?那每到半夜哭喊叫对方回来的又是谁?

    「我是说去找安倚华。」她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

    云知晴嘴巴一开一阖,话语艰难,「他……他出国学电影相关的课程,刚好可以发挥他的才能,干嘛回来?」

    「他学电影是他的事,妳想他是妳的事。」季希筳神情非常悠哉,干脆坐下来讲古。

    「妳知道啦?」云知晴无助地看着好友,眼眶含泪。

    「妳半夜喊来喊去就那几句,我哪会不知道?」季希筳说着,把坐在床边的维尼熊抓来把玩。

    唉,她为什么会这么好运,跟失恋的人住在一起呢?

    刚开始像精神虐待,现在习惯了,倒觉得那个喊叫像是催眠,晚上听不到还真难过呢!

    「对不起。」云知晴很委屈地道歉。

    她不知道自己晚上会说梦话露了馅……

    真的很对不起……她不是故意的……

    她的眼泪像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下来。

    「唉唉唉,妳别哭啊!」季希筳赶忙把面纸送到她面前。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想他……」

    几个月以前,她还整天跟他黏在一起,现在却……这样的事实让她无法承受。

    「妳没留他吗?你们应该交往很久了吧?」季希筳语带暧昧的问起。

    自安倚华搬走后,她就和小晴一起承租了他原来的住处;看到小晴对这房子里的摆设常摆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再加上半夜时有的叫喊声,她才断定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嗯。可是他有女朋友,我们只能偷偷交往。」云知晴总算承认了。

    「女朋友?可他出国那天没看到啊!」她怎么没听说过安倚华有女朋友?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觉得他太无情无义,所以没来送他吧。」云知晴边擤鼻涕边微笑。

    「妳的意思是,妳觉得他说走就走很无情?」季希筳琢磨着好友的言外之意。

    云知晴点点头。那天大家都哭成了一团,只有安倚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当然是无情无义啦!

    「那天妳跟他妈哭得最惨,我还以为妳就是他的女朋友咧!」季希筳想起那天送机的场面。

    「我最好是他女朋友啦!」云知晴白季希筳一眼,满腹怨怼。

    如果她是安倚华的女朋友,她一定会每天对他哭、对他闹,死活都要巴住他,不让他走。

    「私下有奸情也算交往。更何况你们住这么近,我就不相信你们没有常腻在一起。」

    云知晴红了脸,默认季希筳的话。

    「妳以前脖子上的『草莓』是他种的?」季希筳问得更暧昧了。

    「对啦!」现在人走了,她才敢承认。

    「那他还真是猛……那个痕迹好明显,根本遮不住……我不相信他女朋友不知道你们的事。」季希筳歪在云知晴身旁,开始胡乱猜测。

    「我哪知?我又没看过人。」云知晴耸耸肩,对季希筳的猜测不予置评。

    「怎么可能?你们至少交往一年了耶!」他们来往了一整年,安倚华的女朋友从来没出现过?!

    「两年。」云知晴伸出两只手指更正。

    「两年?妳高三就跟他交往了?」两手抓住云知晴的手指,季希筳的眼睛瞪得非常大。

    「对啊。我们从他高中要毕业的那个月就开始了……」云知晴这才把他们交往的过程娓娓道来。

    季希筳边听边点头,开始怨恨自己观察力不够敏锐。这么八卦的一对情侣就在身边,她竟然不知不觉!

    不过,她还是越听越奇怪──

    「妳说小弥从来没找过安倚华?」

    「对啊。以前在镇上就算了,我们约会的次数不多,当然见不到人。可是后来我住在楼下,也从来没见她来找人……」其实她很想看看小弥长得什么样子呢。

    「我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妳同学吗?」云知晴眼巴巴地看着季希筳,希望她快点想出来小弥到底是哪一班的女生。

    「哈……」突然间,季希筳好像想到了什么事,开始大笑。

    「什么事那么好笑?」云知晴很是着急。

    「我打个电话确定一下!」季希筳捂住肚子,边笑边擦泪。

    「这么晚了……」她是要确定什么啊?

    季希筳根本不管那么多,抓起电话拨给在家里的小弟,硬是把他从睡梦中挖起来。

    「阿明,每天晚上陪你睡觉的梦中情人叫什么名字啊?」

    她按下免持听筒键,让云知晴也能听见。

    「厚!阿姊,妳很无聊咧……把我叫醒就为了这件小事?!妳跟小弥还不熟吗?刚刚小弥正在喂我吃葡萄咧……」季希明在电话那头哇哇大叫,怪姊姊吵醒他的美梦。

    「你今天跟小弥恩爱多久啊?」季希筳根本不在乎,继续探问。

    「当然是三百回合!等一下还要继续。再见!」季希明已经懒得理姊姊的问题,挂了电话马上回去作他的美梦。

    「听到了吗?」季希筳问着目瞪口呆的云知晴。

    「小弥正在跟妳弟弟交往?」云知晴瞠目结舌。难怪她都不来找安倚华,原来是已经移情别恋了。

    「笨蛋!我弟哪有女朋友?那是日本女星松蒲亚弥的昵称啦!」季希筳白她一眼。

    「啊?」怎么会这样?

    「可怜的孩子,妳家没有男孩子,难怪妳不知道。他们都会有性幻想的对象……我弟房间贴满松蒲亚弥的海报,桌上摆满她的CD、VCD,他跟安倚华喜欢的应该是同一型的吧!」

    像小晴虽然性格迷糊,但长得可爱俏丽,算得上是跟松蒲亚弥同类型的女孩。

    「他没有女朋友,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说走就走?」他根本没跟她说小弥是他的性幻想对象啊!

    「那得问妳自己啊。」季希筳把问题丢回去。

    「问我?」云知晴满头雾水。

    「我觉得……安倚华应该在生妳的气吧。几乎没人知道你们在交往,妳还乱写他跟电影社公关的爱情小说……」季希筳摇摇头。

    「我当天晚上就去跟他道歉,他说不介意的啊!」云知晴马上喊冤。

    「但没人知道你们交往也是事实啊!」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她那次靠那么近,也不会发现小晴身上的那个吻痕。

    「我……我一直以为他有女朋友,我怕被人家说我抢别人的男朋友嘛!」云知晴结结巴巴,开始解释。

    「妳八卦看太多,看到脑筋坏掉了。」季希筳略微同情地拍拍她的头。

    这是什么意思?云知晴眨眨无辜的大眼,不懂。

    「我们才几岁,谈恋爱才几年?又不是经年累月在一起,怎么会腻?干嘛交那么多个,累死自己?」季希筳直指问题核心。

    数字周刊写的劈腿绯闻主角都是成年男女,而他们,都是学生。

    很少人在学生时代会同时结交两个或以上的女朋友;如果有,也几乎是被渲染的成分居多,因为大家都对异性和感情有份美好的期待。

    「我……」云知晴哑口无言。

    「妳忘记在写校园八卦报的时候,所有劲爆的新闻都是妳发的?只是没挂妳的名字罢了。因为匿名,所以我们变得很勇敢,把想象中会发生的事全都写出来。」这也是她进入Y大后不再迷恋狗仔生涯的主因。

    现实人生不是由几张图片和想象构成的,所谓的名人一天也只有二十四个小时,爱情并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只是他们生活在镁光灯底下,一言一行都会被镜头放大解析。

    那些青春少女却张大梦幻的双眼,贪婪地阅读着心目中偶像身上发生的事情,藉以融入他们的生活。

    这种生活非常不切实际,却是小晴向来的生活重心。

    所以她才会以为追求自家三姊的安倚群广设后宫、以为二姊抢大姊的男友,大姊伤心欲绝……

    事实上,几个姊姊的爱情生活跟她的幻想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小晴才会鬼鬼祟祟,不敢公布她的男友是谁,因为她是用粉丝的心情跟安倚华交往。

    她不敢想象这么好的对象会留在自己身边,就蒙着眼睛过日子,过一天算一天,更别说要求公平、恋情公开了。

    说起来,小晴的想法很单纯,但也很愚蠢,偏偏安倚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根本没发现她是用「崇拜」的心情跟他交往,只要他愿意,不管他有多少女朋友,她都要跟他在一起。

    这个安倚华,有机会可以当个到处劈腿的坏男孩,竟然没有好好把握?真是错失良机!

    「就是这样,没错吧?」季希筳把云知晴的心情说得一清二楚,顺便把她骂个狗血淋头。

    「对啦!那我现在怎么办?」她好想哭喔!原来是她把安倚华气跑的……

    「怎么办?睡觉啊!」季希筳打个特大的呵欠。

    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天也快亮了。连续一个月没有睡好,往后她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那我跟安倚华……」云知晴死缠住好友的手臂不放,要她快点想想办法。

    「去把他追回来啊!」季希筳用力敲打这个笨蛋的头。

    「我……我要去挖猪公,把钱拿去买机票!」云知晴急得到处乱窜。

    「蠢蛋!睡觉啦!」季希筳一把拉住她。

    「为什么?他出国去念书,万一被别的女生追走,那我怎么办?」云知晴说着又想哭了。

    「妳现在去有屁用?再说又还没放假,妳功课不管啰?」季希筳白她一眼。

    说她笨,她还真的很笨!

    「安倚华比功课重要啊……」呜呜呜……她好怕他被别人抢走……

    「妳脑袋里再不装些东西,他就真的不想要妳了。」季希筳恐吓她。

    「真的吗?」说真的,安倚华也不大喜欢她看那些有的没的。

    「当然。妳以为他出国去念电影很轻松吗?一定是经过一场家庭革命的!妳现在出国去,他刚开始很高兴,后来就会嫌妳碍手碍脚了。」季希筳打个呵欠,眼泪都流出来了。

    「安伯伯、安妈妈来送机时,好像很不高兴……」她想起来了。

    「拍电影收入又不固定,何况他本来还是Y大电机系的高材生……」季希筳话还没说完,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对喔!安妈妈就在念这个……」云知晴边听边点头。

    当她回过神,才发现好友已经睡着了。

    窗外的天色也明亮了起来……

    其实她的眼皮也很沉重,但她现在情绪很亢奋,睡不着。

    为什么希筳都知道安倚华的心情,她却不知道?

    明明她才是安倚华的正牌女友,她却不知道他的压力、人生目标、未来愿景……

    是她太笨了吗?还是真的看八卦看坏了脑子?

    云知晴窝在自己的床位上,开始认真想一些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她也不太明白该怎么做,但她心里隐隐约约有个方向,那是追逐安倚华离去的方向──

    她要变成可以协助他的人,而不再是需要他保护,或是可以任意抛弃的累赘!

    她要变成他生命中绝对少不了的角色!

    在晨光中,云知晴对着从窗户射进来的七彩光束,郑重起誓。

    圣诞节将近,纽约市大雪纷飞。

    刚下课的安倚华将装书的背包挂在肩膀上,两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走出地铁站。

    他租赁的公寓离地铁站不远,所以虽然没带雨伞、没戴帽子,他也不怕会感冒。

    今天是连续假期前的最后一堂课,满多人没去上的,但待在住处也是闲着,他又没安排打工,所以还是出门了。

    雪越下越大,飘落在他的发根、肩膀、袖子的反折处,因为没戴手套,所以他两手冻得像放在冰箱里一样。

    以前看电影看到这种画面,总觉得唯美浪漫得不可思议,现在自己走在下雪的街道,才知道冷到不行。尤其一个人离家在外,碰到这种家人团聚的日子,真是悲苦到只想流眼泪。

    低着头,他脚步越来越快……只要再几分钟,就可以脱离冰冷的空气了。

    经过一个转角,再走过有涂鸦的围墙……到了!

    他准备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串,只要走上楼梯,就可以打开门,钻进他的住处──

    一个东张西望的女孩迎面而来,他下意识地闪身,让她通过。她专注地盯着手上的笔记本跟街边门牌,一看就知道是在找路。

    「Excuse me……」女孩并没有继续前进,反倒拦住他,把笔记本递到他面前。

    安倚华接过笔记本,看着熟悉的地址,神情古怪地看向女孩。

    问路的女孩也恰巧抬起头,两颗晶亮的大眼睛就这么看向他──

    「小晴?」安倚华吓坏了。

    这丫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谁带她来的?怎么会让她一个人拿着笔记本问路?

    「安倚华……安倚华!你是安倚华!」云知晴穿着大衣,脖子围着围巾,手上拎着的东西全掉下来,因为它们的主人现在两手挂在大男孩的脖子上,没空理它们。

    「妳怎么来了?谁带妳来的?妳怎么一个人在纽约市里乱走……」安倚华抱住她,语无伦次,差点被吓破胆。

    「我好想你!我为什么不能来?」她嚷嚷着。

    察觉挂在脖子上的小手有多么冰冷,安倚华更心疼了。他抓下她的手,将它们紧紧握住。

    「妳想我可以打电话给我。」旧日的温柔重现。

    「骗人!你又没有留电话给我,叫我怎么打给你?我连地址都是去跟安妈妈要的。」云知晴噘起小嘴,非常不爽地控诉,完全不提自己曾经犯的错。

    不管他会不会跟她算旧帐,她都要紧紧的巴住他,再也不放!

    「我没想到妳会来找我……」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他完全没料到迷糊的大女孩会出现在他面前。

    「我想死你了,当然会来找你。」云知晴到了纽约,以前不敢讲的话全部说出口。

    她不要再躲在被窝里哭泣、后悔,她要明白地告诉他,她想他、她喜欢他!

    「真的吗?」安倚华突然被心爱的女孩告白,俊脸一红。

    「不然我干嘛大老远来看你?」云知晴很认真地告诉他,「我要来查勤,检查你的房间有没有窝藏别的女孩!」

    「绝对没有!」他连忙摇头。

    「真的吗?那你快带我去你的住处。」

    「这些东西是……」安倚华望着掉在地上的一堆生活杂货用品。

    「我在路上看到超市在大特价,想说圣诞节快到了,就忍不住东买西买……反正不管我买什么食材,你肯定都知道怎么料理。」云知晴弯下腰,跟着安倚华捡地上的纸袋。

    「是啊!刚好我有个大冰箱……」安倚华很感动,声音有点哽咽。

    原来真的像二哥所说,徜徉在爱情里的女孩就是会抱着一堆食物来塞满他的冰箱……

    「是吗?那太好了!我们快进去。」云知晴故意忽略他浓厚的鼻音,只是催促他开门。

    她不想那么早承认是自己不对……她要先进他的房间,确定里头没有女孩子遗留的生活痕迹,然后她绝对不会赖皮,一定会好好地跟他道歉,请他收留她,也把他想要的爱情生活还给他。

    这些示爱的步骤、争取爱人的心机,不为别的,都是因为她深深地爱着他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