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35完完结
    chapter26

    谢慕禾一会儿夹菜一会儿舀汤一会儿添饭,态度十分良好,服务贴心,伺候着林巧用完餐,

    “亲爱的,咱回家?”他说的家指的是林巧那小公寓,自从他登堂入室,就蚂蚁挪窝似的,将自己常用的物品都一股脑儿搬进去后,谢慕禾就没打算走。

    每天晚上都能抱着他女人睡觉,日子很幸福也很性福,美得没边儿了,能感觉得到林巧对他不是没感情,不然也不会容他这么赖下去。

    “去附近那人民公园走走吧,消消食。”林巧想找个地方和谢慕禾好好谈谈,回家谈可不行,她太清楚这男人的路数,谈不拢就会直接把她拖到床上,‘武力’镇压。

    用他的话讲,两口子床头吵架床尾合,床,是个好地方。

    “这大晚上的逛什么公园,咱还是回家吧。”谢慕禾可从来没逛公园的兴致,总觉得那就是老头老太太遛弯的地方。

    “你要不愿意去,那你一个人先走,我自己去逛逛。”

    “别呀,我乐意乐意。”

    两人走进公园,人还不少,跑步的,散步的,老老少少齐全,还有一群老太太放着音乐跳舞,很是热闹。

    林巧没想到这晚上了公园还这么多人,看了看石子路前方的小林子,便往前走去,她可不想被人看热闹。

    “巧儿,你是想和我来个月下幽会?挺不错的,林间小路美人在侧”谢慕禾搂着林巧乐呵呵地说。

    “你觉得我们是在约会?”

    “不是么?”

    “你一有婚姻的人,咱俩现在这样放在古代叫做‘私会’,会被浸猪笼沉塘的那种。”林巧嗤笑道。

    “”谢慕禾无语,只有可怜地看着林巧。虽然冒出来个未婚妻,可可他是无辜的啊,保证没碰过方琦瑜一根手指头,也保证绝对尽快解决婚约,用得着这种形容词形容他俩关系么?!

    他有那么招人烦么?好吧好吧,谁让他自己上赶着贴上来的呢,等着女人来帖,就没这么郁闷的事了,谢慕禾暗自叹了叹。

    “这也没什么可逛的么,咱回家吧,回家一起看碟吧,”

    谢慕禾听到她又提起未婚妻这茬,反应过来了,这逛公园的目的不善啊,当然不能让她得逞,还是回家慢慢说得好,心里奸笑道,关上门爷们儿有得是招。

    “谢慕禾,今天你妈来公司找我了,都跟我说了。”

    靠,果然,这女人是来这儿跟他分手来了。

    “说什么了?”

    “告诉我你有未婚妻了,要结婚了,让我离开你。”林巧抬头看着他说道。

    “你敢!我跟你说,你现在甭管我妈说什么,我的婚姻我说了才算。”谢慕禾赶紧表明自己立场。

    “真巧,我的婚姻也是我说了算,我没嫁给你的打算,也不想耽误你的婚姻,所以”

    “林巧!你他妈敢再跟我提分手试试!”谢慕禾急红了眼,上次这女人出口就说分手,一刀刀直往他心窝子戳,他最恨她这轻易就能甩了他的潇洒模样。

    也许,爱情真是,谁先爱上,谁就输了。他谢慕禾突然心里就堵上来,这女人是真一点嫁给他的念头都没有,直到现在,都是他一个人唱独角戏,这女人没心没肺,就连血都是冷的。

    谢慕禾难受的时候也想过,要不就散了,得了,老这样,也怪没意思的。可就这样的想法一冒头,就觉得受不住,试想,要他后面的人生没有了林巧,仿佛就失去了大半生趣,所以即便这辈子都这样了,他也不能放开手,就是折磨,他也要抱着这女人一起,想甩开他,没门儿。

    chapter27

    谢慕禾看着眼前冷着一张脸,抿着嘴,数次想继续刚才话题的林巧,就是一肚子火,盯着那张小嘴,心想怎么说话就那么气人呢,明明长得粉嘟嘟肉呼呼的。

    欣赏到狼性大发,低下头就咬住那惹他生气的小嘴,含住舔弄。

    被突袭的林巧反应过来,伸出手推,打,捶,掐,失败反被男人双手制住,被吻都呼吸有些困难了,“唔唔”

    听到她那拖长了音的‘唔’‘唔’,谢慕禾松开了她,埋头于她颈边,闷声道,“巧儿,你在勾引我。”

    终于呼吸到空气的林巧,深深呼了口气,听见谢慕禾的话,气得瞪大眼睛说道,“谁勾引你啊!”

    “就是你,发出那种声音好像呻吟”谢慕禾抬起头,目光沉沉地盯着她,呢喃着,“你是故意的怎么办我想要你了”

    谢慕禾眼睛一眯,似乎前面那假山有个山洞的样子,便拽着奋力挣扎的林巧朝那边走去,“我们去那边转转。”

    此刻的林巧可顾不上说分手了,只慌张地用力捶打谢慕禾,大喊着放手!

    谢慕禾不管身边的这只小猫怎么挠,虽然有点疼,可他还扛得住,一路拖着走。

    似乎山洞还不小,容纳两个人不成问题,天色早已暗下来,这边是公园深处偏角没人,嗯,天时地利的,正好,他借来亲热一下,促进下人和。

    揣着鬼心思,谢慕禾拉着林巧走到了洞口,刚踏进去一步

    “喂,你们干什么!”“啊~”惊慌的声音从山洞里响起。

    “靠!狗男女!”谢慕禾骂了句,拉着林巧急忙出来,出来慢了要长针眼的!

    里面那对都进展到脱了裤子的活塞运动了,把那男的吓阳/痿了才好!

    出来后谢慕禾扭头一看,林巧似笑非笑,“狗男女?你刚还不是想拉我进去?”

    谢慕禾瞪了她一眼,按住她的后脑勺,就亲了一口,“那就不去了,那咱回家?!”说完,眼睛亮晶晶地瞅着她。

    随后又笑着凑近她耳边说了句,“老婆,你就死了跟我分手的心吧,反正我这辈子就赖着你了,那什么狗p婚姻,我保证很快处理好。领导,咱回家吧。”

    听着耳边男人低声恳求的声音,林巧心里气顺了许多,沉默了会儿,推开他就往走走。

    谢慕禾一看,咧开嘴笑了,危机解除,赶紧跟上搂住女人,回家喽,嘿嘿。

    谢慕禾洗了澡出来,看着靠在床头看书的林巧,立马眉开眼笑上床将她拥进怀里,抢过她手里的书扔下床,然后伸手解开她的睡衣,扯下,捻起绵软顶端粉红樱桃,轻捻细磨,时而低头舔吻一会儿。

    解开自己围着的浴巾扔一边儿,两人的身体之间几乎毫无缝隙,林巧推了推他,“别最近很累,而且估计要来例假了,危险期,能不做就不做吧。”

    怎么能不做!早已色欲熏心的谢慕禾不甘心地喃喃,“可以戴套”他现在和林巧做,极其不讨厌戴套,觉得若不能直接与她亲密接触,体会她深处的燥热和颤抖,那这爱爱还图什么?所以他常常弄在体外,或被林巧逼急了在最后关头戴上

    “不要,你总是言而无信。”林巧才不信这男人。

    谢慕禾见商量不通,倾身直接扑倒吻住,他心里巴不得林巧怀上孩子,将她身子拢上来些,手顺着她的腿根摸进深处,轻轻撩拨。

    林巧秀眉紧蹙,呜呜出声,双手想推开身上的谢慕禾,却还是被他拨开双腿,身体里猛地窜进他的坚///挺,眼见面前这张俊俏十分的脸兴奋的神情,她无奈,都这样了,还是享受吧。

    谢慕禾见她妥协,眼角微微上翘,弧度好看得一塌糊涂,嘴角笑容明媚,舔了舔她的唇,“老婆,你湿了,老公来伺候你,保证舒服。”

    林巧捶了他一下,始终无法适应他私下近乎流氓的情话,不过她怎么抱怨,谢慕禾却依旧不以为然,好不无辜地说自己只在她面前这么不要脸这么流氓。

    埋进她的湿润,谢慕禾长叹一声,真是一如既往的紧致,令人食髓知味,加速律——动起来。

    一夜旖旎,春光无限,唇齿摩挲间时光飞走。林巧被折腾得疲惫不堪,被餍足了的谢慕禾紧紧拥着入眠,迷糊之间林巧心想,算了吧,就这样吧至少他现在表现还不错

    chapter29

    第二天一早,谢慕禾就来了许策的公司,坐在许策办公室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着茶。

    许策瞧他这模样,就知道这小子今天心情格外好,他们四个这么些年,对彼此十分了解。看这架势难道是守得乌云见月明了?!,爱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沾上了,你就算入了扣,这辈子都别想解开,其实说穿了,是谢慕禾不乐意解开,甘之如饴的被套着。

    “怎么着?这是拿下了?”

    谢慕禾眉开眼笑,“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就等着喝哥们喜酒吧。”

    “还真打算结婚呀?!”对于结婚这事许策几人从来没提过这个念头,避之不及,本以为谢慕禾就算很喜欢林巧也不会那么快结婚,至少也要拖段日子吧。

    许策从那边角落的酒柜里,倒了两杯酒过来,递给谢慕禾一杯,谢慕禾摆了摆手,“结!怎么不结!别拿酒味儿馋我,哥们儿正在戒酒。”

    “怎么?是沾了酒味不让你上床?”许策挑挑眉头,这小子怎么越来越朝妻奴发展了,何况这还没结婚呢就这样,要真结婚了那估计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那倒不是,我这戒酒可是我们家巧儿为了我的健康着想。”谢慕禾笑得很幸福,另外暗地里他可是存了要孩子的想法,所以各位抵制durex之类的,坚决不主动购买,装傻充愣就不戴。

    “得得得,你不喝都我喝,别笑得跟二傻子似的。”在许策眼里,现在的谢慕禾真是傻缺得够可以的,看着就碍眼,“这么一大早就来找我,有事?有事就快说,说了就赶紧给我走人,我很忙。”

    “许策,我打算尽快将跟方家的婚约解决,不然我日子就不好过了,这事你可得帮帮我。”

    “我能怎么帮你,我可不敢去跟我表姨父说,你不娶他闺女,要娶别人去。”

    “我只是需要你跟你表妹侧面透露透露我现在已经找到一非她不娶的女人,你想啊,这女人一般听见这种已经被套牢的男人,都不愿碰,这样方琦瑜也不愿意嫁给我,我也不愿意娶她,这样阻力就小多了。”

    “许策,你可得尽快帮我呀,前些日子家里已经给我下命令,等方琦瑜一毕业回国就结婚,这下我可不敢再慢动作,速战速决吧,不然林巧这边还不得又跟我闹啊。”谢慕禾说到这里,好心情也不复,皱起了眉头,他明白林巧只是暂时休战,具体还得看他后续表现。

    “行啦,行啦,我尽力,这些婆妈事儿,真是,也就是你,要是其他人,老子立马让他滚蛋。”

    这天下午,林巧刚挂断谢慕禾的电话,滴滴答答得,就落了雨下来,虽然不大,但又紧又密。本该早已到公司楼下等着接她的谢慕禾遇着大堵车,得等一会儿才到,左右看了看,向那边的公车站跑了过去。

    正是下班时候,公车站台人很多,这会儿又遇着下雨,在公车站躲雨的人也不少。挤进公车站台的林巧,微微眯起眼睛,她有二百多度的近视,只办公或画图的时候戴眼镜。

    伸手在包里摸出常用的那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注意着来往的车辆,以防错过谢慕禾的车。

    突然刺耳的喇叭声响起,吓了她一跳,以为是谢慕禾,推推眼睛侧头一看。林巧不禁在心里骂了数句脏话,无辜的谢慕禾也被埋怨上了。

    要不她怎么会遇到这个女人呢,袁怡琳,这么久了这个女人似乎没怎么变,依旧一副职场女精英模样,干练漂亮。

    林巧自问并不怨恨袁怡琳,毕竟并不是袁怡琳强////暴苏维,一个巴掌拍不响,但她仍是不愿再见袁怡琳,毕竟不是什么美好回忆。

    袁怡琳显然也是看见林巧才主动打招呼,本是路过,一眼便注意到那个随意站在那里,就有种说不出风情的美丽女人,心情亦是十分复杂,毕竟私心里哪个女人都不喜欢自己以前或者现在的情敌依旧美丽,最好变成黄脸婆,那自己心情才好。

    林巧,袁怡琳都对彼此不甚了解,只是两人之间隔着一个苏维,就使得两人对对方,难以忘记释怀。

    chapter30

    袁怡琳迟疑片刻,冲林巧招招手,

    “你去哪儿,我送你?”

    林巧朝她笑了笑,“不用了,我在这儿等人。”

    袁怡琳挑挑眉,“男朋友吧,看来苏维是真没戏了。那咱们在这附近找个地儿聊聊?”

    林巧看了看时间,这下雨车行更慢,估计谢慕禾一时半儿到不了,遂点点头,“那就去前面那家咖啡厅吧。”林巧几步绕过,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这家咖啡厅就在林巧办公大楼下面,她常来光顾,点了被黑咖啡便坐到窗边。

    两人对视一眼,竟不约而同笑了,心中皆很有些感概

    “你见过苏维了吧。”袁怡琳问道。

    “恩,公司间有合作,确实见过了,不止一次”林巧突然想起,当年袁怡琳那句,她和苏维上床了,不止一次

    袁怡琳目光闪了闪,端起杯子喝了口,沉默了许久,“我为他打过两个孩子他始终不愿和我结婚,连我怀孕了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他对你始终比对我好很多”

    林巧拨了拨被雨水沾湿垂落额前的发丝,叹了叹,“不,他一直只对他自己才好,所以恭喜你,你获得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哈哈哈~这么说来,倒是应该感谢他的残忍”

    响亮悦耳的铃声打断了袁怡琳的话,林巧拿出手机,朝袁怡琳歉意点点头,接起,“喂~你到了?”说着林巧朝窗外看了看,果然在办公大厦楼下看见谢慕禾的车,庞大霸道的suv就那么直直地停在那儿,正如他的人一般惹人注目。

    “到了,你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你?”谢慕禾拿着电话四处张望。

    “我在你右后方的咖啡厅里,你把车开过来吧,我没带伞。”林巧挂了电话,和袁怡琳说道,“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

    袁怡琳往外看了看,正好看见一香槟色卡宴开过来停在路边,一俊逸高大男子撑着伞走下来,咦~这男人似乎是谢氏总裁谢慕禾。

    “行,你男朋友来接你了,再见,林巧。”袁怡琳朝林巧摆摆手,也许她也该找个男朋友了,新的恋爱也许才能覆盖过往

    打着伞等在店外的谢慕禾一看林巧出来了,赶紧撑着伞过去,

    “怎么不在办公楼等我,你看衣服都有些潮气,走,赶紧上车,回家我给你煮碗姜汤喝,别感冒了回头。”

    林巧抬头看着谢慕禾,“谢慕禾,走吧,回家。”

    闻言谢慕禾笑了,回家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回家二字,听得他心里暖暖的,低头吻吻她额头,

    “恩,来接老婆回家咯!”

    “谁是你老婆,真是二皮脸。”林巧捶了他一下,笑骂道。看着袁怡琳如今仍放不下苏维,林巧这下却是真正地释怀了也许咳正如那句话,知道你们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林巧心里暗自唾弃自己,好吧,她承认,她就是个坏女人。

    chapter31

    一通电话让谢慕禾心情降到谷底,最近家里逼得很紧,完全不理会他想取消婚约的想法,而那该死的方琦瑜竟然跑去旅游去了,本想做做她工作,然后两个人一起向家里提出反对,可是现在连人都找不到!!

    这段时间他都不敢回去,幸好值得安慰的是,最近林巧都很乖,谢慕禾能感受到她在慢慢向他靠近,意识到这点,谢慕禾简直乐疯了,一连给几个好兄弟打了电话,被一通嘲笑讽刺他也不在乎,乐颠颠地挂了,他们这些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懂个屁啊!

    谢慕禾自认为如今的他可是比他们几个高了好些个档次,咱享受的是精神世界,懂吗他们!

    美滋滋地过着小日子,却不想今儿正上班就接到他老妈电话,说是让他赶紧去医院,家里老爷子生病了!于是谢慕禾慌慌张张地赶到医院,却看见老爷子红光满面地躺着医院啃着苹果看电视!

    “爷爷,你生病了”谢慕禾试探着问道,这架势不像啊~

    “你小子怎么来了?生病?我怎么会生病,来体验的。你咋来了?”谢老爷子一连疑惑问道。

    “爸,是我让他来的,这段时间一次都没家过,我看啊,他都忘了咱这个家了。”谢母从外走进来,横了站着的谢慕禾一眼。

    “哪敢回呀,一回去就逼着我结婚。”谢慕禾低声说了句。

    哼!谢母瞪着他不说话。

    “哎呀,好啦,好啦,你们也是,何必逼他,这婚姻大事还是要听听孩子的想法。”

    “爸~人家方琦瑜那姑娘多好啊,这小子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妈~~可是你儿子我不爱她,她就是再好也没用。”

    谢母火了,“我看你就是被那个林巧迷得五迷三道,都不要这个家,不要家里人了!!”

    “爷爷,您就帮帮我吧,孙儿是认准了林巧当您孙媳妇的,她很好,我敢打包票你们以后一定会喜欢她的。”谢慕禾招架不住谢母的火力,只好寻求帮助。

    “徐青,依我说,这婚姻大事还是依着孩子自己的意思,毕竟他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主了。”谢老爷子果然是十分偏爱孙儿的,要说谢慕禾老爸可是早几十年就能自己做主了,可至今还是处于老爷子管辖下。

    “爸~可是……”谢母还想说什么。

    谢老爷子摆摆手,“行了,都出去吧,真是一来就扰得我头疼,出去吧都出去。”

    出了病房的谢慕禾笑嘻嘻地凑到谢母面前,“妈,你看老爷子都发话了,是不是什么时候约方家人谈谈啊”谢慕禾很着急,着急着这边处理好了,那边他立马就求婚去!

    “好啊,是得约好方家谈谈,”谢慕禾眼睛一亮,却听谢母缓缓加句,“这婚事很多事情需要商量的。”

    “妈~你怎么这样,老爷子都同意了的。”

    “同意什么,老爷子说过一句同意你解除婚约的事情?!”

    “”

    chapter32

    出了医院,谢慕禾越想越急,打电话从许策那儿要来方琦瑜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喂~方琦瑜,你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赶紧回来咱们把婚约解除了!”

    还在异地旅游的方琦瑜听得楞了楞,“你是谢慕禾?”

    “恩,你什么时候回京?”谢慕禾是真的被逼得透不过气了,一定要尽快处理好,这狗屁婚约就跟时刻戳在后心处的利剑似的,扰得他不得安宁。

    “哦,为什么要解除?我觉得挺好的呀。”方琦瑜淡淡地问道。

    “好什么好,你跟着我过日子是不会得好的,我很渣很混蛋。”

    “无所谓啊,各过个呗,乐得自在。我不跟你说了,我这儿有事,先挂了。”

    谢慕禾瞪着电话,许久踏马的,这是怎么了,处处碰壁!!他还就不信,他办不成这事儿,他谢慕禾想娶谁,就娶谁,谁也拦不住!

    深夜,林巧洗完澡走出浴室,就看见谢慕禾撅着屁//股埋身在衣柜里找什么,“大晚上的你这是在干什么?”

    “啊~”被一惊,连忙起身的谢慕禾,头碰的一声磕在衣柜里面的隔板上,谢慕禾揉了揉脑袋,转身对林巧说道,“我找一份文件,不知道被我随便扔在哪儿了。”

    “找文件怎么跑到衣柜里去找。”林巧怀疑地看了看他。

    “其它地方都找过了,没有,所以只有找找衣柜里。”谢慕禾顿了顿,“巧儿,你文件啊证件啊那些重要的东西放在哪儿,会不会你拿错了把我文件也放你那儿了?”

    林巧拿着干毛巾擦着头发,随意指了指床“床下有个隐藏抽屉,自己找。”

    “好。”谢慕禾利落的蹲下,找到抽屉开始翻找起来,“咦~还是没有,看来只能明天让秦助理重新拟定一份。”语气是低落的,但谢慕禾嘴角却暗自忍不住笑了笑。

    “媳妇儿~来让老公给你擦擦头发,”谢慕禾凑到林巧身旁接过毛巾,熟练地开始擦拭起来。

    擦头发的工作有人接手了,林巧便开始涂面霜眼霜等夜间肌肤护理,“巧儿,你好香~~”谢慕禾擦着擦着就越发凑近林巧。

    林巧还能不明白他举动意图么,伸出两手推了推他,“行啦,别擦了,走远点。”

    谢慕禾哪肯,将毛巾随手一扔,俯身搂着林巧,邪笑着看她一眼,便低头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大手前伸捧住林巧胸前丰满的柔软,刚洗完澡的林巧显然是没穿内衣的,谢慕禾不停揉弄着,按压着,时不时夹起来捻着

    林巧的一闷哼“嗯”更是刺激了谢慕禾的欲—望,抱着她到了床上,喃喃叫道,“老婆~”

    “喂!谢慕禾!”林巧忍不住大声喊道,“今天早上做了三次!!你这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精—虫!”

    “还不够,”谢慕禾已经轻而易举地扒开了她的睡衣,“我又想你了~谁让你这么诱惑”

    “”被他的手搞得精神都不大集中了,“你”

    林巧正要说什么,可是,一根探进她身体里的手指让她的思维又混乱了,“轻点”

    “瞧,多敏感,都有点湿了,亲爱的,你也想我了吧,嗯?”谢慕禾又钻进去了两根手指,大拇指按在她的小核上,啧,似乎有些肿了,早上真是太不小心了。

    低头吻住林巧,谢慕禾正要脱下自己睡衣,床边他手机响了,他装着没听见,继续拽着身下人揉弄亲吻着,被铃声拉回些理智的林巧捶了谢慕禾一下,“起来,快去接电话。吵死了。”

    chapter33

    欲求不满的谢慕禾黑着脸,下床拿起手机一看,竟是董子诚那小子,--真是坏人好事的损友,直接按了拒绝接听,谁想还没放下电话,董子诚又打了过来,无奈接起,“有屁快放!”

    电话那头的董子诚愣了楞,反应过来了,yin荡地笑道,“哈哈~我这通电话是打扰到谢少办好事了?!哟~那真是对不住,对不住”

    “没正事儿?那我挂了。”谢慕禾咬着牙说道。

    “切,这你要是挂了,会后悔的,关于你未婚妻的,你要挂就挂呀。”董子诚语气很欠扁地说道。

    谢慕禾往窗边走了几步,“说吧,什么事?”

    “我现在在昆明出差,你猜我看到什么?”

    “别跟个女人似的,痛快点儿,说!”

    “方琦瑜是个蕾丝边!”

    “什么?!”谢慕禾被震惊了,扬声喊了句。

    电话那头的董子诚亦十分激动兴奋,连声说道,“真的,真的,我在酒吧看到方琦瑜和个女人热吻,那个火辣画面哟,啧啧啧~~”

    “真的?!你没看错?!”谢慕禾强自冷静了些,“董子诚,你这次一定得帮我查清楚。好,我先挂了,尽快给我确定消息。”

    挂上电话,谢慕禾兴奋地扑到床上,搂过林巧,“媳妇儿,乖乖等老公娶你吧,哈哈哈!!!”

    “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是好事,好事啊,回头再跟你说,来来来~巧儿,咱们来继续刚才没完的事吧,可怜我憋到现在,老婆,你摸摸,我难受~”谢慕禾不要脸地抓住她的手拉着就往下伸。

    林巧十分羞愤,可有力气又小,制止不住这头发—情了的色胚,只得由着他抚摸了会儿它,在她的小手下很快成长起来

    谢慕禾舒服的叹了叹,顺着她的肩膀一路亲吻,手掌沿着手臂滑下去,直到十指交握。另一只手紧紧地从背后揽着林巧,有意无意地触碰她的乳—尖,引得她呼吸渐渐深重。

    谢慕禾越吻越深,架势犹如要将林巧整个吞下,她喘不过气,脸因为缺氧渐渐红得通透无暇。终于在林巧忍不住吱唔了一声后,谢慕禾才将她放开,然后转向她的脖颈,温柔地舔净她皮肤上沾染的湿意,流连忘返,一遍又一遍。

    “我的宝贝儿,乖乖等着老公来娶你。”谢慕禾挺身朝她腿间进了许多,立马被一股湿热包裹吸吮的感觉几乎让他疯狂。

    林巧总觉得,夜晚好累,长夜漫漫

    chapter34

    “你知道回家了?”谢母坐在沙发上,瞄了眼走进客厅的谢慕禾。

    “妈~瞧您说的,来我给您捏捏肩膀捶捶腿,”谢慕禾笑嘻嘻,讨好地走过去。

    “去去去,你看你这样就知道没好事儿。”谢母深知自己儿子性子。

    “来,慕禾陪我下盘棋,你爸这臭棋篓子,这辈子就没长进。”谢老爷子又轻而易举赢了他儿子,觉得很没意思,太容易赢了。

    “哎,好。”谢慕禾走过去,“不过,下棋您先看看这个。”谢慕禾将手里的文件夹递过去。

    “嗯?看什么?”谢老爷子打开一看,“哎哟,这是这”

    站旁边的谢父凑过去一看,瞬间脸色变得跟调色板似的,红变青,青转黑

    “怎么了这一个个,看什么呢,我也看看。”谢母一看老父子俩都定在那儿,好奇不已,也走过来凑热闹瞄瞄文件夹里的资料。

    于是,谢母也脸色复杂的定在那儿,,一动不动

    皆因文件夹里东西太劲爆,内容太火辣,不乏限制级照片,拥抱,舌—吻,床上动作

    照片上都是两个人,有些还有外国美女出现估计黑头发的说不定也有日本国籍的

    关键是主角都是女的!!

    其中那个不变的主角,竟是他们定下的未来儿媳妇!!!

    方琦瑜!!!!

    谢慕禾老神在在地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儿细细品着,时不时看看三位长辈精彩的表情,心情十分之好!

    这些资料有董子诚帮着查的,有谢慕禾自己动用关系查的,还查了方琦瑜在国外几年的资料一块儿都在文件夹了,谢慕禾自己看了,也不得不叹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谁能想到那么一个漂亮文静的姑娘私生活竟是如此劲爆精彩纷呈啊!

    调查清楚后谢慕禾当即给方琦瑜打了通电话,直接了当的表面已经知道她的性取向,坦言自己不是gay不需要来个形式婚姻,况且自己已经找到真心想娶的女人,方琦瑜沉默了会儿,答应出面解决方家的人,这下,谢慕禾他是不用担心了,这门婚事铁定能黄!

    “咳~你小子先回去,这件事我们得商量商量怎么办。”谢父有些尴尬,毕竟在儿子面前看了这么限制级的东西,老脸还是有些发红,先把人赶走,缓缓气再说。

    一旁的谢母和谢老爷子也没吭声,各自坐下喝茶压惊去了。

    chapter35

    “巧儿,咱爸妈喜欢什么,晚上咱们去哪儿吃饭,中餐,西餐?爸妈也别去住什么酒店了,直接去住我那边公寓就行,阿姨每天都去打扫的,很干净,什么都齐全。”

    林巧爸妈今天下午就搭飞机来,谢慕禾自知道这个消息后,就一直紧张到现在,什么都担心,忐忑得不行。

    “我爸妈住你那儿,你住哪儿?”林巧斜睨了他一眼。

    “当然和你一起住你那儿呀,”说完反应过来了,谢慕禾瞄了眼路况,正好红灯,倾身亲了亲林巧,谄媚道,“老婆,你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搬回去住吧,上次妈打电话来可是一大早,肯定知道咱俩已经嘿嘿,现在何必遮遮掩掩的。”

    林巧似为难地盯着他,“不搬走也可以,但是今天你就必须把书房使用权全部还给我,自己搬去客厅去!”最近她要赶几份设计图,这男人死活要跟她共进退,跟她挤在书房同一张书桌上,每回前几分钟谢慕禾倒是规规矩矩地忙自己的。

    可是!!最后一定是凑过来对她动手动脚,摸摸亲亲咳~当然她也有小部分责任,每次都被他色诱成功然后到今天设计图还没完成!!!!

    听完林巧的话,谢慕禾心里暗笑,原来坑在这里,眼睛转了转,便笑眯眯地点点头,“好吧,那我回家就把东西搬出来。”搬就搬,反正他有书房门钥匙,想进就进的说。

    “在我爸妈面前,别这么嬉皮笑脸的,我妈当了一辈子老师,最烦这种不着调的人,我爸也是个老古董。”

    “明白!放心吧,媳妇儿,我一定拿出我最好一面,妥妥的。”谢慕禾单手开车,另一只手拍着胸膛连声保证。

    “你注意点开车呕”话还没说完,林巧突然干呕了起来。

    “老婆,你怎么了??别吓我啊,”谢慕禾紧张得立马来了个急刹车,不顾后面车辆震耳的喇叭声,直接就停在大马路中间。

    “呕停路边儿上去,不知道呕就是突然闻到尾气还有汽油味儿,胃里难受呕”

    “还停什么,去医院啊!!”一手轻怕着林巧后背,一手发动了车直直往最近的医院冲去。

    “别~还要去机场接爸妈”

    “先去医院,然后我让邓易礼去机场帮我接,他正好休假,闲着没事儿干。”

    “恭喜你,怀孕了,孕期四十天左右。”女医生亲切地笑道。

    林巧呆住了,反倒是谢慕禾反应很快,激动地抱住林巧,大笑,“老婆老婆,我要当爸爸了!!”

    林巧白了他一眼,“谁是你老婆,哼。”她是算是未婚先孕吧,捂脸待会儿怎么见爸妈啊!!都怪这男人,林巧心里哀怨。

    “你就是我老婆啊,”谢慕禾当即不知道从哪个衣兜里掏出,两个小红本本,“你看!!!法律认证,你,林巧,就是我谢慕禾一辈子的老婆!”

    夺过红本本,一看,结婚证!!

    “谢慕禾!!!怎么回事!!”林巧忍不住咆哮道。

    “你的户口簿,和我的户口簿,然后找人就办好了”谢慕禾清醒了,十分后悔刚怎么一时激动就把这事儿给亮出来了。

    “你怎么会有我的户口簿!!”

    “老婆,别生气别生气,对孩子不好那不是,就放在床下边那个抽屉里么”谢慕禾讪笑着低声说道。

    这下林巧想起来了,“这就是你说的,要找的文件!!!”

    “谢慕禾!!!!”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