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屈第五十六章 兄弟,委屈的李和
    宫羽玥走的很快,几乎没用多长时间就走到了御书房门外,脚步微微顿住。这些宫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能用这种表情看着御书房?

    只见御书房门口的宫人们此刻都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睁大眼睛傻傻的看着御书房门口,似乎是在期待什么,又似乎在嘲笑什么。

    八岁的孩子见状微微皱眉,随即也跟着看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一看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只见砰的一声响起,带起一片尘土,宫羽玥定睛看过去,只见一粉裳女子狠狠的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少年神色一凛,正要往前赚忽觉着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身子下意识的一闪。

    “砰,乓,乒……”食盒砸到地上瞬间散架,盘子掉了出来,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宫羽玥暂时忘记了自己来御书房的目的,呆呆的抬头,只见那些宫人们悻悻的收回目光,眼中都是“看吧,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的意味。

    缓缓转头,宫羽玥无语的低头伸手轻轻敛敛衣衫,身子一动向前走去,皇兄这都养的什么人?少年步伐沉稳,一步步走过那女子躺着的地方,停住脚步,“御书房门前的灰尘太多,你们怎么当差的?”

    宫羽玥这一出声所有人都是一愣,燕亲王什么时候来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某一刻突然想起什么,哗啦一下跪了一地,“奴才(奴婢)给燕亲王请安,王爷祥康金安!”

    这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宫羽玥撇撇嘴唇,这些奴才太不像话了!

    “本王要见皇兄!”缓缓会神看向听到请安声赶紧走出来的李和,声音沉稳。

    “哎呦,王爷啊,皇上正发脾气呢,你看……”李和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身后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李和,你这差事当得越发的好了,让燕亲王进来!”

    闻言李和身子一震,随即赶紧侧开身,躬身道,“王爷请!”

    自始至终宫羽玥都静静的站在原地,听到李和这话,少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抬步就往前走去。诚如皇兄所言,这李和真是越来越“长进了”!

    宫羽玥的目光一消失,李和瞬间松了口气,抬手轻轻的擦擦额上的汗,心里暗自叫苦不迭。天知道他有多冤啊!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小崽子敢收小主们的礼把人放进来。

    好吧,是打死他都想不到!李和抬手使劲的搓搓脸,随后轻轻的拍了怕,想要让自己看着精神一点。

    调整好心情,李和正要抬腿走进去,陡然发现这些宫人们正悄悄的看自己。看什么看!

    停住脚步,李和狠狠的一眼瞪过去,“看什么看,没看见有人躺在这里,还不快拉卓你们这些小崽子,不好好干活,都滚到慎刑司去!”

    “奴才不敢!”听到李和的话,宫人们一怔,立刻跪地认错。

    骸看到有人比自己更加卑微,李和瞬间感觉心情好了一些,手中浮尘一挥打在腕上,恭敬的走进御书房。

    此刻御书房里,宫羽玥正和宫羽澈大眼瞪小眼。从刚刚进来请了个安后,皇兄就一直盯着他看,把他看得毛毛的。

    有什么不对么?衣裳穿的不合适?配饰搭配的不对?还是……宫羽玥被看得立刻低下头去,好好的审视了自己一番,没有啊!

    迷茫的抬头,看向盯着自己沉思的宫羽澈。

    “皇兄?”少年嘴唇微动,忐忑出声。

    “嗯。”淡淡的嗯了一声,皇帝依然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下文。

    “那个,臣弟刚刚从慈宁宫过来。”咽了口口水,宫羽澈继续说道。

    “嗯。”再次嗯了一声,不同的是皇帝眼中闪过一抹沉思,但宫羽玥并没有看到。

    “母后说,说,要让臣弟做皇帝。”深深的吸了口气,少年猛地抬头,亮晶晶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宫羽澈,坚定的一动不动。

    “嗯。”宫羽澈见宫羽玥抬起头看着自己,静静的点头,身子往后靠了靠,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茶杯盖,发出砰砰的声音,“你怎么看?”

    过于淡然平静的声音让宫羽玥一愣,随及觉着有些好笑。他怎么看?他看可以啊!皇兄会把皇位让给他么?他怎么看!他能怎么看!

    宫羽玥深深的看了宫羽澈一眼,压抑住被人看不上的生气,缓缓低头,声音低沉,“回皇兄,臣弟没有看法。”

    一样平静的声音,让宫羽澈微微勾唇。看来好些日子没有好好相处,自己这个弟弟也是变了很多啊。

    “也许今天臣弟多此一举了,请皇兄允许臣弟告退!”没等宫羽澈说话,宫羽玥就继续说道。只有他知道,此刻他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想笑不敢笑,想哭,不能哭。所有的情绪都紧紧的压迫在少年的胸口,让他想要忍不住放声大叫。

    轻轻点头,宫羽澈嗯了一声。

    皇帝允许,宫羽玥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赚走到门口的时候,皇帝清澈的声音传来,“你长大了,为兄,很欣慰。”

    这一句话虽然并不长,也并不温和,但就是这一句话就好像是一颗催泪弹一样,让少年瞬间潸然泪下。

    原来皇兄并不讨厌他,原来,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他一个人在努力。有皇兄这一句话,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宫羽玥深吸了口气,抬手擦了下眼睛大踏步的走出去。

    与此同时,十一也走出了清画宫。

    “景曳姑姑。”才一走出清画宫,小人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妃倾城父母族人被关在什么地方?”

    “回公主,似乎,是大内天牢。”景曳想了想,才想起来那一天似乎听皇上说起过。

    “嗯,走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