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七十五章 长老们都跪了
    羊氏三兄弟瞪大了眼,被眼前的奇景震慑住,一下忘记了说话。

    羊宗泰放心了,然而望向白无忌时眼睛迅速瞪大:白云宗传说中的神器!

    没错,一定是那神器,羊宗泰又有双腿发软想要跪下去的冲动。

    嘎嘎……许多人膝盖关节之间发出糁人的爆鸣声,一残品神器之威,居然要逼迫得在场越州武者大佬们统统下跪。

    这些人如何能跪?

    今天跪了,而且是面向白云宗的一个年轻宗子,他们一世的英名就都毁了。这些人武道修为再有寸进已经是难上加难了,因而最为爱惜就是自己的名声。名声毁了,人也就毁了。

    罗浮宗外务长老罗险峰感觉到的压力特别大,他死死撑着,嘴唇都咬白了。

    该死!

    白云宗居然派出一个神子出战,而且还融合了那残品神器。

    越州的武者都知道白云宗有一残品神器,是白云宗花了巨大代价才搞到的。这玩意虽没见人用过,但是年年都在越州十大兵刃榜上呆着。

    而现在,这青铜铃铛白云宗居然给了白无忌,大手笔,绝对的大手笔!

    神子配神器,这绝对是无敌!

    众人惊骇无比地想到,这一次白云宗花了大代价敞开“家门”,派出神子与神器不仅仅是为了夺得好成绩的,简直是要大杀四方啊。

    白无忌走动之间,青铜铃铛微微晃动,虽然还没有达到铃铛出声的地步,但看得入神的人就已经感觉有些目眩神摇了。

    没错,传说中青铜铃铛具有摄人神魂的效果。

    这种级别的神器,针对武道五重以下的武者反而没那么大威胁,而武道五重以上都拥有了自己的武魂,这青铜铃铛叮当叮当摇一通,武者的武魂都几乎要撕裂。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用打,直接束手就擒求一个痛快。

    方士玉面色一白,身子一跳,直接跳到王鸣与张霞举的身后。

    张霞举面色一边,一伸手,梦魂施展,众人就看到好像一大肥皂泡的东西把五雷门三人笼罩其中。

    白无忌头顶的青铜铃铛忽地摇曳起来,大肥皂泡就像是被狂风吹了一半瑟瑟发抖,但是居然没有破。这也就是说这五雷门的张霞举施展的武魂能抵挡住了青铜铃铛神器,当然,只是暂时抵挡。

    “只会做口舌之争的神子,何其可悲?!”白无忌冷声道,继续一步一步往五雷门三人走去。

    “你想怎样?”方士玉声音发抖,躲在王鸣身后问道。

    “让我看看你的神光吧。”白无忌脸色带着一丝狞笑,“再不放出就没机会,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我是来参加洞天大比的,你敢?!”方士玉立刻跳着脚说道。

    “神子与神子之间的厮杀,谁敢掺和?”白无忌双目现出厉色,转而对张霞举冷声道:“所以,张霞举你也要死,因为神威不可亵。”

    “完了,这下五雷门两个人都完了。”

    “也说不定,那胖子也许有什么厉害手段。”

    “白无忌太猖狂,可是他的确有猖狂的本钱。”

    “他说的没错,神子之间的厮杀,没人敢介入!”

    ……

    大殿上众人的想法不一,但是五雷门情况不妙那是大家都看到的。

    “本来准备在洞天内结果你的,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那我就成全你。”白无忌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快让我看看你的神光,我也等不及了。”

    白无忌说完,身子扭动起来,就好像花国女子跳得百花舞一般,大殿之上瞬间明亮起来。

    没人注意白无忌“曼妙”的舞姿,所有人都看着他头顶神圈内的铃铛,叮叮叮……青铜铃铛终于响了起来。

    “啊!”有人终于忍不住惨呼出声来。

    太疼了!

    这家伙简直是无差别进攻啊,挡得住的自然挡得住,挡不住那是你实力不够,而实力不够的人,我需要看你脸色吗?

    裸的蔑视,许多人心里头都感觉到,不单单是对五雷门的神子,而是对在场所有的人。

    白云宗宗主白易眉头微蹙,对白无忌这样肆无忌惮心生出些许不满。

    方士玉脸色惨白,神魂更是被青铜铃铛摄住,居然有些动弹不得。

    救命啊,方士玉想大叫,没想到白无忌在大殿敢悍然出手。

    “老大,你说句话啊。”张霞举急了,也学宋缺跟方士玉一样叫王鸣老大。这家伙居然还保持笑模样,却抿着嘴,难道说是这一路来他叽叽喳喳把所有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

    张霞举这么一说,云无踪也感觉到奇怪,而且他吓了一跳,因为他刚才居然忘了王鸣的存在了。

    顾盼兮望过去,以她对王鸣青梅竹马的理解,这家伙陷入呆滞状态,以前看自己的时候偶尔显露出这样的神情。

    花因罗终于觉察出一丝异样,王鸣似乎进入一种迅速修炼的状态,跟当夜顾盼兮剑皇武魂凝练的状况有些相似。

    可是,这怎么可能?

    在白云宗的云霄大殿上突破,而且瞒住所有人的眼睛,包括武神,花因罗又觉得不大可能。

    “老大!有人要打要杀的!”方士玉大声说道,就差喊救命了。

    王鸣眼珠子终于转了,看了看威风凛凛迈步过来等着一招擒杀方士玉的白无忌,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那边羊来善却抢先说话了,脸红扑扑的,道:“老大,你不是有一面鼓?”

    羊来善一开口,羊来喜也开口了,道:“鼓配铃铛,绝配耶。”

    两个人瞪大了眼睛,鼓起腮帮子,显然是憋坏了。

    羊来动立刻去掏鼓,羊宗泰想去阻止却被羊来喜与羊来善两兄弟挡住,眼睁睁地看着羊来动掏出那面鼓来,想也没想就敲了一下。

    咚!

    咚咚!

    咚咚咚!

    羊宗泰扛不住了,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他如此,罗浮宗外务长老罗险峰也跪了。

    云无踪脸上还保持得意的表情,噗通一下也跪了,心里道,哎呀,怎么回事?我怎么也跪了?

    三个长老这么一跪,其他宗门的长老也忍不住跪了,心里一个个惨呼,两大神器啊,你们这是做什么?干我们什么事?!
为您推荐