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完结
    和平

    你不愿意爱我

    我们之间没有和平的可能

    我们必须要战斗

    直到有一方倒下为止

    爱情本来就是永无止尽的斗争

    我要得胜 我要斗垮你

    我要你为不爱我后悔

    蜜蜜才离开火云没多久又落难了,她被夜魔抓住。

    「你抓我干嘛?」怎么那么衰呀?刚离开大坏狮,就遇到另一个讨人厌的人?

    夜魔目露凶光的说:「我要妳死。」她怎么可以偷走火王的心?!

    蜜蜜连忙解释的说:「你是为了火云!抱歉,你抓错人,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好象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但是今天才发生的。

    「妳死了,他就会和我在一起。」夜魔疯狂的说。

    「不!你们有什么瓜葛自己去解决好不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蜜蜜急得眼中都泛起泪光。

    呜呜呜……大狮子的仇人真的很多,她怎么那么倒霉,爱上他那个不该爱的人。

    她真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虽然她也从来没有聪明过。

    「我要妳死。妳死了,他就会到我的身旁。」夜魔不由分说的抓住了她。

    可怜的蜜蜜这一次被绑在木柱上,而且火把还拿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她快要被火烧了。

    蜜蜜对神情疯狂的夜魔解释说:「你冷静点。我真的跟他没有关系,不然你可以去问他。」

    蜜蜜连忙想撇清关系,但是夜魔不由分说,拿起火把,点燃了火。

    哇!没有人来救她,她会被烧成人肉干!

    不要!她不要,神啊!派一个人来救她,不管是谁,是那个讨厌的大坏狮,她也会很高兴。

    好热、好热,她感觉火就快烧到她的衣服了啦!

    就在她已经被人熏得眼睛睁不开时,她在朦胧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忍不住高兴的大喊:「可爱的大狮子,你来了。」呜呜呜……她还以为以后永远都见不到他。

    「妳刚刚说跟谁没有关系?」她刚刚那几句话,让他听了很不开心。

    蜜蜜当作没有听到他的话说:「为什么我每次落难时,你总会适时的出现救我?」这或许就是恋人的默契,只是他们算是恋人吗?

    「小笨牛,不然除了我,还会有谁来救她?」

    「我知道我的行情差,但你也不用一再提醒我。」

    「妳不是想跟别人谈恋爱去?」

    「你还记得那个吉鲁王子,那是我被骗了,他又不是真心喜欢我的,你快带我走。」再不快一点,她就要被烧成牛肉干了。

    在蜜蜜的催促下,火云想要救她脱离险境,但是被夜魔阻挠。「我不会让你带她走的。」

    「她,我是要定了。」火云以充满占有欲的语气说。

    夜魔的脸上浮现疯狂的神态说:「如果你执意要带她走,我不会让你全身而退的。」他直视火云的双眼,逼迫的问道:「你真的为了她不惜与我为敌。」

    「嗯!」

    「你爱她?」

    火云看着蜜蜜,看着她脸上的红,不顾一切的冲入火堆里,将她救出,

    夜魔看到他这个举动,他冲上前,要和火云拚个你死我活。

    火云让蜜蜜退到一旁,开始和夜魔做生死的搏斗。

    「我要将一切都毁灭,让这世界不再有爱。毁灭、毁灭、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夜魔不要命的进攻,火云要挡他的进击愈来愈辛苦。

    夜魔看火云要保护蜜蜜的模样,他迁怒于蜜蜜,趁着火云忙着抵挡他的时候,一扬手往蜜蜜的方向击去。

    蜜蜜的身体被打中,人掉下山崖,如飞絮般掉下深不可测的山谷。

    「不!蜜蜜。」没有片刻迟疑,火云为了救她,也跟着她一起跳。

    夜魔不可置信的冲到山崖边看,但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为什么?为什么?」他怎么可以为了要救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

    难不成他是真的爱上那名平凡的女子,不会的、不会的!

    好长的隧道!

    好长的梦境!

    好长的道路!

    她怎么都穿越不了?怎么都逃不了?也……找不到真爱?

    爱我,别走。她苦苦哀求还是没用,他不顾她恳求的背影,这样就离去。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以拋弃她!这是不是离别的预兆?

    不!她不要离开,不要离开他。好不容易,他们才在一起,她不想要和她别离。

    天!别拆散他们。

    好象有人一直在呼喊她的名字,她很想响应,可是她找不到他。

    「蜜蜜、蜜蜜……」

    她慢慢地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火云那张为她烦忧的脸庞。

    「你的脸怎么湿湿的?」她的手忍不住抚上他刚毅的脸颊。

    「下雨了。」

    「骗人,明明就没下雨。」蜜蜜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她睁着水灵灵的双眼,看着他问道:「我就要死了是不是?现在在我眼前看到的是天堂是不是?」她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一定稳死。

    「妳没死,山崖边有根枯树干,我抓住它,也抓住妳了,况且我没有让妳死,妳敢死吗?」他还用自己的内力医治夜魔盯住她身上的伤。

    「反正我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人会难过,我只是个一无用处的牛蜜蜜。」

    或许是方才可能失去她的关系,他冲动的抱住她说:「妳不是小笨牛,妳是我的可爱牛,是我的牛妹妹。」

    蜜蜜吐了吐舌说:「你讲话不要这么恶心,这样就不像你了。」

    火云还想说些什么,但这时在两人之间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大狮子,这是什么声音?」

    火云往四周一看,发觉是树枝快断的声音。「蜜蜜,抓住我。」

    「哇!哇!哇!」在蜜蜜连连惊呼声中,枯树枝断掉了,两人往下掉落,落入崖里。

    蜜蜜以为自己一定要死了,却只听到一声「扑通」的响声。

    两人落入溪里。

    火云拖着昏迷过去的蜜蜜游回岸上,但蜜蜜似乎遭受重创。「蜜蜜,妳不能死,妳死了,我……」

    火云一张脸都红了起来,此时他发现蜜蜜的眼睫微微地煽动,他举起了手,拍拍她的脸颊说:「妳还要睡多久?」他被她唬弄了几次,了解她的把戏。

    蜜蜜张开眼对他说:「我是诈死的,为的只是从你口中听到三个字,可是你都不说。就算我死了,你也不必难过,不过在我死前,我想听你说的那三个俗气的话,为什么你一直不对我说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

    「就是很俗气的那三个字。」

    「大男人是不说那三个字的。」

    「那我宁愿你不要当大男人。」

    「妳怀疑我当大男人的本事?」

    「才没有,我只是想听你说柔情蜜意的三个字,为什么这么难?」

    「等我想说的时候,我就会说了,小笨牛,妳急什么?」

    蜜蜜正想要回他话,突然的从弩苍上传来了声音──

    「你们没有时间谈情说爱,夜魔正因为你们的缘故,在人间作乱,星相帝君,你必须出面阻止他。但是夜魔不能死,他是掌管夜的使者。会有个让他觉悟的女子出现,放他去。」

    蜜蜜好奇的看向天,但都没发现什么,「火云,现在该怎么做?」

    「我们必须去阻止被魔。」

    「可是人家想跟你独处。」

    他的手轻抚她的面颊,「小笨牛,相信我,我们独处的时光多得是,我会用我的一生来陪妳。」

    大狮子这么说是不是……蜜蜜正打算要问清楚一点,却发现火云脸上不自在的赧红。

    大狮子也会脸红?他在害羞什么?

    夜魔使出法力,如太初那时候的情景,又在人世间引发无可抵挡的大灾难。

    火云脱离山谷后,赶紧阻止他。「夜魔,住手。」

    「不!这是天下亏欠我的,我为什么要住手?」

    「不要再为了我而伤及无辜。」

    「你愿意爱我了?」

    「爱是不能做交易的。」

    「那你无权阻止我。」夜魔继续用他的法力,让人间的灾难接连的兴起,使天下的苍生受难。

    蜜蜜好不容易赶上来,她对前方的火云说:「大狮子,你走太快了。」都不等等她,害她追得好辛苦。

    蜜蜜的出现让夜魔暂时停止施法的动作,他神情愠怒的对她说:「妳没死?」

    他可以感觉到火云没死,但没料想到连她也没死。

    蜜蜜无限甜蜜的倚在火云的怀内,「差一点死了,不过幸好有我的阿娜答救了我。」

    嘿嘿!她牛蜜蜜有他这强而有力的靠山,是很难死的。

    夜魔看着她的神情更加的愤怒,他使出全身的内劲,一拳就要往蜜蜜身上打过去。

    火云将蜜蜜护到身后,但料想不到这时出现了另一个人出来档在火云的身前──

    沐莲!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夜魔镇愕住,他冲上前,忘记对付火云,只是抱起沐莲问道:「为什么?」他并没有要她死,他的目标是那个叫蜜蜜的,不是她呀!为什么他这一掌反击在她身上?

    「我想看……你为我……流泪……只要一次就好,代表……你不是……真的不……在乎……我……」

    「我不值得妳这么为我。」为什么他会感觉到此刻的心是如此的不舍和难过?

    沐莲颤抖的手抚着他的唇,幽幽地说:「因为……我爱你,但死……却是我……唯一的……解脱,如果……我死了,也许……就不用……因为爱你……而受到……煎熬了。」

    「沐莲,我不会让妳死的!」

    「你救不……了我,在我……来之前,早已先……服下……剧毒,你不……要……再与……天下……为敌,希望……我……的……死……让……你……觉……悟……」沐莲说完这些话,就阖上了双眼,鲜艳的嘴唇,彷佛还让人感觉不到她生命的迹象快走到尽头。

    夜魔仰天问道:「为什么?」

    她只是他利用的一颗棋,为什么失去她,他会感到心痛难抑?

    蜜蜜看到这个场景,生气的冲上前去,打了好几拳在夜魔的身上,连火云都来不及阻止她。「大坏蛋,你把沐莲姊打死了。」

    夜魔像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他缓缓地抱起沐莲。

    他脸上木然的神情,也让蜜蜜停止动作,目送他抱着沐莲离去。

    蜜蜜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湿润,边对火云问道:「大狮子,我有没有看错,刚才我彷佛看着那个冷血动物脸上透着泪光。」

    「被爱是一种幸福,但人总在失去时才会明了。」

    「火云,他把沐莲姊害得这么惨,你还让他走?」

    「他不能死,他死了,夜之国界会大乱。」夜魔掌管了夜的秩序,被的一切。

    「火云,你不报仇吗?他把你的母亲和未婚妻害死了啊!」

    「有时候活着比死更能惩罚一个人。」

    自从夜魔消失,不再出来作乱之后,帝城过得很平静。

    火王发觉这阵子小笨牛常常郁郁寡欢,并且若有似无的在躲着他。

    这一天,他在花园看见了蜜蜜,发觉她又想闪躲离他而去,他连忙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臂。「小笨牛,干嘛躲我?」

    「我发觉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无药可解,我怕最后自己也会中毒。」沐莲的死带给她很大的震撼。

    「妳在说什么?」

    「最好不要谈恋爱,不然很容易受伤。如果爱上一个不爱妳的人,那是自我罪受;如果被一个你不爱的人所爱,那是自我麻烦,所以还是都不要爱。」

    「妳不爱我了?」

    「让我考虑、考虑。」

    「不准妳考虑。说!妳是不是最近又遇到什么帅哥,让妳动心?」

    蜜蜜故作认真考虑的模样说:「我觉得夜魔伤心的侧影不错。」

    火云嫉妒得火冒三丈,一把抱起她往他的寝宫走。

    仆人看到他那生气的表情,连忙自动退开。

    「你们,下去。」火云将蜜蜜抱入他的寝宫后,一把将她拋向他的床。

    「大狮子,你怎么了?」

    「我发火,不准妳心里想着其它男人。」

    蜜蜜有几分纳闷的看他生气的表情,然后她像发觉到什么秘密的对他说:「哦!你吃醋了。」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潮红道:「谁说的?」

    蜜蜜比了比自己说:「我说的!」哈哈哈!大狮子吃她的醋,代表他很喜欢她啰!

    「妳……不准妳心里想其它男人。」

    他狂烈的唇覆上她,结结实实的吻住她甜蜜的小嘴,火烫的舌探入她的唇内,恣意的沁取她的芳津,他的手不耐的将她的衣服撕开来,让她雪白的肌肤映入他火热的双眼中。

    蜜蜜握住他的手说:「你要温柔一点,不然我会害怕。」

    「我会很轻的,不用害怕。」

    「大狮子,你还怪不怪我把你的密码忘记?」

    「怪!」

    蜜蜜深表遗憾的「哦!」了一声。

    火云点了点她的鼻尖说:「所以妳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偿还。」

    他热情的亲吻她的嘴唇,爱抚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彷佛要在她的身上点燃他所有的渴望。

    他的唇沿着她的嘴唇,来到了她的下巴,再进一步的进攻她美丽的双峰。

    她的圆挺令他疯狂,他迫不及待的分开她的大腿,使自己坚挺的欲望,进入她深幽的信道内。

    他抚着她额前汗湿的头发问道:「还痛吗?」

    「会!」他干嘛那么大?不然,换他来当女人看看。

    「忍着,一会就不痛了。」

    他慢慢地先是温缓,然后再是激烈的在她体内抽动起来,激情的节奏渐渐地带走她体内的疼痛,窜起的是一阵阵快感与喜悦的感受。

    她的腿环上他精健的腰,而他受到她这鼓励,不顾一切的在她的体内冲刺起来,两人一起陷入天堂的疯狂中……

    蜜蜜疲惫的手擦着他胸膛冒出的汗珠说:「我怎么都没感觉到,做爱像小说写的会让人晕先过去?」嗯!那可能是作者骗像她这种纯洁、天真的女孩所写出来的玩意。

    「小笨牛,妳在抱怨!」

    「稍微!」

    「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向妳证明我的能力。」

    「那今晚到此就好,因为我好累,做这件事很累、很辛苦。大狮子,我想到我们之间的密码,妳是西瓜、我是芭乐,你说是不是俗又有力?」西瓜、芭乐都是她最爱吃的两种水果。

    还不待火云回答她,她已经阖上了双眼,进入香甜的梦乡。

    火云温柔的看着她,他的手卷绕她的发丝说:「我爱妳。」

    蜜蜜在睡梦中无意识的对他响应道:「我也爱妳。」

    就在蜜蜜响应的这一瞬间,她的身形竟在火云的面前慢慢地消失。

    他伸出手想要拥抱住她,却发觉自己抱住一个幻像,他感受不到她的体温、也闻不到她的味道。

    「蜜蜜、蜜蜜……」

    她佣懒的睁开双眼,伸出手想要碰他,却发觉她的手只碰到空气。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慢慢地消失在眼前,却无力阻止。

    「小笨牛!不要走。」

    「大狮子!我不要离开你。」

    在两人的喊叫声中,梦的隧道分隔开两人。

    终曲

    留在这里

    回到现实

    穿梭时代梦幻间

    寻找到不减的真爱

    用我最真的心

    谈一场最精采的恋爱

    二十一世纪

    她悄悄地睁开眼,泪仍凝在眼眶里,颤抖的唇轻喃着,「不~~不要走……我、我……不要离开你啊~~」

    「没事了、没事了,妳终于醒了,太好了!」身边响起一片开心的欢呼声。

    她集中目光,痴痴的想从聚集在她身边的众人中寻找他的踪影……可是,她却遍寻不到男主角的踪影。

    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在这里?

    为什么她不是在火云的身边?

    不会吧?密码破解,她回到这里,离开坏坏大狮子的身边。

    为什么?

    我爱妳三个字难道是象征着别离?

    不!她不要,早知道她一辈子也不要听「我爱妳」这三个字,因为她不想离开他。

    她已经深深、深深地爱上他了。

    「蜜蜜,妳流泪了,怎么了?」

    「我不要离开他、不要离开他……」蜜蜜激动的喊着,猛然眼前一黑,人晕了过去。

    「蜜蜜、蜜蜜……」

    「医生、医生,为什么我们家的蜜蜜会晕倒?」

    「牛妈妈,很抱歉忘了告诉你们,我们最近检查发现,你们的女儿怀孕了。」

    「怎么可能?!」

    「砰!」的一声,牛妈妈倒在地上。

    ☆☆ ☆

    唉!

    她好不容易谈了一场恋爱,没想到就又回到她平凡、单调的生活中。

    爱情,果然是跟她无缘。

    他脱离她这个麻烦,是不是在放鞭炮庆祝?不然,为何都没来找她?

    蜜蜜看着水果摊上的芭乐、西瓜内心一阵感伤,她最喜欢吃这两样水果,但是,现在看着这两样水果,却一点也勾不起她吃的欲望。

    为什么她一直感觉他未曾远离呢?

    蜜蜜站在水果摊前,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妳是芭乐,我是西瓜。」

    她回过头,但没发觉身后有任何人。

    一定是错觉,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蜜蜜又继续往大街上走,但是走了没多久,她又听到身后传来。

    「妳是芭乐,我是西瓜。」

    她转过头,还是没发现任何人。

    不会吧?难道……大白天有鬼?!

    想到这,蜜蜜觉得恐怖的往前冲,但跑没多久,就撞上一个人。「先生,对不起……」

    蜜蜜低头道歉,然后她抬起头,发现了那个让她日夜想念的人。

    「是你,刚刚是你捉弄我?」

    他点了点头。

    「可恶,你说错我们的密码了,是你是西瓜,我是芭乐。」

    「我喜欢吃西瓜。」

    「你喜欢吃西瓜?」

    「对!」

    「我才不管你吃什么,大狮子,你为什么这么慢才来找我?」蜜蜜委屈的问。

    「因为沐莲和夜魔的事还没有落幕。」

    「他们怎么了?」

    「沐莲是阿斯塔国的公主,为追求爱情背叛她的国家,而夜魔……」

    蜜蜜打断他的话说:「大狮子,我有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她卖弄关子的说:「我要生一头小狮子了。」

    他脸上浮现惊喜的表情,然后伸出手捏一下她的鼻子说:「蜜蜜,孩子要像我。」

    「为什么?」

    「因为妳太笨。」

    「我才不笨,我是故意装笨,你才是大笨狮,被我拐了都不知道。」

    「妳骗我?」

    蜜蜜又往他的胸膛偷袭了一把说:「你是西瓜,我是芭乐,我们是天生一对。」

    「蜜蜜,下次想个好听一点的密码好吗?」

    「很难耶!因为,我已经想到我们下一次的密码了。」

    「是什么?」

    「秘密。」

    「妳说不说?」

    「不说!等你说完沐莲和夜魔的故事之后,我再告诉你。」

    「小笨牛!」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