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篇上篇-048
    “那不是奴家害羞嘛,其实奴家第一眼见到大公子,便喜欢上了。”萧涫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喜欢上了?”封荣咬牙切齿的看着显得委屈的女人:“你看我的眼这刘总是那么冷漠,欠只不过是听娘的命令过来服侍我而已。”她委屈个什么?他的压抑才委屈,随即,封荣一怔,他压抑?

    “大公子冤枉奴家,奴家是真的喜欢大公子。”

    “是吗?那就证明给我看。”只要她以后不再那般漠视他,只要她……封荣握紧了双拳,原来他的内心对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的吗?

    “证明?那还不容易?”萧涫妩媚一笑,缓缓的闭上了眸,微嘟起唇,一点点的朝他靠近。

    “你,你要干什么?”封荣傻傻的望着眼前的人。

    “大公子,要了奴家吧,大公子……”萧涫张开得已有些迷离的眼。

    要了她?封荣顿觉一陈口干舌燥,本是垂着的双手缓缓的抱住了萧涫纤细的腰身,缓缓低头,有种从身体深处开始倾泻,来得凶猛,来得急迫,迫不急待的想要对她做点什么,但双手握上她的细腰时,动作却显得轻柔而珍惜的,像是怕伤着了她。原来他对她是这般的在乎。

    当六月端着点心进内屋书房时,见大公子竟然在书案上睡着了,手边还拿着一本书呢,忙放下手中的点心,在屏风上拿了件外套,正要给封荣盖上,又觉得这样一来自己就什么机会也没了,想了想,还是轻唤了声:“大公子,醒醒,外面夜凉,你这样睡着会着凉的。”

    睡梦中的封荣蹙了蹙眉头。

    六月又喊了几声:“大公子?大公子?”

    封荣离睡的神情显得非常不悦,被吵得缓缓睁开了眼。

    当对上封荣的目光时,六月脸色顿时变得通红,怎么回事?大公子漂亮的双眼这会有些微红,望着她的眼神虽然有些迷糊却充满了……六月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在大公子面前像是一片遮身物也没有,羞得忙把点心端过来,娇羞的道:“大公子,你一定饿了吧,小的给你拿了些点心来吃。”

    封荣的目光似还有些的迷糊,不明白自己明明就要接触到萧涫,怎么眼前的女子就换了个人?直到她说了句什么点心的话,封荣猛的清醒,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下人。

    “大公子?”被俊美的大公子这般直视着,六月的身子几乎软化,声音也充满了嗲意。

    封荣怔忡的目光逐渐恢复,变得薄凉和深沉,想到梦里的情景,想到那个女人的妩媚和对他的投怀送抱……真正的萧涫在他面前的话是绝不会这样的,封荣的眼神逐渐变得犀利:“滚——”

    六月一愣:“大公子?”却见大公子似是在克制着什么,身体紧崩不说,脸色也在微微的渗着汗,忙关心的道:“大公子,你是生病了吗?小的这就去叫大夫。”

    “站住。”

    六月转身望着他。

    封荣的喉咙微动,一个梦境使他潜沉了三年的年轻身体的达到了极限,身子迫切希望得到发泄,再也无法忍住。

    “大公子?”大公子看着她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似的,六月羞涩中又有些害怕,直到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强行将她拉进了房。

    难道大公子要对她……六月心中一喜时,身子便已被抛在了。

    “大公子?”六月惊呼出声,下一刻封荣已欺压上身。

    “大,大公子?”六月既是惊慌又是激动,一双闪着春意的眸子痴痴的望着身上的人儿。

    本是紧崩到极点渴求发泄的身子在对上了身下那双闪着更有着贪婪的眸子时,瞬间被消灭了不少,封荣脸上闪过一丝嫌恶,起身怒喊了句:“出去——”

    “大公子,这是怎么了?”六月赶紧爬了起来。

    “出去,没听到吗?”

    “大公子?”尽管六月未经人事,但也知道男人与女人是怎么一回事,如今都到这关头了,六月一咬牙,道:“六月喜欢大公子,从第一次见到大公子就喜欢上了,求大公子要了六月吧。”说着就要解下自己的衣裳。

    “你是不想待在封府了吗?”明明是同样一句话,为什么从萧涫嘴里说出来就能让他口干舌燥呢?封荣心里一陈烦闷。

    见大公子的神情满是阴沉与怒意,哪还有方才那般,六月心中惊慌,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了他,不敢再造次,封府待下人的俸禄是宝应镇上最好的,她不能被赶出去,忙告退。

    “慢着,谁让你端点心过来的?”近身服侍他的人都知道,睡前他是不吃任何东西的,这般大胆的举止,眼前的下人可不像会做得出的人,封荣冷问。

    “这……”

    “说。”

    六月被吓得赶紧道:“是,是萧姑娘。”

    是萧涫?封荣的脸色已是铁青,三年的相处,不用猜也知道萧涫这是什么意思。

    见大公子突然甩袖气冲冲出了里屋,六月是轻松了口气,随即她又惊得跳了起来,大公子不会是去找萧涫姐姐的麻烦,对她不利吧?应该没事的,萧涫姐姐可是大夫人面前的红人,不会有事的,这样一想,六月像是啥事也没发生过般慢慢走了出去。

    越是夜深,月亮的光芒也就越清冷,夜,静静的。

    萧涫从窗外收回了目光,继续拿起针线缝补有些破旧的衣裳,自来到封府,她的个长了许多,封府每年都会发衣裳给她们,她都一件一件的存着,破了的缝缝补补,等有机会,她得把这些衣裳都带回家里给娘,娘的手艺不错,可以重新把衣服改了。

    也就在这时,门‘碰——’的发出一声巨响。

    萧涫一惊,抬头见到是封荣时,转为讶异,看来六月并没有成功啊,忙起身施礼:“小的见过大公子,大公子怎么到小的住处来了?”三年来,这是封荣第一次走进她的住处,不过,萧涫愣望着封荣这张本该是冷峻中透着清凉冷的脸,三年来,她第一次看到这张脸充满了怒火与……愤愤不平的委屈?

    萧涫慌忙别过了脸,委屈?肯定是她看错了。

    “萧涫,你就那么喜欢把女人把我屋里塞?”封荣吼道。

    萧涫愣住,再度看向封荣:“大公子在说什么?”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